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晴朗:成为诗人

Share on Google+

【2015青委征文二等奖作品】

◎天晴朗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讲我的出生,老子死的时候,我妈跟一个流氓私奔了。

那时候,我爱上了写诗,在孤儿院里,我充满了诗情画意。

遇到何红是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她让我知道了一个女人是可以像男人一样写诗的。

何红说:女人不骚,写出来的诗都是给牛看的,何红又说:女人不色,写出来的诗都是读给女人听的。

你坏的时候,嘴巴都是甜的,星星住在你眼里,我躲在你的鼻屎里。

这是她写给我的诗,也是唯一一首。

她说这首诗象征着友谊,要我好好保管。我问她,为什么说这首诗象征友谊,我躲在你的鼻屎里被你弹飞吗?

她这样解释说,我第一次遇到你是在孤儿院门口,那时我正在找衣服的纽扣,你突然出现在门口,挖鼻屎,然后,又故意弹向我。

你凭什么说我是故意的,是你蹲下来我没有看到。

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你得意的表情。你的表情欺骗不了我。

听着何红的话,我内心世界惊奇无比。

那天,她又说,以后你每天都要在门口,等我找你,我要你每天写一首诗给我。作为补偿。

我不会写诗,而且,我从来没有跟女孩子说过话。

你必须要写,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到了诗,诗人是不需要说话的,我可以教你。

那年我十三岁,莫名其妙的爱上了写诗,何红那年已经十六岁了。

我拿着自己写的第一首诗,在孤儿院门口等何红的时候,不知为何非常的紧张。

当我看到何红,慢慢的向我走来,手心已经捏出汗了。

给你,我把手中湿了的纸拿给她。

怎么都是水,今天没有下雨啊。她说。

你先看看吧,我写的不怎么好。如果你觉得不行,以后就不写了。

她认真的看了下,然后沉默了几秒。

啊呀,真是天才。她突然一阵惊呼。

我被吓了一跳。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说,我心里带着惊喜和激动的问。

我可以念出来吗?

当然可以,不过不要对着我念。

不对着你念,对着谁念,诗人。

她突然叫我诗人,我又莫名的害臊起来。

她慢慢的念了起来。

其实,

我一点也不想讲我的出生,

老子死的时候,

我妈跟一个流氓私奔了。

写的太好了,太罗曼蒂克了,太有想法了,太美了。游子,你写的真好。

请你不要再说了,我不需要这样的赞美。

她看到我表情气愤,眼睛泛红,突然不说话了。

游子,你有梦想吗?在我们尴尬的时候她突然冒出这样的话,让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

那你有什么梦想,我反问。

我没有梦想,我害怕有梦想,如果,我一旦爱上某人那就是我的梦想,我会不顾一切的爱,如果,我狠上某人,我也会不顾一切的狠,梦想对我来说就是不顾一切,所以我害怕。

她说的话,在我这个年龄层次是无法理解的,但是在很多年后,我似乎有所理解,而我却再也看不到她了。

我们总是一次又一次的错过,

世界错过一次又一次的我们。

这是,我写给她十八岁时的成年诗。

有一天她突然跟我说,你知道男人跟女人在一起时,除了牵手,拥抱,亲嘴,还能干嘛吗?

还能一起写诗。我说。

唉,所以你才是一个诗人,内心永远纯洁的人,写的诗,永远都是最美的。

那还有什么,我问。

还有,上床啊。笨蛋。

还有,上床啊。笨蛋。我脑子一直重复她说的话。

我不懂,我认为,能在一起时,就在一起才是最好的,不要做其他事情,就是在一起,直到死亡。

哈哈,你说的太搞笑了,你总会懂的。她这样告诉我。

游子,我听孤儿院的阿姨说你要被一个退休的教授给领养了。这是真的吗?

可能是真的吧,其实我的内心很害怕,离开这里,我将无事可做,我习惯了成为一个孤儿,我习惯了作为一个孤儿的生活。

你可以上学,你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到时候我可要找到你,要你给我签名,你可不要假装不认识我。

何红,我以后还能找到你吗?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我最害怕的还是找不到你,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这句话我还是没有说出来。

夏天,我离开了孤儿院,离开了何红,不,应该说是何红离开了我,我从来都不知道她住在哪里,只是每天傍晚,站在孤儿院门口等她来找我,每次晚霞把她的影子拉的很长的时候,她就站到了我的面前对我说:今天写了什么诗啊!

