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沧洲:荒诞中国,夜色如铁(组诗)

Share on Google+

少女与大树

53998985jw1em2iv7ejeoj20gg0qo76e推特消息:北京化工大学的陈同学是APEC安全志愿者,她在国际饭店对面蹲守。她说,“我的职责就是看住这颗大树,防止有人攀爬。”

戴红袖箍的少女紧盯一棵大树
难道是防止这大树出轨或者外遇
11月APEC的北京街头
外松内紧,草木皆兵
成群志愿者警惕的眼搜索“敌情”
鸣冤的民众如丐帮早被截阻在城外

那花季少女把年华投掷在一棵大树
因为大树对面的宾馆洋人出没
而今天朝的维稳机器如天罗地网
每一寸陆海空都牢牢防住异动
每一辆行进的公交车窗口
每一个电线杆和塔吊
都有可能是异己分子鸣冤的阵地
或者传单飞洒,横幅高悬
甚至尸体和人头被挂上高空
底层民众经年跪求圣听不果
告洋状,去银河系上访
幽州诡异的晴空
少女啊!你的年华就这样虚掷在大树
我宁可你此刻与男孩逃学嬉戏田野
也不忍看见你脑浆被洗得如此惨白
在木乃伊大剧中出演行尸走肉

有一天你父母也可能被老大哥注视
有一天你邻居也可能鸣冤走投无路
有一天你人权也可能被践踏剥夺
你怎么能把这大树的空间也屏蔽干净

想起你臂上的红袖章
我就想起那些中老年妇女
小脚侦缉队,广场舞大妈
极权机器上的螺丝钉
那不能见到流奶与蜜之地的旷野一代
自晋武帝后宫选秀首创红袖箍以来
中国人为自己打造锁链游戏没有尽头

少女与大树,少女与红袖箍
你是权力的性奴吗
戴上锁链还欣然起舞
你不给大树自由,你也没有自由
你盯住的不是“敌情”
你钉住的是自己耻辱的青春
钉住的是那些沉默不幸的人的基本人权

鸽与人

中国媒体报道,10月1日天安门升旗仪式上放飞的一万只和平鸽都经过严格的安检,包括检查羽毛下以及肛门部位是否有可疑物。《新京报》引述官员说,“这一万羽信鸽,每一羽都要录像留档,安检重点是鸽子的羽毛下以及肛门部位是否有可疑物。”报道说,安全检查从前一天晚上19点开始。这些鸽子通过严格安检后再进入金水桥下等待国庆升旗仪式放飞。(BBC 2014年10月1日)

我想象驯鸽师傅的晚餐
当他抚摸了一天鸽菊后下班归来
在餐桌上如何向家人讲述他一天的遭遇
他是如同齐人有一妻一妾般欣然自得
讲述他为伟光正的无私奉献
还是在灵魂深处暗自忏悔
反思自己的工作阴暗、愚蠢、苍白
还是被凄凉的人生摧残得麻木
端起饭碗来对妻儿大声吆喝:“吃饭!”

驯鸽师傅的晚餐香甜否?
当你抚摸了成千上万的鸽子肛门
一一手检这些鸽子的菊花
是否安装了不利祖国元首的定时炸弹
或者不利于“稳腚压倒姨妾”的传单
这些鸽菊将在北方秋霾的天空中飞翔
划过那些人们曾哭祖庙的广场
妆点五千年从未有过的霾都盛世

驯鸽师傅,能透露一下你的心情吗
成千上万的鸽菊无故遭殃
你是不是觉得完成这任务极其光荣
牺牲成千上万的鸽权又算得了什么
既然权力当局能把手伸进人类裤裆
伸进女人的子宫和阴道掏出婴儿
伸进男人的头脑检查有无异见
驯鸽师傅检查下鸽菊就太正常

当成千上万带血的鸽菊在天安门划过
驯鸽师傅,我愿你的睡梦能安详
在黑夜梦乡,你的灵魂别被鸽哨惊醒
那些飞舞的闪亮羽毛,那些啼血之音
告诉你:无论肛检还是脑检
你挡不住自由翅膀的飞翔
男孩与父亲

2014,10,14日凌晨,云南省镇雄县传出一起骇人听闻杀子惨案,一名39岁男子不满9岁儿子半夜尿床,竟拿菜刀抵住儿子脖子,逼他起床尿尿,但儿子一时尿不出来,这名父亲一气之下,竟挥刀猛砍儿子的脖子,致男童当场死亡,父亲则触犯故意杀人罪被捕。(苹果日报)

这片土地上儿童的命运
如同阿伽门农的女儿一样凄凉
希腊统帅远征特洛伊
强劲的海风,涌起的狂浪
在风暴中献祭的女儿的绝望

你们,中国的儿童怎样被献祭呢
是献祭在日复一日的洗脑课程中
还是献祭在雾霾天看升旗的仪式中
还是献祭在为首长巡视表演的舞中

这是西南边陲一个无名男孩
今夜他就要倒在父亲刀光中
狂暴变态的父亲,魔鬼附体
因为孩子尿不出而挥刀斩颈

你会说这是天朝的孤立个案
你会说这只是报章屁股下的阴暗
可是如果这精神病的父亲有人预警
如果这男童的监护权有社会庇护
如果媒体也能讨论家暴下儿童处境
悲剧是否能在刀落下前一刻制止
幼儿园屠童的刀光刚挥过去
幼儿园的吃药事件刚刚平息
几十万幼儿的三聚氰胺结石
是否还会在民族记忆里叮当作响

当希腊神话中乌拉诺斯
一把镰刀就割下父亲的生殖器
弑父文化与杀子文化
耸立在亚欧大陆的两侧
你会垂怜这古老民族的命运吗
你会垂怜那个孩子的命运吗
你会想象在那血腥的屠杀之夜
那个憋尿撒不出的孩子
在父亲的刀光逼迫下
呼喊的最后一声是爸爸还是大大?

2014年11月16日写于太平洋东岸

阅读次数:4,62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