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陈日君宛如当代的马丁·路德

Share on Google+

教廷向中共妥协,中共任命的多名有情妇和有私生子的“花花公子主教”即将被扶正,坚守信仰而下狱的正式主教却被逼退位。

梵蒂冈有真正信仰上帝的人吗?左派教宗方济各盛赞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伟大渊博;教廷国务卿帕洛林说与中共谈判是“牺牲小众利益而换取大众利益”;梵蒂冈社会科学院院长马塞洛·桑切斯·索伦多主教更是赞扬中国成就“非凡”,具有“积极的民族良知”,是实践圣经伦理之典范,中国“没有棚户区,没有毒品,年轻人不吸毒”……一时间,群魔乱舞,妖言惑众,把酒言欢,纸醉金迷,“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罗马当北京”——当然,从六四的夜晚被屠杀的学生和市民到在全世界面前被虐杀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以及被北京当局驱逐的数十万“低端人口”,他们都假装没有看见。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杀气腾腾的讲话,他们也假装没有听见:“坚持我国天主教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深入推进民主办教,积极稳妥开展自选自圣主教,发展壮大爱国力量,牢牢掌握中国天主教的领导权。”

遭到教廷发言人在梵蒂冈官方媒体上严词指责之后,前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并没有乖乖闭嘴,反而越战越勇。陈日君在个人脸书上点名批评教廷国务卿帕洛林“我们了解中国兄弟姊妹们昨天和今天的苦痛”的虚伪说法。他指出,帕洛林并不懂什么是真正的苦痛,因在中国的兄弟们不怕倾家荡产,不怕铁窗风味,也不怕倾流鲜血。惟他们最大的痛苦,是被“亲人”负卖。

陈日君宛如当代的马丁·路德。上帝总是在历史转折关头兴起先知式的人物,带领这个世界“因真理,得自由”。当中世纪末期的教廷贩卖赎罪券、腐败且混乱之际,马丁·路德以名不见经传的小小修士的身份,贴出《九十五条论纲》,搅动千年死水,开创宗教改革的新时代。如今,陈日君在风雨飘摇的香港,以高龄瘦弱之躯,舌战群雄,如中国先贤孟子所云,“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五百年前,马丁·路德是“以一人敌一国”,后来他获得德意志诸侯的支持,这才没有被教廷消音;五百年后,陈日君的处境更是艰难且艰险,他是“以一人敌两国”:一个是掌握最高宗教权力的教廷,一个是“多财善贾、长袖善舞”的、最富有的中共政权。腹背受敌的陈日君,需要全世界良心人士的支持和声援。

对中共暴政的沉默乃至共谋,必将引火烧身。“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指出:“中国”改革开放“已历四十年,北京却明确反对民主转型、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持续奋勇推动这些理念的民间人士要冒着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危险。外部力量若继续与中国盲目交往,不仅如同在中国人权斗士的背上插刀,而且恐将使自己沦为高压统治政府的傀儡而无法自拔。”与虎谋皮不会有好的结局,西方世界当三思而后行。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Friday,February 9,2018

阅读次数:61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