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虞夫5

朱虞夫:“党内民主生活不正常”

中共“党内民主生活不正常”已成为一句文过饰非的习惯用语。 所有在“万丈光芒”照耀下被刺得睁不开眼睛的人,所有权势显赫却不得不屈辱求存的人,所有助纣附逆却又不愿承担责任的人,都会不期然地想到和运用这个说法。 但是,这只不过是“过去式”。当毛泽东的遗体“安祥”时,当作践得天怒人怨的政权四面楚歌时;当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邪风刮遍中国、社会严重分配不公而使学生愤起抗议绝食时──赵紫阳先生委婉地对来访的戈...
zaiyedang

《自由之笔》第十八期:在野党编刊入罪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五十三案(1999)  (左起)吴义龙丶毛庆祥丶朱虞夫丶徐光   吴义龙(1967年5月1日-)丶毛庆祥(1949年1月1日-)丶朱虞夫(1953年2月13日-)丶徐光(1968年9月11日-),自由撰稿人丶编辑丶社会活动家;因参与组党活动和编辑《在野党》杂志,於1999年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同案判刑。   吴义龙  吴义龙於1967年...
六四

朱虞夫:八九那一年

一、政保科亲历记 一转眼10年了,随着季节的临近,那些日子的记忆是如此明晰地不断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当年我曾誓言要记住它,记住我所经历的一切。 那年,浙江省代省长葛洪升因为与李鹏的特殊关系(同学水利电力),希冀在权力斗争的风口浪尖再上层楼,他力排省委书记李泽民“浙江动而不乱”的说法,一口咬定浙江“有动乱”。于是中央向浙江省派下了“清查工作组”。举凡共产党搞的运动,历来都是需要完成硬性“指标”的。...
朱虞夫5

朱虞夫:坏事变成了好事

毛泽东说过一句有名的话:“坏事变成好事”。 我从今天的报纸上看到“应克林顿总统要求,江泽民主席与克林顿通电话”,惊喜地看到了这么几句话:“中国政府十分关心本国公民的生命安全。我们是一个有12亿人民的国家,每个中国人的生命都是极其宝贵的。这是中国政府必须维护的最根本的人权。”不知道这几句话是不是“应克林顿总统要求”讲的;断不会又是做“秀”吧?!我认为这一定不会是江泽民说着骗骗人的。因为,他一直反对...
朱虞夫4

朱虞夫:是主子的主权,还是人民的人权?

共产党的祖师爷原本是不讲爱国和“主权”的。马克思流落海外,自称是“世界公民”。在那部共产主义圣经──《共产党宣言》──里,他公然声称:“工人没有祖国。”至于他跑到敌对国家,接受曼彻斯特资产阶级老爷的经济资助,策划成立颠覆组织──共产国际──,其行为起码被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判处无期徒刑。列宁上台后,更是离谱,竟然宣布以前沙俄聚敛领土的条约统统作废,轻易就宣布放弃几百万平方公里领土的主权。至于后来上...
朱虞夫2

民主党人朱虞夫即将刑满 吕耿松病重监狱延误治疗

2017-12-14 浙江异见人士朱虞夫(资料图) 浙江民主党人朱虞夫将于70天后刑满出狱。其妻子姜杭莉上周前往浙江省第四监狱探监后透露,朱虞夫体重比入狱前减轻很多,狱中伙食极差导致营养不良,但他对出狱充满期待。另一位狱中浙江民主党人吕耿松,两个月前出现胆囊坏死,但至今得不到妥善治疗。 因一首小诗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七年的浙江民主党人士朱虞夫,将于明年3月4日刑满出狱。朱虞夫的妻子姜杭莉上...
朱虞夫3

朱虞夫:历史是人民写的

据说,“人民领袖”刘少奇被“人民领袖”毛泽东迫害摧残致死以前,咬牙切齿地发出了一句咒语:“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此刻自身饱受专制独裁之苦的刘少奇,总算有了良知的发现。据说,他在此后直至死去,一声都没吭。作法自毙,被自己所制造的恶魔吞噬,夫复何言?! 我想,他一定在那些最后的日子里为自己一生助纣为虐而后悔莫及: ——是他,率先提出了“毛泽东思想”。而正是这个思想若干年后终于取...
朱虞夫

