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钰凯:“四个坚决不用”与“文艺界黑名单”

Share on Google+

由于后极权社会的信仰已经崩溃,道德早已沦丧,民主和法制只是婊子的牌坊,统治者已完全受权贵资本主义利益集团的支配,从而更加无所顾忌地出台一些极其荒唐的社会管理举措,这些举措不再是那种赤裸裸的暴力,但本质上它更多地运用了人性的一些弱点来制造恐惧的氛围,从而达到政权稳定的目的。最近,这种恐惧蔓延到了中国的演员身上,他们的饭碗受到了严重威胁,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

据中国新浪网娱乐讯,1月19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在宣传例会上提出,广播电视邀请嘉宾要坚持“四个坚决不用”标准:“对党离心离德、品德不高尚的演员坚决不用;低俗,恶俗、媚俗的演员坚决不用;思想境界、格调不高的演员坚决不用;有污点有绯闻、有道德问题的演员坚决不用”。此外,高长力要求广播电视节目不用有纹身艺人、嘻哈文化、亚文化(非主流文化)、丧文化(颓废文化)等。

什么是“对党离心离德”和“品德不高尚”?无非是不能做到李鸿忠的“新三忠于”(忠于党、忠于党的核心、忠于党的领袖),无非是不守“政治规矩”和“政治纪律”,无非是“妄议中央”。一批具有“知识分子精神”的演员,忠诚履行“社会批判”的知识分子使命,在围观社会公共事件中通过社交媒体表态发言,为社会弱势群体鼓与呼,分析事件教训,反思体制弊端,虽然他们与“习核心”离心离德,没有“保持高度一致”,却体现了他们与人民同心同德和高尚的品德。这样的演员却被“坚决不用”,却被边缘化,这暴露出一个“国家机密”:执政党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并不一致,所谓的“代表”是非法代表。

“对党离心离德、品德不高尚的演员坚决不用”,这无非是用失去饭碗的恐惧来恫吓所有良心未泯的知识分子,封住他们的口,剥夺他们的言论自由,把他们变成“弘扬正能量”、崇拜领袖、歌唱皇帝的“太监知识分子”。具有极大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广电总局宣布“四个坚决不用”的当天,《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公报》发表,其中大谈特谈“依宪治国”。此时,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被狗吃了。“四个坚决不用”本身就违背了宪法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这又暴露了一个“国家机密”:中国的宪法只是用来把历代皇帝的所谓“思想”写进去的王法,言论自由那一条是摆样子的。

什么是“低俗,恶俗、媚俗”?党要求演员的作品必须“正能量”,连小品和相声都不准讽刺官场腐败和社会丑恶现象,演员不搞点“俗”的东西,还怎么能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活下去?演员以官吏为师,演员再“媚俗”也比不上政治局委员李鸿忠的“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什么是“思想境界、格调不高”?“统一思想,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十三亿人一个思想,那还叫“思想”吗?所有演员都唱《新东方红》、《做习主席的好战士》、《跟着你就是跟着那太阳》,都是一个格调,那还叫格调吗?电视剧《武媚娘传奇》里的范冰冰露出乳沟就是格调不高,广电总局审片时遭剪胸变大头剧,此乃“只许高官玩奶,不许百姓看胸”。

什么是“有污点、有绯闻、有道德问题”?人无完人,每个人身上都有大小污点,就连“新三忠于”的发明者还有抢劫女记者录音笔的污点。有没有污点,全靠党说了算。没有绯闻的演员不是好演员,即使没有绯闻也要重金请策划师制造点绯闻。同样,没有绯闻的官员不是好官员,“贪官95%包二奶”,在进牢房之前都是有绯闻的人。“坚决不用”体现的是只许官吏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道德是律己的,不是律他的;道德是由道统和德性组成的。在一个“通奸党”统治下的社会,在一个“互害”和“人吃人”的新时代,道统早已经被官员们带头毁坏,道之不存,何以载德?何以要求演员没有“道德问题”?