我靠着自己的努力,终于在一家国内比较出名的公司混到了一个小领导。

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吃饭,下班,洗澡,睡觉。

而且,我还学会了一个很严重的坏习惯,手淫。

我的身边不缺女人,不干净的女人,干净的女人,都愿意投入我的怀抱,可是,我就是喜欢靠自己解决生理需求。

多年的坏习惯,把我的精神搞的越来越疲惫,忘记的事情越来越多,生活质量在不断的下降,可我还是乐此不疲。

再次遇到何红,我没有很大的震惊。她是另一家合作公司的代表,来我的公司谈判。

当谈判快要结束的时候,她突然对我悄悄的说,你还有写诗吗?

她的眼神还是没有变,还是那样的热情,让我无法面对她。

没有了,等下有空吃个饭吧,好久不见了。

她只是点了下头就不再说话了。

我拿着咖啡,对她说,来干一杯,为了合作愉快。

她浅浅的笑了下,我以为你要说,来干杯,为了诗。

何红,我已经不写诗了。海子已经死了,我的诗歌也已经死了。诗人,能喝的起咖啡吗?

你变了,游子。

你以前经常说,诗歌给你激情,给你翅膀,给你在海底呼吸的力量。都忘记了吗?

我告诉你,何红,我这辈子最不想看到人就是你,是你把我变成这样,是你。我狠你,不顾一切的狠你。你他妈为什么总是像影子一样的躲在我的梦里。说完后,我发现何红已经哭了。

回到空荡的房间里,我的脑子里都是她现在的模样,该死的女人。

是我看错你了,我以为你会成为让人尊重的诗人,到时候我就可以找到你了。她的话一直在我耳边重复。

诗人,诗人,这么多年,我为了这个所谓的称呼,被多少人嘲笑,被多少人欺负。

何红,你为什么偏偏又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一九八九年,我靠着养父的关系进了市里最好的高中。

那时候北岛还不是流亡诗人,他是一个英雄。我还写诗,梦想着能跟他比肩。

一九八九年,是充满理想的年代,那时候在天安门摆地摊,在天安门静坐看书,都是无比的正常。

我们朝气蓬勃,嘴里喊着这是一片幸福的土地的口号。

那一年,我的一首关于自由的诗被印在了校刊上。

自由

脱掉衣服,

脱掉裤子,

脱掉皮肤,

穿上自然,披上天空,

战斗,口腔射出子弹,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的。

海子,死于那年春天,我看到报纸上说著名诗人海子,卧轨自杀时,心里真的是一阵说不出的难受。可我还是由衷的喜欢他,一个人死了,他的诗却还是永远的充满生命力。

十一

我被关进了监狱,里面都是一群理想主义者。

我的罪名是因为写了很多不该写的诗,在特殊的年代,特殊的时期。

其实,我一点也不害怕,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英雄,问心无愧。

而我那时候心里最想的还是何红,你看到了吗?那场哄哄烈烈的运动,你也在其中吗?

五年,他们把我的青春关进了牢笼里,而当我听到北岛已经被冠以流亡诗人的时候心中更是多了一份敬佩。

人可以被杀死,思想不会被杀死,诗就是我的思想。

在监狱里我又成了一个孤儿。而我更加疯狂的开始专注诗歌。

我忘不了她,忘不了那个教我写诗的女孩,那个理想年代里,唯有理想才能与那个世界沟通。

十二

何红带着失望离开了咖啡店,她以为这几年的期待,会因为见到游子而都得到成全。

可惜,一切都变了。

她从游子的表情里看出来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他了,不顾一切的狠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是扭曲的,眼神里都是愤怒。

何红使劲按住发疼的头,不想再让自己想任何事情。但是,她的脑海里又浮现起了过去的事情。

十三

再去找游子的时候,已经被老教授接走了,太突然了,何红有点失落,手里拿着写给游子的诗,今天本来想把这首诗送给他,作为分别前的礼物。

不是再见你

不是再见你,

秋风去,春又起,

不是再看你,

花开一半,叶落长安,

不是在想你

晚风在远,让我靠近你。

祝福:你能成为自己。

游子在也看不到这首诗了,当时的何红想。带着失落,何红回到了家里。

其实,她一点也不想回家,继父总会以要检查何红的作业而去接近她,她害怕,非常的害怕。

记得有一次,继父的手伸进了她的下面,强烈的刺激让何红叫了起来,幸好当时何红的妈妈在家里,听到声音就过来了。当时那个猥琐的男人只是解释说刚刚有老鼠爬出来,吓着她了,而何红确实已经被吓的不敢说话了。

