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

老酒葫芦:我是一个任性的男人

我想在女人身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寂寞的窗口,都习惯, 我的任性。 ~老酒艳题 也许 我是被女人宠坏的男人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故事 都像粉色红唇 那样鲜艳 我希望 能在挂满水珠的胸前作画 画出男人的野心 画下一条永远不会 干涸的河流 一片鲜红 一片属于鲜红的偷情烈焰 一片虚掩的湿地酸果 我想画下女人 画下美色弥漫中 所能散发的柔情 画下所有初始的 熊熊燃烧的爱火 画下弯曲中 我的爱人 她没有...

老酒葫芦:澳洲:一生的机会

和我们的祖传家训过了这村沒这店完全相反,澳洲空间平面过了这店有那店,时间上在你的一生今天过了这站明天就是下站。 比如你或你的孩子因生病或贪玩不能考入理想大学的理想专业,政府建办的tafe学院是你低谷中人生的当然驿站,在这里你可以继续学习并丰富自己的技艺并由此走向社会实现你的价值,也可从这里起步最终通向你理想专业并实现它,任何时候只要你努力并不放弃,你就是自己的下一站。 曾一中学女生因早恋怀孕被父...

老酒葫芦:什么样的阁下不适合移民

如果你见到地沟油不太恶心,如果你对毒奶粉也不排斥,如果你什么样的空气都敢吸什么样的水都敢喝,如果你的口头禅是不干不净吃了沒病而且真什么样的路边摊都敢下肚,如果你什么样的陈年老油炸出的村姑白肚都津津有味并照单全收,那么我告诉你,阁下不适合移民。 如果你新到陌生国度第一时间撒尿第二时间找中餐馆,如果菜上了桌你只吃家乡的老根根其他视而不见,如果你的早餐只能接纳油条豆桨烧饼稀饭,如果你象个断不了奶的孩子...
北京爱情

老酒葫芦:北京爱情,有故事吗

一年前的电影北京,一年后遭遇北京实盘,一帮爷们姐们事先说好不谈政治,结果端起酒杯又是政治。 北京人可以不谈女人但不能不谈政治,老酒葫芦政治不能不谈女人不能不要,让北京人不谈政治就好像让老酒葫芦不谈女人,北京人一生操中南海的心,老酒葫芦只为女人操心。 北京人说没有政治哪来女人,老酒葫芦说,没有女人何来政治,政治是床上游戏,搞定女人就是搞定政治。 —— 老酒题记 直到走进百丽宫影院,我的脑海依然闪烁...
澳洲国庆

老酒葫芦:澳洲国庆日:红颜随想

今天1月26日是澳大利亚国庆日也是澳国的入籍日,每当这天会有成千上万的新公民阳光下集体宣誓: 从现在起,以上帝的名义,我宣誓。我将忠实于澳大利亚和她的人民,分享他们的民主信仰,尊重他们的权利和自由,维护并遵守澳大利亚法律⋯⋯ 230年前即1788年的今天,英国船长亚瑟·菲利普驾船引一班囚徒约780人及家属登陆悉尼港,于是我们的地球村上南半球端凭空诞生了一大片世外桃园地,于是继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诞...
分歧者2

老酒葫芦:寻找乌托邦

一天整个城市的人们突然从梦中醒来并开始拒绝旧暴力统治,于是一夜间革命爆发,于是城门关闭于是这个城市开始与世隔绝,于是制造谎言的暴力统治者在人民大众积郁已久的山呼海啸中一个个被暴力处决,只要有民众疯狂的呼叫声就有落地的人头滾动声,其中当然有死有余辜者,也有罪不当斩者,更有无辜的屈死陪葬者。从推翻血腥的旧暴力开始,新世界新的血腥依然甚至更加暴力,人民面临的暴力循环只有开始没有终止…… 也就在大约一年...
围城4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围城年代的现代诗人

