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振魂曲(长诗)

Share on Google+

振魂曲[1](长诗)

◎ 黄粱

恒河有沙恒河无沙
宇宙有沙数恒河沙数有无
人间有沙数恒河之沙的罪与道德
爱蕴藏在何方?

恒河有沙恒河无沙
宇宙有沙数恒河沙数有无
人间有沙数恒河之沙的和平与战争
公义几时伸张?

现实的大象梦境的大象
田园的大象云端的大象
一齐践踏心灵的殿堂
一齐踩坏黎明的秧苗

如何举起大象这枝香?
如何敬诵大象香赞?
悲伤啊悲伤请你缩小!
愿力啊愿力请你放大!

杨荣丧妻桃花过渡[2]
哀乐轮转秋复春
清明苦艾草中秋桂花香
明月当空谁人无心肠?

一枝草上一点露
一杆秤仔走遍天下公道路
行路难路难行
敞开心门放眼四方

缅怀故去的亲人
庆祝新生命降临
点燃一根一根宁静的白蜡烛
婴儿绽放天阔笑颜

从墓地的漫步中巡礼历史
死神褴褛亡灵雀跃重生
记忆的种曲酿造醲郁的芬芳
每一个肉身的酒杯都得到慰劳

军国狂犬[3]日积月累的铁蹄蹂躏
流氓猪仔过境式的蝗灾洗劫
买办官僚光天化日下利益交换
威胁利诱之网罟闪现特务的眼睛

百年大雪掩埋了几许黑发?
百年荒原考掘出几根白骨?
锻烧仁人义士的时代可曾渺远?
铸造腥风血雨的集团方将来临?

镜中碎片总是无赖而苍凉
镜子自身却依旧完整
见证者的星光从未来返照此刻
失忆者的过去又被重新唤醒

苦难的岛屿植物丰茂
台湾桫椤铁炮百合三醉芙蓉蝴蝶兰
甜美的岛屿胸怀异端的占领者
西班牙总督荷兰新教徒明朝爱国者清朝水师

番薯脚步要如何装上芋头[4]表情?
赌债押给大和民族逃难移作安乐窝
芋头心情里可有番薯的甘苦?
今天一国两区[5]明天统一共和

国家暴力导演两岸的太虚幻境
黄金药汤里人骨碎片沉浮
全民族利益?为人民服务?
革命反革命垄断了普世价值

仰观流云天上飞翔的马鞍
俯瞰江河水底疾行的车轮
意识形态宰制一切的超阶级怪兽[6]
敢问是理想主义者精神的寄托?

台湾水牛温厚而刻苦
田野的白鹭鸶自在雅致
岂能哭腔配米粥一日三顿
也毋需夜猿披衣假装做人

听祖母绘声绘影日本警察的武士刀
父亲畏畏缩缩地讲起白色恐怖
“台湾文化协会”[7]雷震《自由中国》[8]
党外美丽岛事件[9]野百合学生运动[10]

乐生疗养院[11]的病患一生受尽歧视
弱势者家园毁坏的泣声余音断肠
分辨善恶的无花果恒常飘零
残伤的子宫啊!孕生的愿望长久落空

口沫横飞的单脚学派痼疾严重
翘首西望的暗地相思沉痾难疗
满山滥垦冲煞崩落的土石
遍野荒田犹如败家子

斗争菌还在超级米糕里发酵
安逸草随风飘摇着海上碗粿
国境边陲究竟定位在哪里?
人的边陲千万年来也只是良知

良知到底有几两重?
白衬衫浸红了青年鲜血!
染患梅毒的私娼恶臭的脓疮!
夜半惊醒时良知这个小孩会夺狱而逃吗?

为雏妓擦洗阶级溃烂的郭琇琮[12]被枪毙
杨逵从心坎发出〈和平宣言〉[13]坐监十二年
简吉[14]在农村散播“反压迫”的历史种籽
赖和[15]写“牛马生涯三百年”拈出悲悯精神

台湾百合纯洁的裸肩
石榴花开少女赧颜
自由长着一张谁也不认识的脸
微笑从远方归来踏进家门

先人历尽艰难的开荒拓土
稻穗尖尖上满盈希望的露珠
朴实生活深耕勤读
诚心即是芳草地触手成春

亚细亚的孤儿亚细亚的方舟
你何时能获得一个完整的人格?
身体记忆还是他者的书写
谁能脱离现场?戏剧何尝落幕?

