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血写的文革用墨岂能篡改

Share on Google+

习仲勋.

文革(网络图片)

去年,我写《罪孽没有忏悔,就难消解》一文,论证反右以扩大化未被彻底否定,以言治罪仍在继续,只是以反敌对势力等名义运作而已,虽改正了99,99%的右派,反右运动仍难结朿.对文革,未彻底否定,以审四人帮敷衍彻底问责,用《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定》封批毛者们的口,文革也未结束,现在教科书上竟然做起手脚,将结论的十年文革浩劫,改为十年艰辛实验,那血雨腥风的生灵涂炭罪恶,称实验,显然,是造弥天大谎了。

这么翻案,岂不翻回文革时代?有人说:只欠一个万岁喊出,便14亿人又如文革围着一个人思想早请示晚汇报了。仅那《人民日报》已无人民踪迹,头条,是领袖,2条仍是,乃至全版7条皆被歌颂一人占据,这已超过文革新闻哩,还不是文革在死灰复燃吗?

邓小平在1983年雷厉风行的严打,恍惚是文革“一打三反”的继续。1984开始的反自由化与反精神汚染,岂不又是文革破旧立新的重现?而邓小平垂帘听政,逼胡赵两光绪下台,也是毛泽东圧死刘林的重演。89,64血洗天安门请愿学生,由悼胡引起,与清明节悼周引出45运动,也颇相似。慈禧镇压公车上书的举子,杀变法立宪谭嗣同等6君子,与邓慈禧镇圧天安门百万请愿绝食要求民主学生与巿民,又何其变本加厉的相似,重复的不仅是文革的罪孽,还有大清的老戏哩!这系列历史重演仍说明:不忏悔历史错误与罪孽,错误与罪孽,必然重现重演。

而当前篡改教科书上历史,便是为重蹈历史覆辙,在开绿灯,铺通道呵!

在此之前几年,老红卫新书记薄熙来掌权重庆,用唱红打黑,再演兴无灭资,不是重演的小文革吗?火得常委包括习近平乃至基辛格都去重庆捧场呵。

有人说,不是薄熙来赏王立军那一耳光,闹出王立军奔羙领馆避难的世界新闻,再引出薄太太杀英商事件,薄熙来已练成唱左戏争到皇位。习近平的中国模式,早由重庆模式成形了。而前年,权势与钱势皆不缺的任志强,挑战习近平的媒体要一律应姓党姓习的命令,发点异议,被围勦如当年三家村邓拓等的火力,那短暂时段,也被称为10日文革哩!

这一切皆证明:文革的阴魂未死,这些年,小文革、后文革、准文革不断,为毛叫魂,为文革招魄,已演变到公然篡改文革历史了。邓小平交待中国主要应防左,可是,左风不断卷土重来,左家庄党棍政客,已在吹集结号了,为首的,岂非政治与经济皆暴发的太子党左派。他们仗恃父辈打江山,狂傲地认为:江山就是他们的,坐享富贵荣华是应该的。他们既不以不敢直面父辈历史罪孽为耻,也不以这是封建世袭为羞,竟然满口的马列毛,他们窃国已窃成巨无霸的特权资本,还宣称自已是共产信徒。这么愚民已难,只可去哄鬼矣!

就像: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24个字,吹嘘为专制政权的价值观,全是对他们专横、强权、野蛮、特权、虚假、盗国等的遮羞布,就是当前反腐,也是清除异已的手段,由笔杆子制造这些愚民法术,已山穷水尽,枪杆子那非法地属于党,与历史上军阀政权还有区别吗?如此连纳粹囯社党通过选举上台也不如,还窃据联合国常任理亊,甚至还想以自已这些规矩去统领世界,难怪世界上觉醒者已认识中国梦,将是可怕的世界恶梦,还说这最后的中国极权,甚过世界恐怖组织哩,还不恐怖吗?

