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飞7

张国庆:陈云飞清教徒般的人生

几年前,我看到美国经济学者LaurenceBrahm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关于中国水危机的访谈后,对自来水就不再信任,尽管我所在的城市——成都有着中国最好的水源,但我还是将饮用水全部改喝瓶装水。 我喝水差不多是各样品牌都选一点,以便水质、矿物质平衡,一次,陈云飞住进我家,看见客厅的茶几上竟然放着一瓶“昆仑山”牌矿泉水,立马斥责我生活太过奢侈,他说,节俭一点做社会奉献,不是更好吗? 云飞这么一说,弄...

张国庆:憨逗囚徒陈云飞!

失踪多日的陈云飞,今天终于有了消息,律师冉彤从成都市新津县公安局拿回了一纸刑事拘留书,陈云飞的罪名果然是意料中的寻衅滋事和煽颠罪,来头果真不小,陈云飞小奖无数后,终于可以获得“大奖”了,这也遂了陈犯云飞多年的岚愿,作为信仰中的慕道友,我愿他内心平安,仿佛无事发生。亦愿恩典临到他——“叫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狱。” 当今社会,有两类人视监狱为家,一类是理想主义者。显然陈云飞不属于这类人。很多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