更荒唐的是,广电总局要求广播电视封杀“有纹身艺人”,这说明中国演员不仅没有言论自由,也没有身体自由。艺人吴尊的手臂及小腿原本有纹身,他参加湖南卫视亲子观赏节目《爸爸去哪儿》时,身上的刺青都被打上了马赛克。有纹身就不让上电视节目,那么纹身纹在乳房和臀部,进电视台还要脱下乳罩和裤衩接受检查吗?虽然宪法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但中国演员不仅思想是党的,身体也是党的,所以有些文工团女演员把身体也献给了“通奸党”。

想不到,曾经上过“春晚”的嘻哈也被封杀。嘻哈文化起源于20世纪六十年代美国街头的一种黑人文化,包含DJ(打碟)、MC(饶舌/说唱)、Graffiti(涂鸦)、B Boying(街舞)等多种元素。在中国,嘻哈泛指说唱乐(rap)。嘻哈已成为世界流行音乐,它在发展中已经脱去了“宣扬吸毒、暴力和色情”的标签,它可以发泄不满,可以讽刺和批评社会丑恶,也可以唱出温暖的故事,歌词中带着个性、独立,也有倔强的挣扎和叛逆。嘻哈还被世界医疗机构普遍用于治疗抑郁症。据说嘻哈被封杀的导火索是歌手PGONE的单曲《圣诞节》中有两句歌词“教唆青少年吸毒和侮辱妇女”,但从包容和吸收的角度看,不应该把年轻人喜欢的嘻哈一棍子打死。就在广电总局宣布封杀嘻哈的当天(1月19日),湖南卫视《歌手2018》参赛歌手周延“被迫退赛”。周延在该节目第一期演唱了嘻哈版的《沧海一声笑》,当他说唱到“我命硬,学不来弯腰”时,那种看透世情、江湖莽气、侠士之风、痞裏痞气和纵情一笑,表现出独立人格和潇洒不群。嘻哈版的《沧海一声笑》迅速走红,大街小巷飘满了“我命硬,学不来弯腰”。广电总局可能敏感地听出了“逼上梁山”的味道,就连歌带人都给封杀了。《歌手2018》第二期播出时,周延的镜头全部被剪掉,不留一丝痕迹。恐惧制造者因本身恐惧才制造恐惧,嘻哈青年“命硬”,但还是逃不出“弯腰”的共同命运。

在实行宪政的国家,政府侵犯文化表达和活动就是侵犯言论自由,就是违法犯罪,政府官员要被绳之以法。就在广电总局宣布“四个坚决不用”的第四天(1月23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就前总统朴槿惠政府制定“文艺界黑名单”一案作出二审判决,对前总统秘书长金淇春、前政务首席秘书赵允旋分别判处有期徒刑4年和2年。法院同时认定,朴槿惠参与炮制了这份黑名单,属于同案犯,即将开庭审理。朴槿惠曾认为文艺界太过左倾,须将左翼人士排除在援助对象之外。她授意两个“贴身秘书”把约9000名导演、演员和作家等列入“文化界黑名单”,要求文化部门禁止这些人参加政府赞助的活动。这个名单上的大多数人曾就“世越号”事件抨击政府,并签署了一份文件要求政府为此沉船事件负责。另外一些人则曾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支持朴槿惠的对手文在寅。法院在裁决中表示,韩国宪法规定,所有国民法律面前平等,任何人不该在任何领域上受到歧视。政治立场不同为由,政府侵犯文化表达和活动,违反了文化独立性和中立性的宪法原则。

朴槿惠开历史倒车,还用她父亲那一套独裁的办法制造恐惧和压制,韩国的宪政对她“坚决不用”,韩国的人民对她“坚决不用”,她只能去坐牢了。

朴槿惠的“文艺界黑名单”是暗箱操作的,黑名单是检察官在前政务首席秘书赵允旋的办公桌里查抄到的。而中国版的黑名单“四个坚决不用”是在光天化日下进行的。政府不得以政治立场不同为由侵犯文化表达和活动,这是宪政国家普遍的做法,也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成果。但是,在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却拒绝人类文明进步的成果,吸收和包容了世界极权国家的反人类成果,形成了“中国特色”文艺,这就是文化不能有独立性和中立性,“文艺必须为社会主义服务”,演员“必须站稳政治立场”和“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中国演员的命运被排除在人类命运共同体之外,他们吃的饭不是纳税人给的,而是党给的,谁不听党的话就砸他的饭碗,这是中国演员的宿命。既然是宿命,就无法摆脱“御用文人”和“洗脑工具”的命运,只能“忠诚”地去替共产党重复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四种人”的划分,充分说明“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是同一个命运共同体,都是没有安全感和没有尊严的贱命。

《世界人权宣言》中除了规定人人享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外,同时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在一个无视基本人权存在的社会制度中,恐惧会成为一种日常秩序而伤害每一个人。正像昂山素季所说:“是恐惧而非权力导致了腐败。掌权者因恐惧失去权力而腐败,屈服于权力的人因恐惧受到权力的伤害而腐败。”(昂山素季演讲《免于恐惧的自由》)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0/2018

阅读次数:63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