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笔》第十三期:魏京生警邓重判

Share on Google+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三十三案(1979)

 

Wei Jingsheng魏京生(1950年5月20日-),工人、著名异议人士、社会活动家;因在北京“民主墙运动”刚遭镇压时提醒警惕邓小平的独裁,1979年被逮捕并以“反革命罪”重判十五年。

 

《第五个现代化》

魏京生于1950年出生在北京,父母为中共官员,他是长子,下有一弟二妹。

1966年中“文革”爆发时,魏京生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初中三年级应届毕业生,参加了人大附中红卫兵,从属”“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曾到各地串联。 1968年,魏京生被父母送往老家安徽省金寨县务农,196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73年服役期满退伍回到北京,被分配在北京动物园当电工。

1978年11月,北京一些人在西单贴大字报,宣扬民主自由人权,时称“民主墙运动”。当年12月5日,魏京生贴出著名的《第五个现代化》大字报:

 

现在报刊杂志和电台中不再震耳欲聋地宣传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了。一方面,因为它是被打倒的“四人帮”的法宝,但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因为人民群众实在听腻味了,这一套再也不能拿来做欺骗人民的工具了。

历史的规律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旧的既然已经去了,人们自然要拭目以待。老天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等来了一个伟大的诺言,叫做“四个现代化”。

……但遗憾的是:人们所厌恶的旧的政治制度没有改变,人们所希望的民主与自由甚至连提也不被提起了,人民的生活状况没有什么改变……

但是现在人民有民主吗?没有。人民不想当家做主人吗?当然想。共产党战胜国民党的原因就在这儿。胜利后这个诺言到哪去了呢?随着人民民主专政的口号改为无产阶级专政,在人口几千万分之一的少数中实行的“民主”也取消了。代之以“伟大领袖”个人的独裁……如果我们想在经济、科学、军事等方面现代化,首先就必须使我们的人民现代化,使我们的社会现代化。 ……

什么是民主?把权力交给劳动者全体来掌握,就是“真正的民主”。 ……

什么是真正的民主?人民按他们自己的意愿选择为他们办事的代理人,按照他们的意愿和利益去办事,这才谈得上民主,并且他们必须有权力随时撤换这些代理人,以避免这些代理人以他们的名义欺压人民。这是可能的吗?

欧美各国人民就在享受着这种民主,他们可以按自己的愿望把尼克森、戴高乐、田中等人赶下台,如果他们需要,还可以再让他们上台,谁也干涉不了他们的民主权力。 ……我们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不要神仙和皇帝,不要相信有什么救世主,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我们不要作独裁统治者扩张野心的现代化工具,我们要人民生活得现代化,人民的民主、自由与幸福,是我们实现现代化的唯一目的,没有这第五个现代化,一切现代化不过是一个新的诺言。

……人类的历史为什么要走向发达──或叫现代化?是因为人类需要发达的社会所能够给予他们的全部现实结果,是因为这一现实结果的社会效果所能最大限度地使他们达到追求幸福的头一目标,就是自由;民主是人类现在已知的最大限度可能达到的自由。民主成为人类近代斗争的一个目标,不是十分显而易见的吗?

……民主反对专制的斗争取得胜利必然给社会的发展带来最优条件和最大的速度,关于这一点,美国的历史就是一个最鲜明、最有力的证据。 ……

为民主的斗争是中国人民的目标吗?文化革命是他们第一次显示自己的力量,一切反动势力都在它面前发抖了。由于人民当时还没有认清方向,民主的力量还不是斗争的主流,因此大多数斗争被独裁暴君们用收买、诱入迷途、挑拨离间、造谣中伤和武力镇压的方式扼杀了。由于当时人民迷信各种独裁野心家式的领袖,因此他无意中又一次成为暴君和潜在的暴君们的工具和牺牲品。

今天,十二年后的今天,人民终于认识到了目标的所在,认清了斗争的真正方向,认出了他们的真正领袖──民主的旗帜。西单民主墙成为他们向一切反动势力所作斗争的第一个阵地。斗争一定会胜利──这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人民一定会解放这是具有新意识的口号。还会流血,还会牺牲,还会遭到更阴险的暗算。但是民主的旗帜不会再被反动势力的妖雾遮住了。让我们团结在这一伟大而真实的旗帜下,为谋求人民的安宁与幸福,为谋求人民的权利与自由,向社会制度的现代化进军吧!

