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北京爱情,有故事吗

Share on Google+

北京爱情一年前的电影北京,一年后遭遇北京实盘,一帮爷们姐们事先说好不谈政治,结果端起酒杯又是政治。

北京人可以不谈女人但不能不谈政治,老酒葫芦政治不能不谈女人不能不要,让北京人不谈政治就好像让老酒葫芦不谈女人,北京人一生操中南海的心,老酒葫芦只为女人操心。

北京人说没有政治哪来女人,老酒葫芦说,没有女人何来政治,政治是床上游戏,搞定女人就是搞定政治。

—— 老酒题记

直到走进百丽宫影院,我的脑海依然闪烁着疑问:北京有爱情吗,他们的爱情有故事吗?

《北京爱情故事》即将开映。

北京给我历来的印象是,北京人泡妞都是口不离政治色不离胸脯,说喝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有点冤枉我们的京派爷们,毕竟这里诞生过北岛顾城海子王小波——乡亲们那,这是什么世道,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背叛艺术家,这是对诗歌的蹂躏和亵渎,快来惩罚这一对苟且男女吧我的诗神缪斯,我心中的太阳——当年诗人江河站在自家阳台上向着无边的夜空控诉着新娘对艺术和诗人的背叛。

给我的感觉北京人似乎很少有爱情细胞,似乎在北京长大的男人不仅薄熙来带过绿帽,那个前两年的贺岁王子秦奋带的是精神绿帽,我在想象即将到来的《北京爱情故事》怎么开场怎么高潮又怎么张弛有道激情来临时如何见好就收点到为止,甚至我已在设想这一帮京爷如何象那个双江李公子糟蹋爱情,尽管我们神圣的爱情有如伟大的共产主义那般不可捉摸,尽管许多红男绿女包括本酒葫芦依然象相信童安格梦中的耶丽亚女郎那样,我们依然相信爱情。

眼前闪出北京–爱情故事–当代。

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激情遭遇即时燃烧,一场貌似轰轰烈烈的爱情诞生在一张吱吱哑哑的破床上,接着女方怀孕接着貌似谈婚论嫁,再接着男方仅有的存款支付不了北京任何一套房子的任何首付,再接着激情过后的女方面对前夫尖锐而残酷的质问,女人爱的辩护词可见苍白,她可以哪怕在心里尽情呼喊:北京,北京遇上西雅图。

她喊了没有,没人知道。

一对夫妻十年厮守,一天女方发现了男方鬼混的痕迹,为了报复男人女人发誓也去混并混的比他狠,只是到了关键一刻临床之时,她做了逃兵~~爱情逃兵,她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因为她是女人。那个男人呢,他对他的铁哥兄弟说,那些骚娘们加在一起压根什么都不能算,这世上真没有哪个女人可以代替我老婆。

但他,毕竟出轨了。

男人不可靠吗?是,也不是。

这一对是20年夫妻,为了重放摇摇欲坠的烛光为了激活早已泯灭的爱火也为了满足肥水不外流又能满足各自的偷情刺激,他们相约在希腊的某个度假酒店,他们都把自己和对方想象成月光下偷情的蛋等待着邂逅的温情,他们想象着激情燃烧的当初和遭遇激情时的阴阳爆裂。

即使明天整个世界化为灰烬,我们只要今晚。

今晚的星星在为他们合唱吗,今晚的月光能为他们祝福吗,今晚的他们能回到20年前那一夜吗?

说重要,这一切都很重要,说不重要,这一切并不重要,至少他们努力过,至少,他们正在努力。

当此时此刻女人问男人,这些年你出过轨吗(女方提示:如果回答有假就诅咒你死老婆,一个残酷的提示)。

如果你是那个男人,你怎么交卷?

当男人向女人问起同样的问题(如果你的回答有假,你将死老公)。

如果你是这个女人,你又如何作答?

答案重要吗?

有一种说法,人生在世除了生和死,一切都不重要,甚至生和死也可以不那么重要。

一切都是烟云,北岛说过;往事并不如烟,张诒和说过。

女人永远是孩子,老酒今晚说过。

阅读次数:94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