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依群:搭伙——取材哈金短篇小说《临时爱情》(电影剧本·上)

Share on Google+

◎王依群

1 厨房

艾琳动手做了四菜一汤:油豆腐塞肉、咸蛋肉饼子、苦瓜条拌素鸡片、红烧牛腱、丝瓜蛋汤。塞肉的时候,脖颈夹着无绳电话跟上海老公小丁讲闲话,大意是带哪些必需品来纽约;拌苦瓜的时候跟纽约男友鲍打电话,提醒他下工早回家,不要再顺道谁家去吃老酒。

这顿散伙饭,六年前头一次见到鲍就想过了。

艾琳请假早回家,两个半钟点后像模像样摆好一桌菜。

2 日落街

街道是坡,两旁各一排联体两层红砖房,维多利亚式。

屋前有一颗大樱花树。树枝都攀俯到窗口了。细雨。雨打在屋檐落水管上哒哒响。

鲍路边停好车,冒雨奔到门口。

3 客厅

艾琳在看中文电视新闻,社区侨领参加各类乡亲活动。

她正给自己的一只脚底心按摩。鲍开门进来,有点惊讶。

“嗯,香呃。”他说。

艾琳起身去洗手。“我今天回来早。”

鲍是北方人,艾琳是上海人,五年多同居生活,互相迁就,鲍基本听得懂也会说点

上海话;而艾琳在家,则坚持说普通话。

鲍凑到饭桌看看:“今天啥情况?”

“我想咱们应该庆祝庆祝。”

“庆祝?认得六年了?”鲍笑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可以这样讲,不过也是庆祝咱们分手。罩衫脱了,坐下来吃饭。”

鲍脱掉上衣,一屁股做到凳子上,拿起筷子。

“告诉你,这件事我不会考虑。”他说。

“开玩笑,小丁马上过来了,我要搬出去住。要是让他晓得,麻烦大了。”

鲍叹口气,嚼着一只油豆腐,一点滋味都没有了。

他没见过小丁,可是艾琳有意无意常讲起,久而久之鲍好像认得小丁好多年。

“等他住下来,我可以跟他谈谈。”他说。

“你有毛病啊?别刺激他好伐?他练过功夫,会打伤你。”

“又哪能呢?如果你决心跟他离婚,他不好不同意,这是美国哎。”

“我为啥要这样做?搬进来之前,咱们约法三章讲得清爽,你老婆我老公只要一

方过来,阿拉就散伙。“

“现在情况变了。我喜欢你。你知道。”

“好聚好散,来,干杯,为我们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

艾琳举杯,但鲍碰都没碰自己的杯子。面色难看。

有点尴尬,艾琳放下酒杯。很长时间尴尬。

鲍匆匆吃掉碗里的饭,站起来说:“谢谢这顿令人难忘的晚餐。”听上去像念课本。

鲍回卧房,脚踩在地板上咚咚响。

4 卧室(闪回)

幽暗中,艾琳平躺在床上,鲍跪着舔她。

艾琳痒痒的,喊吃不消吃不消了。

鲍爬上床,鼻子顶着鼻子,要她叫自己“老公”。

“老公老公”她不能自持。

鲍气喘吁吁。

5 卧室

“狗屁,这算啥理由?”客厅里鲍的一句骂,把艾琳惊醒了。

刚刚那段似梦非梦叫她心慌意乱。

听出来鲍在客厅讲电话。通常谁有国际长途,一方不是客厅就是卧房自觉闪开,都五

年多搭伙生活,已经习惯给彼此让出方便。

“你叫她摸摸良心说话。”艾琳听出来鲍在跟自己长辈讲话,还是关于和他长春妻子

的家务纠纷;老人希望孙子跟在身边,他老婆想把孩子送去寄宿初中。争论焦点在鲍寄回去的钱倒底够不够。

“钱不是问题。”北方男人永远不差钱。“但总得有个计划,知道来龙去脉。”

艾琳都懒得听,这样的电话每周都会有一次,她熟悉到可以把这些话前后搬搬拿来应对

的地步。好了好了,终于要结束了,再也不会被这种垃圾对话吵醒,心里有点庆幸。她侧过来,想再睡会儿。拧亮台灯,看看时钟。她希望自己的动静可以让厅里听到。

可又怕一旦被他搂进怀里,她就没脑子了,什么愿都会许给他,哪怕根本无法兑现。

6 客厅

昨晚的饭菜一动没动,还在桌上。

炉头上锅子空空如也。

鲍做工去了,往常他一定会准备早饭的。

有点失落。艾琳穿上坡跟鞋,开门出去。

7 凤沙龙

艾琳一整天心不在焉。

竟然跟一个老客人拌起嘴来。

做套手脚,客人只给了三块钱小费。艾琳低低说:真的么?