欧阳小戎:朱虞夫——我们等待着你的归来

朱虞夫(网络图片) 有一种人总在你独处时,不由自主出现在脑海。仿佛某种神秘力量,他们的生命、理想和情感,在千里之外不断叩响你的心扉。听说有一种叫做“灵性场”之物,可以忽略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莫非就是?这灵性场使你得以平和、静逸和振作。朱虞夫便是此类人物,尽管他华发丛生,身陷牢笼,而你却很难因此陷入忧愁,那是不可言说的慰藉,教人深感不虚此生。 有一年我收到一张明星片,上面是许多人的签字,还有几句祝福...
朱虞夫2

朱虞夫:皇恩浩荡?

共产党的“舆论导向”常常这样宣传:中国的经济发展都是因为共产党的政策好;如果没有三中全会、没有某某设计师,中国人民还生活在苦难之中。云云。 “皇恩浩荡”!御用文人跟着鼓噪。怀着各种动机的人也纷纷歌功颂德。 且不论改革开放前后,此“党”和彼“党”到底是否同一个党、设计师是否剽窃了他人的“版权”。这种“导向”似乎真的把中国人民创造的一切归功于那个党了。 平心而论,20多年来中国人的物质生活确实有所改...
朱虞夫1

朱虞夫:都是“资产阶级思想”惹的祸?

一个小修士偷偷躲在房间里用烛火烤熟鸡蛋,被黑暗中的魔鬼看到了。魔鬼感到惊讶: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煮蛋法。突然,从门外进来了老修士,厉声责骂小修士。小修士争辩说:“是魔鬼让我这样做的。”──这是一则克雷洛夫的寓言。 昨天,3月25日,中国中央电视台又把这则寓言翻了一个现代版──广东省天龙食品集团公司总经理、副厅级干部谢鹤亭,贪污公款逾千万元,3月24日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朱虞夫5

朱虞夫:民主政治和冷战思维

1998年7月,我因为“中国民主党”案被关押。期间,我数次被带往老东岳杭州公安局五处(预审处)提审。针锋相对的唇枪舌剑经常发生。其中有一段对话,至今想来感慨良多。 那天,在经历了一番攻防战后,场面呈现胶着状态。突然,那个陈姓公安提了一个不作记录的问题:“你们中国民主党如果上台的话,我们共产党就成了伪党,就要被你们镇压了?”我当即对他说:“看来你对民主理念非常无知。民主社会不是排斥而是包容。二战后...
朱虞夫4

朱虞夫:我们的法律

不是不能抓,只是懒得抓 某天,在街上,我听到二个警察在谈话。一个警灿谠另一个说:“格毛(杭州方言:现在)的人,哪个抓起来没有事情,只不过是我们懒得抓。”猛听此言,我毛骨悚然。循声望去,那位说话的警察两眼灼灼然,对着满街的人露着狞恶的光。只要想抓,中国老百姓都能抓吗?!我不精通法律。从普通老百姓的立场,不损人利己就不会犯法;我从不损人利己,就乐得坦荡荡了。 别来烦我,去贴大字报嘛 1979年,我因...
前排左起:李金芳、查建国、朱虞夫、李海;后排左起:胡石根、康玉春、朱XX

欧阳小戎:念吾老友朱虞夫

2017-11-15 山民遇水 念君子之温 右二朱虞夫 寄存在你的江水之中, 有阖如云端的记忆, 将自由的节律深锁。 那些前世的奔波, 在醒来之时历历在目。 你复又远行, 没有露水跌落在衣衫, 千年之前 她便归了阳关瀚海。 我见你顶上又盖了华发, 仿佛自那一年飘落 在北国的原野上, 无声无息等待着 消融的暮暮朝朝。 若能博君一顾,请赐一二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ICPC-logo