但真正恐怖的,未必不是专制独裁者自已,他们在位专权的假博士,便恐怖真博士,把进行公民活动真博士许志永下狱,将真博士刘晓波建议民主转型倡导零八宪章囚死。军委里上将中将少将逮捕上百人[日本在8年也只灭中共军级一个左权]今上仍恐怖军内有异类。而北京驱低端人口数百万,不仍是中南海安全危机的恐怖反应吗?在此社会背景下,有人紧张改教科书上文革定论,似乎预示文革将重来,即便有一厢情愿者,也缺老毛挟他打江山的权威,弄语录小红书叫人人时刻对号入座洗脑的优势,更缺封闭国门到思想的条件,王沪宁也难比张春桥,周小平也难比姚文元了。那些跳忠字舞者,只是文革残渣,大批愚民已变网民与智民,那些装毛信徒颂马经者,他们不过是借钟馗打鬼,借毛做鸡足神戴的眼镜,假充正神而已,已难哄人骗鬼了!谁心里有啥初心与原教旨,还不看出他们只有权心加钱心吗。因此,即便再亦步亦趋去拥毛拥文革再演,想演出个毛二世,也只能重复小拿破仑的丑剧,如黑格尔说的:世界上重复的历史剧,苐一次出现是悲剧,再演出就是闹剧矣!中国还可能例外吗?何况有人与路易、波拿巴一比,也是大巫小巫之别呢!仅撒钱外交扩张这一招,就比金三胖核讹诈令给他输血笨拙哩!

上台的新主,一尝到权力的甜头,还未听到喊万岁,不过是毛皇遗民,喊两声大大,脑袋就真大了,迷信专制极权加霸道,就万能了,只要大笔一挥,血腥痛苦的十年浩劫,便可变十年艰辛实验了,可能吗?

毕竟文革才过去40年,至少有4、5亿人头脑里文革的魔瘴与血腥犹在,有健忘者,但刘源等刘家儿女,他爸挨斗受辱拿出宪法来保卫自已的权利无效,他妈被逼穿上旗袍挂串乒乓球做珍珠项练的受辱,不会忘记。他爸白发尺许,赤足枯躯囚死于开封,国家主席这么惨死的文革,能忘记,能叫实验吗?

林豆豆电话问周恩来:他们要乘飞机走了,(指林彪、叶群、林立果去山海关机场)我怎么办?周叫她随着去登机。林豆豆能忘吗?

作家老舍跳湖,他的儿女,就是忘了白已对父亲老舍划清界线,却有人不忘那天,老舍押去市文化局,跪在被烧的戏装道具前请罪一整天,晚上归家,不仅不给一碗饭,大字报还贴在他床上。文革撕裂亲情的惨酷,即便家人忘了,仍有知情作家哀挽地传到笔者耳里。而不愿写污篾人假证辞的革命史学家翦伯赞夫妻,不忍失人尊严的译家傅雷、朱馥梅夫妇,他们的自杀,是悍卫人的尊严呵,能忘记吗?

接踵而自杀的有:邓拓、田家英、范长江、顾圣英、严凤英……北大物理系创始人饶毓泰,他的学生是吴大猷,吴的学生是获物理诺奖的李敦道、杨振宁。张宗燧是早期电子物理院士,也自杀于文革。自杀还包括共党早期领导李立三、陈昌浩等。据统计,文革中惨死的军头,元帅3人,大将2人、上将2人、中将8人、少将27人,有为他们打江山功勋卓着的42位将帅,也被惨死,抹得尽文革罪恶的血腥吗?

以上举的数据,乃文档中的片段摘录,十年文革浩劫,留在今天数亿人的惨酷记忆里,还有:父子反目,弟兄相残,同学互斗,夫妻离异等家庭、社会伦理的大撕裂,人情、人性、人格的大破坏,林彪说毛泽东的人肉绞肉机,社会学家谓互助互爱的社会,被老毛以斗争哲学改造成互害社会,人在文革中从粗野、狂野的兽化,沉沦到禽兽们相残相食的丛林法则,李鸿章说中国遭遇3千年未遇之大变局。我看中国遭遇的文革,是3千年未遇之大破坏,从上层建筑到经济基础的彻底破坏,经济崩溃,生灵涂炭,亘古未见。当年,日本侵占山东,也派军保护了曲阜孔儒文化,文革中,由红卫兵头目谭厚兰带领红卫兵小将,彻底打砸挖,毁了孔庙、孔府、孔林的一切文物哩!这种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浩劫,岂能以“艰辛的十年实验”开脱吗?