“啊?”老黑婆尾音撩上去响彻店堂。

艾琳拿起一片纸,“通常”她说,她写下“15% ~ 20%”。

老黑婆又“啊?”

一阵愤怒涌上心头,艾琳忍不住了,“好吧,你随便。”

老板娘在柜台后面轻轻咳几声。

8 客厅

推开门艾琳吃了一惊,鲍在家。

客厅地板上摊开着她的三只大箱子,显然他在翻查里面的东西。

艾琳讥笑说:“看看我是不是偷了你财宝?”

“那倒不是,有点好奇。”鲍笑起来露出牙齿,举起她的单件式泳衣。“从来没见你穿过。”他闻了闻,“可以送给我么?”

“一百万。”她笑出来。

鲍把泳衣扔回箱子,他说:“坐下来,咱俩谈谈。昨晚脑子有点错乱,对不起。”

他一软,艾琳也硬不起来了,坐下来。

她说:“别象个头脑不清醒的小年轻。”

“你知道吗?我觉得我也是你老公。”他神情严肃,嘴唇微颤。

“结婚证呢?”她吃吃笑起来,面孔有点僵。

“那不过是张纸。我喜欢你。我晓得你要什么,晓得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晓得你也喜欢我。”

“我是有夫之妇,要负责。你可以为另一个女人扔掉你老婆儿子么?”

“呃,我说不清。”

“别硬撑了。我们是摆不上台面的,现在改正的机会来了。讲老实话,我欢喜你,

但是,小丁来之前,我一定要跟侬拗断。“

“你说,你还爱他么?”

“这跟爱不爱没关系。我是他老婆。”

“退一步讲,不能不那么绝对么?”

“你啥意思?”

“我说,咱就不能是终身朋友么?”

“要看是怎么样的朋友。”

“我是说,隔三差五见见面。”

“然后上床?”

鲍咧嘴笑了,眼睛里微微放光。“我喜欢你比过喜欢我老婆,但是我不能跟她离婚,因为儿子还在她手里。”

“既然这样我们现在赶紧分手。”她说,“长痛不如短痛,再下去麻烦忒多了。”

“没这么简单,我不会放你走的。”

“笑话,你当你是谁啊?”

“我有嘴巴,可以讲话。”

“侬帮帮忙,不要吓我呃。你威胁我啊?省省来。要是我不答应跟你睡觉,你就告诉小丁我们的事,对吧?”

鲍没回答,一个古怪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他叹了一口气。

艾琳心里不痛快,因为刚才鲍的话,她走回卧室,打电招车电话。他跟进来,按下了电话鉤键。“你知道我永远是你车夫和苦力。”他讪讪说,两眼神色暗淡。

他们一起把她三只大箱子拖到泊在路边的斯巴鲁车上。

9 往雷哥公寓去的路上

鲍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握住艾琳的左手。

艾琳让他去做,她不想再惹毛他,这时候鲍的心肯定象一张绷紧的弓。

艾琳:“这个月我的房钱和电费压在电话机下面。”

鲍侧头看看她。艾琳看向窗外,有点不安。鲍关掉1380收音机频道,车里面就剩下两个人的气息。

“还有十多天,你给多了。”鲍说。

“算我请侬吃趟老酒好了。”

“谢谢侬呃老酒。”

“不客气。”

10 阳边大道

凤沙龙的波多黎各人玛丽亚结婚,请大家欢宴。

在后院搭起的帆布棚子下,各种吃的喝的摊开一桌子,有许多中国客人带来的食品。

大家穿戴美艳,有吃有舞。中国姐妹喜欢两三个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议论新人,议论宾客,议论食物,议论环肥燕瘦。

音乐通过录音机喇叭放出摇摆舞曲。

新娘明显大新郎十个指头岁数,他们频频贴面欢舞,让人拍照,邀人合影。

艾琳看上去有点累,文胸的肩带老是滑到肩头上,要动手往里塞塞。

中国姐妹决定撤了,华人社区离此地还有不近的距离,要倒一次地铁。

天色已晚。一众人站在街边,议论是打车还是去等公交车。

爽气的就伸手拦出租车,大姐大静这时候派用场了,安排谁跟谁坐进去,谁跟谁等候。

上海人安看着艾琳,意思侬哪能不打电话叫男友来接?

艾琳打开手机,有点不情愿拨鲍的号码,电话通了,不接。

再拨一遍,不接。

安问:“鲍困觉啦?”

艾琳:“弗晓得伊。”

安:“伊为啥不接电话?”

艾琳:“弗晓得。”

安:“你们吵架啦?”

艾琳:“呒么。”

安:“野到啥地方去了?”