本【围城随想】系列为本人边重读围城边展开的自由联想,也即对原著的整体人文把握和意识流再造。 每篇独立成思,前后是互不关联又彼此互应,每阵风过后都呈现不同色彩,每个梦境都与他人他事无关,每朵挣扎的碎片都是独立的个体,在绽放中微笑,或在优雅中沉沦,直至风干成仙。 目前已成60余篇,计划完成100至120篇独立成册并出版发行。 希望与各位重温围城,希望各位在我对围城的意识流再造上,出现您的再造。 希望...
西厢8

老酒葫芦:文字的味道之梦回西厢

最早让我感觉到文字能生出味道的竟是「西厢记」,那是品读妙手文章时无意闻到的,淡淡的若有若无又确实存在的一种香味。难怪明末大才子金圣叹夜读西厢读到入眼处竟魂不守舍的立马对书焚香叩拜,三日不食不寐,痴痴迷迷意念狂颠的成就了千古第一痴。 "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休道是小生,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 酒批:这样的文字这样的开场白,别说情窦待苞的少男少女按奈不住那蠢蠢欲动轻浮心,即便风蚀半百的老男人也热血...
老酒

老酒葫芦:我的精神裸游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并且苟活至昨晚,现半幽居于澳洲悉尼。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曾向笔会建议开设情色文学专栏并自荐主笔,被一些人疯狂拥戴被另一些无情拒絕。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早年拽著自己的头发想离开地面飞向遙遥远的天堂:日常生活中写一些不切实际的诗,说一些不切实际的话,过一些不切实际的...
上海

老酒葫芦:带我回上海

 “带我回上海 回到我的心之所向 犹记彤光满路华灯初上 夜空有钻石闪耀” 在上海时她觉得上海不是她的,她要逃离,终于离开时她方觉只有上海属于她,于是她唱出“带我回上海,回到我的心之所向”,也只有在上海她可以放肆地梦游任性地幻想,毫无节制地向上海撒娇。因为她从没把他们真当流氓,尽管他们的确流氓的彻底,她知道他们对她不会流氓更无从彻底。 在上海的日子里她被这座东方魔城纵容娇惯的任性地艳批博爱宽容骑士...
悉尼1

老酒葫芦:在悉尼看原版电影

开始的年代因为国情看进口片必得译制配音于是诞生了一批临摹欧美音线的配音演员,于是在那个年代电影的译制和配音也成风景并且绝代。在今天看来当年中国影人能把外片的配音做成经典至少说明了那个年代国人的英语指数为全民归零。当然那些重量级配音明星经典到至今绝迹不是因为后继无人,而是今天的观众已不需要配音,对一部电影来说今天的观众更欣赏原味语感。 忘了中国最后的配音译制是哪部,随着70、80、90后越來越全面...
围城1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所有的暧昧从子爵号开始

子爵号上方鸿渐不露色声色的穿梭在仪态万方的苏小姐和热情似火的鲍小姐之间。当年国军剿匪时,共军的口号是肥的拖瘦,廋的拖死,今天保持一脸尴尬的方鸿渐差点被鲍小姐拖进印度洋。然船已靠岸,鲍小姐化着露水悄然而去。 依然是仪态万方的苏小姐带着布尓乔亚袖珍版唐小姐一天天唐突着看上去风光依然但却内心消瘦的方鸿渐。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年肥男托马斯也被两个女人一步拖瘦三步拖死,时光不错的中国方鸿渐竟...
美国总统山

老酒葫芦:三批胡锡进“百字金言”

我们当然是思想的拓荒者并一定会占领未来,我们不仅是勇敢的人,比起你们一手培养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和你们的乌有左徒及芸芸脑残粉,我们的确占了独立人格的道德高地和自由民主的高贵情怀。无论你们怎么诅咒谩骂也无论乌有之左棍们使用什么棍棒,无论你们“汉奸卖国贼”的帽子怎么铺天盖地,但从不见你们骂我们脑残,因为你们知道脑残就是自己。 被历史记住并歌颂的我们不用100 年,真不用。世界上沒一家靠说谎耍赖起家靠泡...
重温围城1