独立中文笔会2017年“狱中作家日”新闻公报

——授予朱虞夫和伊力哈木·土赫提2017年“刘晓波写作勇气奖”和四名荣誉会员称号 (2017年11月15日)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近日批准狱中作家委员会提名,将第八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第十二届“狱中作家奖”)授予本会会员朱虞夫和荣誉会员丶维吾尔笔会会员伊力哈木·土赫提,以表彰他们长期不屈不挠争取自由的恒心、毅力和勇气;同时批准增加江天勇、吾买尔江·艾山、加提·阿扎提和古丽米拉·艾明(女...
朱虞夫3

朱虞夫:漫对寒潮说民运

中共当局多次说他们统治下的中国人民享受着最广泛的人权。但是纵观他们的所作所为,不知道中国人民的人权在哪里。中共当局又说,人权就是生存权。于是乎,批了逆鳞的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张善光去了他们继续享受生存权的地方。 越来越多的人通过观察、比较和思考,悟出了一个道理:中共当局所称的“人权”,并不包括人的政治权利。如果说,中国人民的政治权利被剥夺了,似乎有哗众之嫌。而且实实在在那些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
朱虞夫2

朱虞夫:回顾一九九八中国民主运动

1998年即将过去。回首一年来的国内、外民运,今年可谓是此起彼伏,波澜壮阔。一年来所形成的民运新格局,必然在今后产生深远的影响。在严酷的环境下,国内民运多年来浮在面上的总是有赖于“签名运动”。丁子霖教授痛失爱子后,遍寻“六四”难属,实实在在地以此为契机拓展民主的空间,达到了一定的基础。各地民运人士在名教授、名学者的带动下,时不时对时政发表看法,写写公开信,搞搞签名,也让外界听到国内一些不同的声音...
朱虞夫1

朱虞夫:人权是专制与民主的界标——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五十周年...

“鉴于对人类家庭的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和权利的承认,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鉴于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成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而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于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鉴于为使人类迫不得已铤而走险对暴政和压迫进行反叛,有必要使人权受法治的保护,……” 一切专制、独裁国家的人民或许至今没有听到,或许听到了却以为是远离尘世的天...
朱虞夫3

中国异议人士李铁及朱虞夫狱中维权

中国武汉异议人士李铁被判刑10年,目前在监狱服刑已进入第7年。李铁的女儿李月名说,探监得知其父亲在狱中要求享有与狱友同等的通讯权利,并委托她向监狱领导反映意见。另外,杭州异议人士朱虞夫的妻子姜杭莉称,探监时,朱虞夫告诉她给家里写过几封信,但她没有收到。 因参与中国社会民主党活动而被判刑10年的李铁,正在湖北黄岗陆口镇鄂东监狱服刑。李铁的女儿李月名一个月前到监狱探访父亲。她5月24日对自由亚洲电台...
李金芳1

李金芳:暗夜里的盏盏灯火——关注狱中的良心犯

浙江民主人士朱虞夫(网络图片) 20世纪的伟大思想家汉娜•阿伦特在《黑暗时代的人们》中写道:“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时代中,我们也有权去期待一种启明,这种启明或许并不来自理论和概念,而更多地来自一种不确定的、闪烁而又经常很微弱的光亮。这光亮源于某些男人和女人,源于他们的生命和作品,它们在几乎所有情况下都点燃着,并把光散射到他们在尘世所拥有的生命所及的全部范围。像我们这样长期习惯了黑暗的眼睛,几乎无法告...
朱虞夫2

关于会员朱虞夫等狱中遭受酷刑虐待的抗议声明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会员朱虞夫等狱中遭受酷刑虐待的抗议声明 (2017年2月21日) 独立中文笔会获悉: 2月11日,本会会员、中国政治异议人士朱虞夫在浙江第四监狱中被狱警暴打至昏厥,头破血流,血压飙升至120/230mmHg。朱虞夫在监狱“是属于待遇最差的,不能吃营养餐,不能看书、看报,不能写信、不能收信,不能打亲属电话”。 另据近几月来多次报道, 在监禁中遭酷刑虐待的还有在本会浙江会员呂耿松,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