历史学者章立凡先生对此,不禁幽默地说:惨酷的浩劫说成艰辛的实验,中国人岂不尽变成小白鼠了吗?笔者很赞同此讽刺,毛泽东说人民,是发展历史的动力,而今上将人民说成被实验的小白鼠,岂非将你们宗毛变成反毛辱毛之谬说,中南海的政治化装师与话语魔术师们,手艺拙劣加理屈辞穷,把欺世盗名进行到底,已前言不搭后理了。

习近平一句两个30年不准相互否定,试问?中国这后30年,实是去毛化中,否定公社,解放农奴,解放了生产力,没平反冤假错案从监狱解放冤鬼,没有解放思想,10亿人还天天在背颂老毛270条语隶不敢越一字一句,还在毛的知识越多越反动中愚昧化,有几亿走出公社的农奴变农民工,有解放的智力与劳力,创造的低人权高积累的GDP的增长,让你们太子党去变特权资本和八方撒币外交,去仿慈禧宁赠友邦不予家奴呢。

怎么,改革开放,刚吃饱肚子几天,文革被翻案,浩劫变实验,民众再沦为新伟大领袖关进专制铁笼的小白鼠,去为他伟大的什么梦做试验吗?恐那关愚民成小白窜的笼子,现在,应是关权力的笼子了。小布什就现身说法,用美国权力关在笼子,受限制与监督,才有羙国民主制的生机与活力,便点醒专制关民众的笼子既造成权力放肆贪腐,又放肆虐民,当前活例,便是驱赶低端民众。在此信息使智民猛升的时代,还想效毛再弄文革来愚民实验,未免太刻舟求剑,忘了此舟已不在原位置,民众已非原文革之愚民哩?

用实验二字的泡沫,决难抹去文革残酷的血惺与打砸抢抄杀的罪孽,若此实验说成立,那么,文革冤死的几百几千万小白鼠堆里,国家主席刘少奇,开国元帅彭德怀、林彪、贺龙等,都成鼠尸,还能贡在你们祖庙做神祖牌吗?这荒唐的逻辑,哪能以小白鼠死尸?去污辱贞女圣女的冤魂,如林昭、张志新、李九莲等,以及被汚辱的雄杰遇洛克、陆洪恩等。今天,我们从已公布文革害死无辜者的统计数字是:被关押审查:420万。死亡:172.8万,武斗死23.7万。伤残703万。毁家7.12万。而叶剑英文革总结报告是:死亡两千万,祸害1亿人。如果再加土改、镇反等几大运动的杀人实验,已给毛泽东实验的非正常死亡包括饿死4千万,已达8千万,远远超过希特勒灭犹600万,斯大林肃反与合作化的整死几百万,毛泽东用8000万生命,将他伟大建在这千万白骨堆上,习近平还继续将他的梦,建在老毛的罪孽上,是好梦还是噩梦,还有悬念吗?

笔者既不相信:“一手遮天”有那么大的一只手,可遮住天,也不相信:一言可灭史,乃至编两页伪史于教科书,便可灭了真史。在以命去维护历史真实的中国史官历史,便有秦太史与晋董狐,都是刀架脖子,也不会将坏事写成好亊,把真史写成假史。无论官史怎么做假,民间修史也重现真史。现代史学,更非养几个刀笔可篡改或涂抹。文革史,即便这些年修县志用隐恶扬善笔墨,淡化了文革的血雨腥风,红卫兵宋彬彬主谋打死女校长卞仲耘的罪行,大兴县杀80多岁地主到几月婴儿,广西、湖南道县杀5类份子烹煮而食成风,留在网上的历史也难洗去,更别说文革课,在美国哈佛大学课堂,麦克法考尔讲了20多年,已传给他女弟子在继续。而香港的大学开的文革课,更成显学,还有加州大学宋永毅教授那中共党国的历史文件与历史,包括文革也包括广西那些吃人生番的故亊,全记隶于电子书矣!抹得去改得了吗?何况苏联解体后,沈志华用百多万巨资,抢救购买了有关中共的历史档案,即便今天毁了许多历史罪证,莫斯科的原始档案,毁得了吗?去篡改教科书,今日中共大外宣的手伸得再长,据说已伸入美国之音了,未必能伸入哈佛,将麦克法考尔的文革讲义也改得了吗?

请权令智昏再加钱令智庸的中南海霸主,不仅刘少奇死前说的: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这话,值得你们学习。而俄国人正在将伪史改为真史,值得正视:十月革命,已改为十月政变,伟大导师列宁,已改为可耻俄奸列宁。德皇给列宁5000万金马克叫他去推翻俄皇与克伦斯基联合政府。甚至列宁死于生活糜烂的梅毒,也不隐讳。各地的列宁塑像尽推倒,列宁的反人类罪不受时间限制,将列入起诉程序。这不是警告造文革假史者,谨防再作千古罪人吗?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2/11/2018

阅读次数:66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