何红是有男朋友的,当她那次问游子,男人跟女人在一起时能做什么时,前几天已经跟那个男孩发生了关系。

十四

那时候,游子已经被释放了,在社会游荡了一个月,他想在诗刊社工作,但是,哪里的招聘人员说游子的记录不好,不能录用,游子拿出自己写的一堆诗稿,对那个人说,看看,看看这都是我写的诗,我绝对能让你们的诗刊出名。

那个人,只是眇了一眼,说,去去,自己这么厉害就去投稿,自己去出名多好。我很忙,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我会让你们后悔的,那时候的游子还是那么的自信。然后,他就离开了。

回到破旧不堪的出租屋里,游子已经累的不行了。已经一个月没有写诗了,游子想写点什么,可他却一点灵感也没有。

他又开始想何红了,从床铺下面拿出何红写的诗,纸张已经泛黄了。

这时,他突然把手伸进了下面了,脑子里都是何红的模样,不,不,不能这样,游子,你不能这样,似乎有声音在提醒他。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欲望膨胀到了极限,终于爆发了出来。

游子,觉得很舒服,可是一种罪恶感也慢慢的像虫子一样爬在了心上。

我还可以成为诗人吗?

十五

爱情,是不是就是要两个人在一起,就要发生性关系。

那是爱情吗?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一辈子都没有发生性关系可能吗?

何红一直想着这个简单的问题,她想不透自己才跟黄绮一起一个月就把自己交给他了。

那天晚上,黄绮对何红说,我觉得我们的关系一直这样不好。

何红有点吃惊的说,有什么不好,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吗?

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一直都是一种状态,我觉得我们可以改变下。

你想改变什么,你要怎么改变,本来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何红,你更本不了解男人,我也是男人,动物都是有欲望的,何况作为高级动物的我们。

我明白了,你就是想让我跟你上床嘛,说这么多大道理,是要给那个开个证明还是什么?

何红的话就像斧头一样劈开了黄绮的欲望火山。

那晚他们就这样发生了第一次。

何红,除了痛,其他一点感觉也没有,只是觉得自己不这么做,好像证明不了自己对黄绮的爱。

十六

我知道很多故事其实开始,都是注定的,游子手淫的习惯,一直从那时候起就没有改变过。他一直试图忘记何红,可是何红就像影子一样跟着他,每次游子高潮的时候都会喊着何红的名字。

十七

喂,你是?

我握着手中的电话问。

游子是你吗?

我是何红,

我想见你。

何红,

我现在有事情,不方便见你。

我还没有想明白我的号码何红是怎么知道的,就急于想找个借口结束对话。

游子,我想送你一样东西。

你过来拿走就可以。

我沉默了。

何红说了一个地址。离我住的地方大约一半小时。

再见。

何红说

再见

我说

十八

当我去了何红的地方,却发现何红不在,是一个小女孩开的门。

我问她,请问何红在这里吗?

那个小女孩没有说话,而是把一本破旧不堪的笔记本拿给了我。

我翻开笔记本,突然觉得胸口一热,眼睛里已经开始有了热泪。

我哽咽着问那个小女孩,你妈妈现在在哪里?

她还是不说话。只是用笔写了120三个数字。

我突然明白了,她是个哑巴。

何红,何红,我脑子里都是她。

我飞奔去了医院。

十九

笔记本里的一张纸

游子:

你看到这个笔记本的时候,应该看到我的女儿了吧,她是不是很可爱,可是她是个哑巴,我跟一个连我自己都记不住的男人生的。

我这几年过的很害怕,不断的换着男人,但是自己每次看到你写的诗,我总是又有一股力量,我一直期待着你。

我尝试过要过正常的生活,可是我不能了,我的初夜莫名其妙的给了初恋,其实现在想想自己一点也没有爱他,后来,我的继父终于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强暴了我。

我开始自暴自弃,践踏着自己的身体,游子,我问过你,男人跟女人在一起除了拥抱,亲嘴还能干嘛?

现在想起你的回答,原来那时候的你已经理解到孤独的意义了。

也难怪,你本来就是个孤儿。

游子,我得了子宫癌,我只想拜托你一件事情,好好照顾我的女儿。

我从来没有说爱过什么人,但我还是想对你说,我爱上了那个写诗的你。

二十

那本笔记本里,夹着我那两年写给何红所有诗。

我把它烧在了她的坟前。

二十一

我又开始写诗了。

每年都会在何红生日的那天,带着女儿,去烧

我每年写的全部诗给她。

(完)

阅读次数:72,8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