来了辆出租,她们四个人塞进去,摁开车窗,车一开风吹进来,香氛飘散。

没人讲话,各怀心事。突然,安朝艾琳凑过去。

“你要盯盯牢,这种年纪男呃,总归花嚓嚓。”

艾琳没听进去。

11 地铁站

不晓得谁一声喊:车来了。

这帮花枝招展的熟妇噼里啪啦从楼梯往下奔。

“候着门。候着。”又是谁喊。

第一个冲进车厢的,张臂伸腿候住车门。接着鱼贯而入,接着肆无忌惮地嬉笑气喘。

其他乘客看到这突如其来的热闹场面,面面相觑。

对面对,两排人,自己看看都好笑,

12 法拉盛

大家在罗斯福大道缅街交口各奔东西。艾琳下意识抬手看看手机,没有来电未接显示。

安看着,挥挥手再会。等她们都走远了,艾琳招停一辆出租,她要去雷哥公园,她已经不住法拉盛了。

13 雷哥公寓某室

醒来。她先看到自己十只涂了湖绿指甲油的脚趾。

再看到拉上的麻布窗帘,撑起的折叠型晾衣架上的内裤、文胸和袜子。

艾琳坐起身,新单身生活有点陌生。

她要自己煮饭烧菜,洗洗涮涮,收拾一切。关键是没有了另一个人的气息。

她起床,赤脚走进左面的卫生间,撒尿,刷牙;走出来点煤气烧水,洗脸,抹美容品;

煮咖啡,下水饺;戴文胸,穿长裤,搭配短袖衫;然后喝咖啡,就了不带汤水的水饺。

想整理床铺,但时间不够了,赶紧去门背后抓起皮包,踢上坡跟鞋走人。

14 家具店门口

鲍结了帐走出来,拉上后车箱门,拉开驾驶座门,上车。

与此同时,另一扇门也砰拉开,一个西裔劫匪跟他同时坐进车厢。劫匪右手握枪,黑洞洞抢口指着他。

1380收音频道在讲台湾选举的奇闻轶事。

劫匪哑嗓,说:Stop!

他是乘鲍进店收账,躲在附近候着的。

鲍吓得一脸白飒,不敢反抗,身子僵硬。

“Money!quickly!”

鲍把口袋里刚收的现金统统挖出来给他。

劫匪抓了钱踹开车门,跳下去,往西逃走了。

“Fuck!”鲍站在车门上,对着没了身影的空街喊:“MotherFuck,去死!”

他坐回驾驶座,喘气,拨老板电话。

“老板,我被抢了。”

15 肯尼迪机场一号航站楼到达口

小丁迎着她走过来,大概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目光疲惫。

她上去抱了抱他,亲了一下他的脸颊,但他没有回亲她。

两个人把行李拖出机场,排队等计程车。

“侬胖点了。”她捏了一把他的腰。

“嘿,公共场合。”他让开了。

十一年了,两个人不在一起。小丁两鬓有白发了,虽然只比她大两岁。朝门口走的时候,有电话进来,艾琳看来电显示鲍,摁了挂断键。小丁看看她。

“都请过假了,老板娘记性出毛病了。”她说。

16大道路边

鲍手里握着电话,焦躁不安,没辙。

他挂了排挡,把车开走。

17 计程车在高速公路上

前排印度裔司机被阳光照得皱紧眉头。

他俩握牢手坐在后排。艾琳往上海小丁父母家拨电话。

“爸爸啊,我艾琳,唉,小丁坐在我旁边。”她把手机给小丁。

“哎,到了。蛮顺利,没困着,唉,这里天亮着,下午。”

“你跟他们讲晚上再打过去。”她在旁边插嘴。

“噢。蛮好呃。”他握着手机转头看看她。“没啥变化。”

“他们天还没亮呢。”艾琳要解释一下时差。

“好呃,安排妥了再打过来,好呃。”小丁还给她手机。

“呶,喝橙汁。”艾琳递过来瓶子。

小丁有喝没喝啜一口,没当心汁液从嘴角淌到胸口一滴。

“你看你像小孩一样。”

她赶紧拿手里的纸巾去擦,小丁让她去。

“纽约天一直这么好?”小丁有点兴奋。

印度司机从后视镜看他们一眼。

“昨天还下雨。”

“我福气老好。”

“你还有啥闲话讲?”