 

警邓获刑十五年

1979年1月,魏京生还创办和主编了《探索》杂志,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当月9日,刚成立不久的“中国人权同盟”成员傅月华因前一天组织上访人员游行而被捕,标志着当局对“民主墙运动”镇压的开始。 1979年3月25日,魏京生贴出大字报《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提醒人民必须警惕邓小平蜕化为独裁者,他说:

 

任何政治领导人作为个人都不应获得人民的无条件信任。假如他实行的是对人民有利的政策,他领导人民走的是通向和平繁荣的道路,我们就应当信任他,我们信任的是他的政策和他要走的道路。假如他实行的是损害人民利益的政策,他要走的是独裁和反人民的道路,人民就应当反对他。同样,人民反对的是他损害人民利益和侵害人民正当权利的政策和反人民的道路。按照民主的原则,任何权威也必须在人民的反对面前低头。

 

四天后,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发布《维护首都社会秩序》的《通告》称:

 

凡是反对社会主义、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反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泄露机密,违反宪法和法律的标语、海报、大字报、小字报及书刊、画册、唱片、图片等,一律禁止。

 

北京市公安局也发布六条通告,禁止:“妨碍交通的集会、游行”;“冲击党、政、军机关和企业、事业单位”;“造谣惑众,煽动闹事”;“拦截车辆,无票乘车”;”“任意张贴和涂写标语、海报、大小字报”等。之后,当局随即抓捕了魏京生和“中国人权同盟”对外联络人陈旅。

1979年4月8日,中共中央转发公安部《关于处理北京、上海等地七个由坏人控制、把持的组织问题的请示报告》,确认全国自1978年10月以来成立的八十七个自发组织中,“有极少数组织被反革命分子和坏人控制”,包括北京的《探索》、“中国人权同盟”、“兴中会”,上海的“社会主义民主促进会”、“民主讨论会” 、“振兴社”和贵州的“解冻社”,处理办法是打击首恶分子,分化和瓦解这几个组织。

同年10月6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判,魏京生在法庭上做了有力的自我辩护,他说:

 

北京市检察院分院起诉书所提到的罪状,我认为是不能成立的。我编印刊物和写大字报是根据宪法第四十五条:“公民有言论、通信、集会、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罢工的自由,有运用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权利。”我们编印刊物的目的是为了探索中国,使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道路。我们认为只有自由的、无约束的、实事求是的探讨,才有可能达到这一目的。公安局和检察院把我们基于上述原则而进行的活动说成是反革命活动,这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

 

魏京生的自辩词被参加旁听的朋友录音后转成文字发表,而他的朋友、《四五论坛》杂志召集人刘青等也因此被捕。

1979年10月16日,法庭审判长宣读判决书:

 

魏京生背叛祖国,向外国人供给我国军事情报;并违反我国宪法,撰写反动文章,进行反革命宣传鼓动,危害了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已构成反革命罪,性质严重,情节恶劣。为了保卫社会主义制度,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保障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顺利进行,镇压反革命破坏活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第二条,第六条一项,第十条二、三项,第十六条及第十七条的规定,判处魏京生有期徒刑十五年,刑满后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魏京生在五年的单独监禁后,被先后转到唐山监狱和青海劳改农场。他在狱中给邓小平写了很多信,底稿保存下来后结集出版。

 

再次判刑和流放

1993年,在强大的国际舆论压力下,中国政府为了争取奥运会主办权,释放了一批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于9月14日获假释出狱。 1994年2月,魏京生会见访问北京的美国国务院负责人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夏塔克(John Shattuck)。 4月1日,他被北京警方以“收容审查”名义关押,次年11月21日被正式逮捕,12月13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和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1997年,台湾的时报文化出版公司出版了《魏京生狱中书信集》。同年11月16日,中国政府又为了争取奥运会主办权,将魏京生以保外就医”名义直接押送机场流放到美国。 1998年,魏京生当选为“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

魏京生多年来获得多种国际奖项,包括:美国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首届“杰出民主人士奖”(1986)、瑞典“奥洛夫‧帕尔梅纪念奖”(Olof Palmepriset, 1994 )、美国​​“罗伯特‧甘迺迪人权奖”(Robert F. Kennedy Human Rights Award, 1994)、欧洲议会“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Sakharov Prize for Freedom of Thought, 1996)、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民主奖”(NED democracy award, 1998)、美国西部笔会“自由写作奖”(Freedom to Write Award, 1998)等。

 

参考资料:

  1. 新华社记者,《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审反革命犯魏京生》,《人民日报》1979年10月17日。
  2. 魏京生,《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他》,《中国之春》第12期(1984年3月29日)。
  3. 魏京生,《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北京之春》1993年10月号。
  4. 刘青,《联席会议:民主墙抗争的大旗》,《北京之春》1994年5月号。
  5. 郭罗基,《魏京生和中国民主运动》,《北京之春》1995年12月号
  6. 刘青,《《魏京生狱中书信集》前言》,《北京之春》1997年7月号。
  7. 亚衣,《为了人类最神圣的权利──访魏京生》,《北京之春》1998年1月号。
  8. 吴放,《魏京生访谈录》,《华夏文摘》增刊第140期(1998年1月12日)。
  9. 陈彦,《”“民主墙运动”及其历史地位》,《中国当代研究》2006年第2期。
  10. 吴放,《二十年的变迁系列报导之四:魏京生自述》,《华夏快递》2009年6月23日。

来源:张裕:《从王实味到刘晓波: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

English Translation

阅读次数:17,19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