谁来测量苦海的深浅?
开放吧!诡谲奇幻的地狱之华
快快觉醒!历史的脚踪
从时代的沼泽救拔怯懦的灵魂

恒河有沙恒河无沙
宇宙有沙数恒河沙数有无
人间有沙数恒河之沙的慈悲与智慧
爱诞生在每一个意念之中!

恒河有沙恒河无沙
宇宙有沙数恒河沙数有无
人间有沙数恒河之沙的欢乐与悲苦
阳光无私共荣群生!

东方的大象西方的大象
传统的大象现代的大象
一齐膜拜丰饶的土地
一齐呵护圣洁的种籽

悲伤啊悲伤请你缩小!
愿力啊愿力请你放大!
平安喜悦常在勇气奉献常在
福尔摩沙福尔摩沙宁馨的家园

后记

祖先的生活图景什么样相?
时代环境如何塑造了我们的性格?
福尔摩沙在哪里?寻找一个连结点
百年来狼群环伺的动乱影像

流离的岛屿
遥望大时代的氛围与人民容貌
死亡是难以观摩的内脏,只能触及痛苦发丝
生命之恸族群之恸家园之恸

磨损的词坎坷言说
哀苦透不出,悲愤钻不进
刀锋游走切碎了语词

身体的明镜承接历史剧痛的波动
再折射到文字之海里
但愿诗,能在惊涛骇浪中净化情感

悲剧即拯救
懂得怜悯与敬畏,拯救方纔可能
但是谁来救济?
悲剧是两造共同的命运,拯救也是双向任务

二二八[16]是台湾的伟大资产
是生存在台湾的民众全体的历史记忆
不能自觉地反思灵魂形象
无法获得属于自己的忏悔知识
生命之光永不降临,罪将永存

台湾意识的基础立于历史意识的澄清
没有与过去的连结
第三度被殖民[17]的火苗默默在身体里滋长

如果,人民的成长经历即国家诞生的经历
旧惯脱胎换骨
山川草木点滴悔悟

新台湾人的主体意识与国家认同
终有一天,会如同钢铁般铸造出来
匹配顶天立地的新台湾

面临试炼之刭
迎向刀刃的心
哀歌,在价值审判的烈焰之中展翅飞升

[1] 本诗为黄粱的二二八叙事史诗《小叙述》选章,全诗1200多行,附音标对照与历史批注,借助众多历史文件、事件研究论述与庶民口述历史资料,以台湾语、客语、华语交叉书写,试图以受难者的语调与当事人的观点,重返“二二八事件”历史现场,追索悲剧的本质为福尔摩沙招魂。唐山出版社,2013年出版。本作品也编入黄粱诗集《小叙述:黄粱歌诗》,即将由唐山出版社出版。

[2] 〈杨荣丧妻〉(杨荣死某),恒春民谣五孔小调中一曲,描述杨荣丧妻之后对妻子的思念之情,歌词从“正月啊哪算啊来喔桃花啊开喔”开始唱到十二月为止,曲调悲凉凄怆。

〈桃花过渡〉,民谣,源自歌仔戏车鼓调,歌曲依一年十二个月各种节气或节庆填写歌词,讲述桃花姐与撑渡伯两人唱歌互褒的情节,充满男女调情对唱的欢乐气氛。

[3] 军国狂犬、流氓猪仔,当时民间称呼陈仪为“猪标”“猪倌”,并将日本帝国与国民政府的治台更替形容为狗去猪来,意思隐含:狗还会看门,猪却只会吃。

[4] 番薯、芋头,本省人与外省人的俗称,中华民国接收台湾之后产生群群差异性的分化,尤其二二八事件的冲击与之后的白恐怖统治使分化更形剧烈,因而产生的标签式称呼。二战时期与战后台湾米粮供应吃紧,一般民众只能以番薯签煮稀粥果腹,习以番薯自称;芋头与番薯形状接近但有颜色差异,遂以老芋仔(芋头)指涉由大陆迁居台湾的外省老兵。

