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迪:诗十首

Share on Google+

◎雪迪

放射

三月解放那些
被一直压迫的植物。
第一批绿使我们的头脑

病的更重。我们的器官
移动,失去仅有的人性,
当兽在肉里直立着。

渴望灵性的爱人在车祸中
痛哭。一堵墙在变暖的气候里
越来越暗。下身赤裸的

强健的恋人们,象一场
黑暗的暴雨涌入那堆
在迷惘的日常生活里耸立的

石头。损伤的神经。
被性紧紧裹着的叫喊,
滴着粘液。被遗忘的

自渎的词,伴随高潮,
使我们只是瞬间,到达
体验黑暗的底层。旋转!

在一根最细的光的顶端
醒来。返回三月。
在明亮的阳光里象被祝福的。

象那些容貌正常,
只是头脑诡异,病的
独特的,在最紧张

最现代化的物质主义的国家。

融化

冬天最后一场雪
情人眼中的鹿眼
男孩的眼睛。泥被辗后
返回的人,宁静中
看见那条光荣的道路
鹿眼里坦荡的道路
纯洁、安静
象少妇的喜悦。一团
清澈的火。七位
隐居的巫师,象三集
炼心的带子;当姿式
在空中转换,鸟巢
随从雏鸟的啼叫打开
心灵就是突然的一阵
喜悦。水精炼成水晶
长着鹿眼的男孩
看见灵魂。他持续地
做那些在心和灵魂之间
系列的姿式。泪水环绕心
全身变甜。冬天
也许是最后一场雪
爱我的人在变暖的日子
懒散;最小的妹妹
想家。归来的人
在季节连接的地点
在当地最老的猎手的眼里
看见家园

至交

朝北的大风中5个年头
在一堵旧墙的后面相爱

缺乏景色的生活时代
我惭愧过,把生活

朝向不明确的光明
明确地打开。小城依旧冷清

怀着旧爱的人剥着橙子
遗忘被计算出来

花朵在傍晚降价出售
对不激动人心的性生活

厌恶象不爱甜食的人
他们沿着草坪遛狗

看见孩子们在家里
用另一种语言努力唱歌

暖空气中的爱,下意识的
深挚的、曲折艰难的爱

在童年碎了的壳里
看见青春象头追赶他的尾巴

的矮狗,因为缺乏
充满激情。因为哭

病的太多的童年
成人的生活是持续的

神经的疼,是多情的脑
与瘤子的搏斗。词象病菌

偶然地成为欢乐的替身
沙子在风中豪迈地书写

土是理性的
灰尘当我们步入中年

开始象光一样闪耀
爱的努力,唯独努力

留下的痕迹,使我们仍旧
看见一堵短墙

在异乡的,困惑
孤立的生活中

我尝试过,记忆
象一只巨大的客轮

在雾和尘土中
缓缓驶离这个无人

居住的迹象的
临海的小城

消息

在象征的大雨里
转身,看见海

看见越喘越慢的鱼
眼里的家园。我是

失群的人。38年努力
成为收麦队的一员

在黑暗和孤独中舀水
闲时注视作物生长

努力,在坏季节
想象着

我是快乐的收割人
不合群的人

深知被忽视的痛苦
更多地用心,不用脑

活在想象中
为幻象欢乐

因为宁静
越来越干净

离脑的谵妄更近
和聪明的人群更远

在被故意冷漠中
看见独身往大雨里走的人

难受是一片光
在越下越大的雨水里

穿过交叉路,心中
那只带孕的鱼的眼睛

缓缓合上
家园使海洋的声音

在病人的听觉里
越来越嘹亮

梦游人的冬天

一月干躁的雨中的蟾蜍
熟睡时忽远忽近的大提琴手

思乡的曲子。醒来
夜和遛狗的孩子

从我怀旧的睡眼里走过
谁把三十多个年头

在湿冰上摆得齐齐的
吹奏手在黑夜里踏着步子

怪鸟在树根旁叫。整夜
家的后院那颗槐树上

槐花一样雪白、飘香的
童年的朋友。童年的朋友

象一片沿着[来生]的道路
杂乱生长的草。带面具的

梦游者,在坚硬的河床上
跨步象一株

在严寒中愤怒向上长的灌木
残酷和无知的向前倾,穿透

情人在紧张的孤独、绝望中
失眠的、死寂的深夜

潜水人,游动
在内心的、堆满奇怪
形状的石头
在那些果子变烂
的液体中。祈祷
是一个尝试远离我们
被我们获取自由的欲望
惊吓的女人。家乡
象一盏在风中的灯
父老乡亲象一群变暗的
蛾子。迷路的人
在正在褪色的阳光中
在土地沉默,似
鸟群突然飞起
冰在一刹那
在水流动时的悔意中
变成固体。在那个时刻
我看见多年不见的
妹妹的脸。当冰
在孤独中成为水
家乡是一条鱼。一条
在河流和海里
成为化石的古代的鱼
切开水,你垂直
孤独地潜入
在暗的水里
他们看见泥土、生长
深深地爱过
骨头和肉分离的那些纹路

毒品

当我在新英格兰的夏天
清晨醒来。回忆那个姑娘
她的两只乳房在我梦中
我双手仍旧残留
抓住地铁车厢里圆型把手的感觉
我不动。生命在前进
她的两只眼睛使我想起猫头鹰
我的爱在黑夜里
在荒草丛生的田野潜行
猫头鹰无声俯冲
她的嘴含着我的舌头
两只长着绒毛的长腿
夹住我的瞬间的爱
无限恐怖的喊叫

