刘荻:光明与黑暗的对立统一——评尼尔•盖曼《好兆头》

Share on Google+

幻想小说的一个主题是好人永远战胜坏人,光明永远战胜黑暗,例如J.K.罗琳的《哈利•波特》和C.S.刘易斯的《纳尼亚传奇》。不过近几十年来随着新时代思想在西方的流行,善与恶、光明与黑暗的对立统一也逐渐成为幻想小说的常见主题。关于这一主题,较早期的作品有卡尔维诺的《分成两半的子爵》和厄休拉•勒吉恩的《地海传奇》,近期的作品则有俄罗斯作家谢尔盖•卢科扬涅科的《守夜人》系列。

尼尔•盖曼《好兆头》也是其中之一。这个故事是关于世界末日的善恶大决战的,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天使、一个恶魔和一个叫亚当的小孩,他是撒旦的亲儿子。天使和魔鬼本该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但他们在地球上共事六千年,彼此都觉得对方比自己的领导更亲切。他们不仅经常一起喝酒聊天抱怨各自的领导,还彼此签定了一个协议,以确保双方力量的平衡。他们甚至还会替对方顶班——反正领导们也不在乎事情是谁干的,只要干了就行。

亚当是撒旦之子,就像耶稣是上帝之子一样,他来到人世正是为了末日之战。可是恶魔觉得人世挺不错,想尽量多享受些时间,不想这么快把它毁掉,于是说服天使一起来破坏这个计划……

“但基因……”
  “别跟我说什么基因。基因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克鲁利(恶魔)说,“看看撒旦。被创造成一个天使,却成长为上帝的死对头。嗨,如果你真要提基因,那你应该说这孩子会长成天使。毕竟他父亲过去是天堂里的大人物。如果因为他父亲变成了恶魔,就说他会成长为恶魔,那就好像说一只尾巴被切掉的老鼠会生下没尾巴的老鼠。不。教育决定一切。听我的没错。”

天使和魔鬼却谈论起撒旦的儿子身上应该有魔鬼的基因还是天使的基因,生物学家们会不会感到啼笑皆非呢?

“你是说这孩子本身并不邪恶?”他一字一顿地说。
  “潜在的邪恶。但我想也有潜在的善良。有的只是强大的潜能,还没有塑造成形。”克鲁利说着耸耸肩,“再说了,咱们何必讨论什么善与恶?不过是两个阵营的名字。咱们都心知肚明。”

这种“阵营”之说,我们也并不陌生。

撒旦之子应该被调包给一个人类家庭,但是在调包过程中发生了错误,结果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孩被起名为沃洛克(意为魔法师或魔鬼),天使和恶魔都拼命对他施加影响;而撒旦的儿子却被起名为亚当(圣经中人类的始祖),像普通孩子一样长大,远离天使和恶魔的影响。

十一年之后,亚当认识到了自己的能量和使命,但他拒绝进行毁灭世界的末日之战。他认为无论哪一派战胜了另一派都不是好事,到头来还会另找对立面,而且人类实际上觉得两派都是来给人类捣乱的,不管是光明一方还是黑暗一方,都不存在才好。亚当也不想统治世界替所有人做主,哪怕是为了保护鲸鱼,他觉得那就跟要替所有人整理卧室一样——他自己的卧室他还懒得整理呢。他认为人类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人类杀死一头鲸鱼,就会得到一头死鲸鱼。用恶魔的话来说:“没人干扰他!他长成了人类!他既不是邪恶化身,也不是善良化身,他只是……人类的化身……”亚当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成为了真正的人类的化身。恶魔认为,真正的末日之战将会是人类与善恶双方的战争,也就是人类与神灵的战争。恶魔和天使还认为,发生的这一切可能都是上帝事先安排好的。

从心理学上看,人类象征着意识,而天使、恶魔和所有的神灵都是无意识中的原型。神创造人,象征意识从无意识中产生。但正如前面两段引文中所说的,创造了我们的“基因”和无意识中的神灵都只是提供了一种潜能,而人类的意识可以不受其影响,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人类战胜神灵,就意味着意识摆脱无意识的控制获得独立和自由,成为自己的主人。尼尔•盖曼的另外几本书,如《美国众神》和《蜘蛛男孩》也讲述了神灵的人类后代与神灵之间的关系,即意识与无意识的关系。意识可以从无意识中汲取能量,但是不应让无意识控制自己。善和恶,光明和黑暗都是人的无意识的一部分,其中任何一方完全战胜另一方都既不可能,也不是好事。人类“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人类是善与恶的统一体,人类“比地狱还邪恶……又能显出连天国都不可企及的优雅与仁慈,而且经常就是同一个人”。人类有自由意志,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而不应任由某个神灵来主宰我们,无论他是属于光明一方还是黑暗一方。对于人类来说,如果不能把双方都赶走的话,就最好让双方保持力量的平衡。这就是本书的结论。

书中还有一些细节十分有趣,例如某个天使和魔鬼的力量保持平衡的城市是最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天使和魔鬼一起喝茶的时候,天使吃的是“恶魔蛋”而恶魔吃的是“天使白蛋糕”;天使和魔鬼都雇佣了同一支“猎巫队”当自己的眼线,等等。

阅读次数:6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