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涛:诗三首

Share on Google+

一、水沫

短诗节选了一部分经文
在令人怀念的1980年代
不停地重复。
比空气轻的人,都在1989年之后
活了下来
成为了多余的碎片。天真和忧伤的小说家
在雪和血的婚礼中
生下一堆独行的人
像水沫一样
提着皮囊行走。
行人甲和行人乙
谁也不想被淹没
谁也不想被
拯救
谁也不肯俄尔普斯回头。
难道
非要等到张枣诗中那
一个皇帝,为我们的黑梦
镶一道
变形的裙边?
姐姐呀,妹妹呀
你们老的真快
你们死的真早
我还没有来得及
为你们炫耀
为你们准备好的
一池干净的水
2016-3-12

二、1989

电话铃响了
传来1989年的问候之声
回忆像鼻血一样
忽然就忍不住喷涌而出

我们的孩子,从此就
面无血色
在手心里写出呼救的号码
但我们根本就不会被吵醒

没人听到你在
低沉的岩石下面呐喊
电话铃响了,只是
问你在哪儿,然后

就不再问你:
这里究竟
是哪儿?以及
你究竟是来自哪里的鬼魂
2015-9-29

三、冷记忆:鲁迅在厦门

他嚼着口香糖,嘴角的肌肉
牵动着内心的激流
在一幅语言的地图上
缓缓四溢

他在厦门,但厦门不是门
他在读一本书:山海经不是经
他在思考,重塑一种精神,但
精神也不是什么神

只好在口腔里用力发

从舌头里分泌出两条
黑白二色的理论毒液

左的极左
右的极右
中间本来有阳具的地方
空空荡荡,像一幅油画中嚎叫的树洞
2015-9-21

阅读次数:21,14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