老酒葫芦:重温围城

年前因杨绛的仙逝而引发的论战,也因此让我重拾久违的钱钟书杨绛并一气写下70余篇近8万围城文字,还有我目送中的杨绛,还有我永远的读者。 有关我的围城文字和钱杨目送今起陆续在本号重新刊发。如果说两年前本号读者只是今天的百分之一,为了当初的百分之一和今天的百分之九十九及明天的N,我决定重温围城。 重温围城,从今天开始。 ~老酒题记 大约在中国49前能沾上存在主义幽魂的也就鲁迅的散文《过客》和钱钟书的《...
dog1

老酒葫芦:再批胡锡进“百字金言”

  原文:你们也许是思想拓荒者,你们也许是勇敢的人,你们也许占了道德高地。 酒批:这样的话当年汪精卫暗杀未果入狱,那朝的攝政王载沣也一定这么对汪说。后来毛泽东对彭德怀也说过类似的话。再后来毛临终前在心里对邓也说过。再再后来邓在弥留之际想到血染的广场,他也会在心里偷偷的对自己说。 原文:你们也许会 100 年后被记住并被歌颂。但请你们等一等自己的祖国。 酒批: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也许你们会被后人奉为...
千里之外3

老酒葫芦:是谁把她送到了【千里之外】

是谁把她送到千里之外? 非你,也非我, 是他。 ~老酒如题 梦后楼台高锁 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 落花人独立 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 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晏几道《临江仙》 周杰伦费玉清版《千里之外》曾经风靡一时,这是一首无论当时还是现在都能把不同年龄段的女人一网打尽的流行小样,因为周董和费老的联袂演绎,还因为方文山妙笔吐花的绝点歌词。我相信若我是女人...
病人

老酒葫芦:中国病

经中国父母以「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为最高原则,后来有识之士告诫天下父母要教子成人,一字之差前者是几千年強迫性病态教育观,后者教子成人观是开放式普世心态。面对你的孩子首先你得是一个正常的父亲或母亲,一个素怀远大理想的父母,首先要学会正常自己,那就是「教子成人」。如果所有中国父母或多数中囯父母「教子成人」,这个民族的全面复兴才会开始。 再说爱国本是人的正常情感,但在中国无论个人还是团体一旦和爱国...
女人

老酒葫芦:女人与其找个好男人,不如嫁个好政府

我说女人与其找个好男人,不如嫁个好政府,男人也是。 沒几个好男人能抵御红尘诱惑,好政府可以;好男人今天是妳的明天是她的,好政府不会。蜜月时光好男人冲冠一跃砸锅卖铁浴血喂红颜让妳魂而飞散彻夜不守舍,蜜月过后从一天三次到三天一次再到三月一次直至三年一次,时间上从一次三小时到三十分钟再到三分钟最后三秒还得靠妳扶,好政府初夜怎样蜜月还是怎样,一百年后依然怎样。 民国大才女张爱玲觉得女人嫁男人就是嫁长期饭...
穿越1

老酒葫芦:穿越

我当然可以穿越,如果我想穿越的话。用我多情的感官或者渴望的内心穿越,用我无边的想象或奇妙的幻觉穿越,当然任何情况下身体的穿越毫无疑问的滞后于其他零部件的穿越,无论屠格涅夫罗曼罗兰还是米兰昆德拉赛珍珠列位,无论爱因斯坦毕加索迈克杰克逊之辈,即便城堡中的卡夫卡或者海边的卡夫卡还是形而之上中下的卡夫卡。我从不怀疑几乎所有的穿越都始于内心,成于天意,败于漫无边际的想象,升腾于万紫千红的睡意。 无论是何种...
悉尼

老酒葫芦:我为何移民

不止一次的有人问我为何要移民,中国不好吗,上海不好吗——这让我想起前苏联一则笑话:美国移民局问一位苏联青年,你的国家不好吗,答很好;你的国家不自由吗,答很自由,那你为何移民——因为贵国可以说不好。 每次和人讨论起移民的理由时,我都会毫不含糊地告訴对方,相对于雾霾毒奶粉地沟油,我更需要自由的空气健康的食品明媚的阳光和一层不染的海岸线,还有不曾设防的心理屏障和坦坦荡荡的人文景观——问君,这些够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