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青:甲午三地纪

Share on Google+

他们听到雷声

2014/3,台湾纪

〈一〉

三月的雨声

是垂直的
一半细密,一半悲悯

城市在空气中不断蒸发

穿雨衣的人们
吹着口哨

以反向的音色

行走

〈二〉

保持一种敬意,敞开
田野还是小时候的样子
一亩又一亩地盛载着
死亡的声音
新生的声音

一位老人此时正穿过人群
从居所到凯达格兰大道
赶在雷声形成之前

〈三〉

蛇蚊结夥虫虫横行于暗处
所有声音混杂一团
夜晚来临时
有人听到声响
所有的人都哭了

彷彿雷声另有途径
一些垮掉的深意
在年轻的路途上生长起来

〈四〉

大安森林公园里的红嘴鸫
有时也飞到台大校园前
远处,整街木棉如同灯火
不可理喻地燃烧

更远处,一场病
深可没膝

相异的石头们在河底
互相磨损、叫阵
这大病的刀口
河流暴涨

春日花田,盛开着
大片大片向日葵
这时已过惊蛰

他们听到雷声

风,醒自于劫余

2014.6六四纪

我们为土地付出了十个天空的代价
──曼傑斯塔姆

那是父兄们静坐的广场
鸽群的羽翅正怀抱着最热的隐喻
向夏天俯冲
一些破碎的影像此时此地
正在倒带、播放
所有充满血腥的舌尖
静默如一场冬日的葬仪
繁複的,零碎的
死亡气味的

一个谎言的美好
宛如我们不得不凝视的存活之种种
宛如和平盛况下虚构的山荫和海洋
风醒来,在壁与壁之间摆荡
显影其上是疯狂的火焰
与静默的队伍
驱赶、猎杀,奔逃四散
所有的惊恐在暗夜火光中
形容枯槁

屍横遍野。
活下来的人们终日流离失所
越来越多的雨落下来
越来越多的人们加入送葬的行列

始终静默,却隆响四起
三十年后的广场
大部分的记忆都尾随风走入空屋
稀薄且痛,辗过曾经青春且辉煌
热烈被谈及又永不能说起的昨日
那些殷红得冒出血来的嗓音
正在百劫后的广场低低地
唱着同一首歌

2014.12,香港纪

我愿意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
成为无法熔解的物质
当天空蔚蓝
春天的风即将响彻原野
载着我们离开的
不是船,也不是时间
光在思想的岩壁上刻字
佔领者的脚步声
一波一波抵达海的另一边

岁月如常
某些被唤醒的回声
跟井一样空洞
那些随时打算扑出笼子的兽
正对人群伸出了利爪

我仍然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
寒毛茹血。一种静默无声
当泡沫幻影如露如电

阅读次数:5,33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