[5] 一国两区,继一国两制之后产生的新名词,语意不详,有人遂讥讽中华民国总统为台湾区区长。

[6] 超阶级怪兽,此地是指既非无产阶级领导的政府,也非社会主义福利国家,推行共产党一党专政极权统治的国家机器。

[7] 台湾文化协会,1921年10月创立,由林献堂、蒋渭水号召组织。推行讲习会、讲演会、文化剧运动,以《台湾民报》作为宣传工具,并在全台各地成立读报社,推展台湾民众的文化启蒙,以之抗拒日本的殖民统治。1927年1月协会分裂,右派退出另组“台湾民众党”。

[8] 雷震《自由中国》,1949年11月《自由中国》在台北创刊,发行人胡适,负责人雷震。1954年底《自由中国》刊登〈抢救教育危机〉,雷震被注销国民党籍。1960年雷震与在野人士联署反对蒋介石三连任总统。5月18日非国民党籍人士聚会,主张成立新党,实现民主,随即筹组中国民主党。9月4日被逮捕,以“包庇匪谍、煽动叛乱”的罪名判处十年徒刑。

[9] 美丽岛事件,1979年12月10日以“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核心的党外人士,组织群众在高雄抗议游行,诉求民主与自由,遭军警全面镇压。此为台湾自二二八事件后规模最大的一场官民冲突,重要党外人士遭到徒刑论处。事件对台湾之后的政局发展有着重要影响。

[10] 野百合学生运动,1990年3月,六千名各地大学生,集结中正纪念堂广场静坐抗议,提出“解散国民大会”、“废除临时条款”、“召开国是会议”、“政经改革时间表”四大诉求。1991年李登辉总统废除《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结束“万年国会”,台湾民主化进入新阶段。

[11] 位于新庄的痲疯病患疗养院,地方政府借口都市开发兴建捷运站机场,强迫拆迁。

[12] 郭琇琮,光复后曾任卫生局防疫科长,台大医学系法医学助教,富有人道精神,关心社会问题,常在报纸上撰写文章。在太平町义诊时,发现江山楼很多患梅毒的年轻女孩,郭琇琮亲自帮她们擦洗身上脓疮,掏腰包给她们打针吃药。二二八事件时郭琇琮任学生队副总指挥,后被吸收为共产党员,曾经领导太平山游击基地。1950年5月在嘉义被捕,11月枪决。行刑前郭琇琮要求狱友刘明给他一件白衬衫,准备穿上刑场,让白上衣整件染红。

[13] 杨逵〈和平宣言〉,1949年1月书写,有五大诉求:第一,请社会各界协力消灭独立以及托管的一切企图,避免类似二二八事件重演;第二,请政府从速准备还政于民,确切保障人民的言论、集会、结社出版、思想、信仰的自由;第三,请政府释放一切政治犯,停止政治性的捕人,保证各党派依政党政治的常轨公开活动,共谋和平建设;第四,增加生产,合理分配,打破经济上不平等的畸型现象;第五,遵照国父遗教,由下而上实施地方自治。

[14] 简吉,曾任教职,1926年与赵港、杨逵等创立“台湾农民组合”,为日治时期组织最庞大的农民运动团体,经常协助农民争取自身权益。1928年6月简吉与谢雪红结识,8月台湾农民组合通过支持台湾共产党的决议。简吉以蔗农、竹林、日本退职官员侵占土地等问题,在农村进行群众教育。1929年2月被捕判刑4个月,1931年再度被捕判刑10年。二二八事件时,简吉与张志忠在嘉义组织台湾自治联军,1950年4月被捕,来年3月枪决。

[15] 赖和,医师,诗人小说家,关心社会议题富人道精神,台湾新文学之父,语出赖和汉诗。

[16] 二二八事件,导因于1947年2月27日的缉烟事件,蒋介石指令部队抵台镇压。3月8日军队开抵基隆随即展开盲目屠杀,3月21日全省清乡,5月16日清乡结束。“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小组”陈宽政研究员,依人口学与统计学推估:死亡18000-28000人。

[17] 第一度殖民为长达50年的日本据台时期,第二度殖民为两蒋以长达38年的戒严与白色恐怖为手段的威权统治时期。

《自由写作》第95期【封面人物】

阅读次数:1,63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