这是我每天吮吸的毒品
我爱一个女人
她的四肢白晰
她优美、文雅
她的手指轻轻
摩擦我的皮肤
爱情最坚定时
恶梦呈现
回忆左右抽打我的脸
把我推向七个方向
拼在一起。我在
不间段的暴力的梦中
在汗水涔涔的床上
爱着。爱着,干着使心灵愉悦
肉体疲倦、困惑的苦活儿
爱着,发现自己上了瘾

这是新英格兰的夏天
暴力、爱、恐怖。我张开嘴
习惯舔食语言的舌头
舔食小小的乳房
毒品和诗歌搀和
流动、沸腾在我的身体
七个灵性的部位
我向前进。生命不移动
我爱那个女人。她优美、文雅
教导我放弃诗歌
在她的美丽的肉中
在我的疲惫和迷失里
在绝望的孤独和她
充满恐惧和神经质的爱中
看清,骤然明白
我–和我深深瘾上的
各是什么东西

她的帽子

纯羊毛、宽边的
节日里降价的帽子,
黑色,与那顶棕色的。

崇拜表演的人民,
物品改变我们的品格。
自由地消费,

在消费中受到赞美
认定一生的价值,
这是我在民主的国家学到的。

在那些小标笺上
印着,“最好的质量”,
产地:当然是美利坚

共和国。乌黑、柔软的羊毛
精确地体现活的价值,
暗喻:自由。然后

是那些标笺上的小字:
比较价格:昂贵的
一划再划。那些

用来调整价格的更小的胶纸条,
很象地球仪上,那些
颜色不同的国家,当然

是不民主的、需要调整的国家,
最昂贵的、最高价格
肯定是我的祖国。

我看着我的女友
轮换着将二顶帽子
戴在头上。金黄的头发消失了,

她瞬间成为另一个人。
一个迷人的表演者
消费的美。在长镜子中

优雅、自然、舒适地
体现着美国的精神。
恰当的物品美化我们的性格

在一块好土地上,
一块出生时,消费者
互相嫌恶和赞扬的土地。

希丽娅

看见你,长着豹眼羊身的孩子
在夏天切开的宝石中间
笑着。身子前倾
正午的茸茸绿草里
藏着二只正欲蹦起的蚂蚱
夏天这样扁圆地
展开。一个女孩子
用兽眼看成年人的世界
淤的世界,就象一滴
顺风的羊泪。我的
希丽娅,念你的名字
我感到罪孽深重
感到爱,纯粹的爱
凉凉的,逼迫我
嘲笑我。因为
我几乎神经错乱
凭着记忆歌唱
凭着记忆,鉴赏美
想到你,想想
你小小的年纪
为我几近四十的岁数
仍旧苦苦写诗
为了一个字,掉一撮头发
一个句子,使我暗中流泪
心情沮丧。想想
就感到羞愧
而你就是:那个
我苦苦挣扎想写出的

一个豹眼羊身的孩子
在九三年的夏季,象鹿
惊慌地跑过。到处
都是凶杀的新闻
到处是性。诗人
耻于告诉别人,他写诗
麦克•杰克逊被丑闻威胁
他是我喜欢的摇滚歌手
我说的是心灵
我在心情沮丧的夜晚
想到心灵。因为夏天
正在缓缓地合上
他的宝石。唉,希丽娅

在你停止思想、恐惧时
脸象一张被烤过的皮
向内卷着。这会儿时间
象一群老鼠从顶层的横木上跑过
你听见那种小心翼翼
快速的声音。你的脸
寂静中衰老。你感到身体里
一些东西小心翼翼
快速地跑过
感觉犹如,兽皮
在火焰之中慢慢向里卷
把光和事物的弯曲
带走。我在四周的黑暗
肉体的宁静中看见人类的脸
在100年之内向外翻卷
象树皮从树干剥落
由于干燥和树汁的火焰
人类的脸在曲折和迷惘中
与生物的精神剥离
暴力创造生存的寂静
寂静中心一层层弯卷着的
恐怖。一些东西快速
小心翼翼地从人类的记忆中跑过
带着火焰燃烧的灼热
事物消逝的哀婉的情绪

这是当你停止思考、恐惧时
感到的。清晨
你正躺在床上。阳光一点一点
向床头移动。房间越来越亮
你听见事物不可逆转地弯曲时
的叫嚷

:雪迪,原名李冰,生于北京。出版中文诗集【梦呓】、【颤栗】、【徒步旅行者:1986-2004】;着有诗歌评论集【骰子滚动:中国大陆当代诗歌分析与批评】。1990年1月应美国布朗大学邀请,前往该大学任驻校作家、访问学者;现在布朗大学工作。出版中、英文双语诗集【音湖】、【地带】和【另一种温情】,出版英文诗集 【普通的一天】、【心灵、土地】、【宽恕】、【碎镜里的猫眼】、【情景】和【火焰】。

作品被译成英文、德文、法文、日文、荷兰文、西班牙文、意大利文等。 

荣获美国赫尔曼•哈米特奖 Hellman-Hammett Grants;荣获 Artemis A. Joukowsky 奖, Brown University,RI;荣获 International Academy for Scholarship and the Arts 奖,Bard College, NY;荣获 Djerassi, The Spirit & The Letter,Headlands Center for the Arts,Buffalo National River,Isle Royale National Park,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The MacDowell Colony,Art / Omi International Artists’ Colony,Blue Mountain Center,Yaddo,The Hermitage,The Hall Farm Center for Arts and Education 和 Lannan Foundation Residency 等艺术创作奖。

在美国东、西海岸举办过上百次的个人诗歌朗诵、讲演;被邀请参加 1999 年爱尔兰国际诗歌节;1993、1997、2001、2006 年夏天,四次被邀请参加世界学者、运动员代表大会 World Scholar Athlete Games, University of RI。

阅读次数:60,07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