18 雷哥公寓某室

当小丁还很有兴致地打量新生活居所的时候,艾琳坐了锅水准备下韭菜猪肉饺子。

饺子是从法拉盛黄金商场楼下铺子买的,口碑很响,12块钱50只速冻。有种说法,男人吃韭菜有壮阳的效果,艾琳也是听安说的。

小丁没带多少日用品,按照她建议,他的一只旅行箱塞满了书,因为书在美国要贵三倍。除了书,还有四条大红鹰香烟。他点上一支,贪婪地吸起来。看他在房间里吞云吐雾,她不习惯,但没制止。初来乍到,她想尽量让他开心点吧。她把半杯凉水兑进滚开的锅里,让饺子馅再煮一煮。盖上锅盖,转过身来,小丁正盯着自己,她笑了。

“总算到纽约了,”她说“吃好饭,你先洗个澡,歇一会儿。肯定有点累了。”

“还好。”他看她一眼,怀疑这张全尺寸的床睡的下两个人么。

“我想你坐了这么长时间飞机。”

“等会儿再讲。”他歪歪脑袋,宽厚的下巴翘向一边,烟从鼻孔里窜出来。

“你要蘸上海辣酱油?”她问。

“这里也有?”

“啥没有?”说完就后悔了,她马上意识到辣酱油鲍那儿有,这里还没来得及买。

但是她要装一装,蹲下来在佐料柜里找,“咦,用光了?”

“算了,弄点醋,就好了。”

“弗要忘记去买。”艾琳装得象提醒自己一样。

小丁一只一只吃得蛮香。到底是手工包的。艾琳看着,他变了一点,胖点了,脸也宽了。

“屋里有酒么?”小丁问。

“没,只有料酒。”

“没办法喝。”

“我去买,走过三个街口有家酒庄。”

“买酒还要去酒庄?不要了,忒麻烦了。我不喜欢洋酒”

“酒庄里有卖花雕,二锅头,还有五粮液。”

一架飞机从头顶飞过,噪音很大,门窗都跟着震动。

他们不响,等静下来,他说:“妈呀,你怎么睡得着?”

“夜里没飞机。”她笑起来。

“这还可以。”

19 家具厂办公室

“我刚刚跟老金商量了,七百块钱,扣你五百,要不别的工人不服气。”

“谢谢老板。不过,应该有个押车的。”

“应该是应该,经济不好没办法。你想怎样?”

“没什么,只是说说。对不起,老板。”

“买个教训,你是第一次,记牢管好车门。”

20 金门超市

一年四季超市广播里放《美酒加咖啡》。小丁推车,艾琳挑挑拣拣。虽然分开十一年,毕竟从前生活底子在,还是一对熟络夫妻。

小丁:“爸爸退休了,出来前关照,乘他们走得动,要来美国玩玩。”

“玩玩当然好”艾琳开玩笑,“有了钱玩啥不可以?”

小丁看一眼走在前头的艾琳。

“你倒没有长白头发。”

“染过了,你没看出来,当中蛮多。”

“你爸爸现在可以动动了,主要吃中药打金针理疗。”小丁转开话题,“你妈妈说起你就会落眼泪,她总担心你吃不习惯。”

“讲过她多少遍了,美国啥没有?她吃得到的我也吃得到。”

“我妈总是怪美国,这张绿派司哪能要等这么多时间?几个孙子等掉了。”

艾琳心绪有点落寞,虽然远隔万里,两家的真实生活忽然又落回心头。

“有失有得,你过来了就是胜利,又要重头来起了。”艾琳讲。

“晓得晓得。我还要读书,阿拉还有老长一段坡要爬。”

结账的时候,收银员认得艾琳,艾琳马上介绍自己的先生小丁,收银员心领神会。

21按摩店

鲍进来,靠窗沙发上坐着三四个熟女。老板娘从柜台后面探出脑袋来招呼。

鲍指了一指坐在一盆假花下面讲话有江浙口音的,她起身勾住鲍胳膊往房里走。过道里隐约有录音机播放的三口百惠歌曲。

小间灯光昏暗,鲍躺下,等眼睛适应过来,女的已经开始解鲍的皮带了。

“哎哎,你就不会假装背上先按几下么?”

“你以为吃大餐,还有头台?”

“这么突然,怎么硬得起来?”

“侬闲话老多。”

“手势轻点。”

“很长时间没碰女人了吧?”

“你手上长脑子啊?”

“脑子里长手好伐。”

“好好,讲不过你。”

“那么你就乖点硬起来。”

鲍看见昏黄光影里女人刘海一撮落下来。

22 雷哥公寓某室

夜里飞机不从头顶飞过了。

小丁坚持要做爱,艾琳讲侬吃力了,明早再做。小丁已经把她的短裤褪到膝盖了,拗不过,艾琳也愿意,就做。可能是箭在弓上太久,欲念成了无限膨胀的气球,都来不及调情,小丁三两下就射了。一片空白。一歇功夫就睡过去。

艾琳却睡不着,听着他打呼噜,虽然声音不大。

她看着黑暗,亲切的气味和动作包围住她,竟然有点陌生了。

23 凤沙龙

艾琳来早了,第一个到。她要打开四把铁锁,戴上手套拉铁链子,卷帘门哧哧嘎嘎卷上去。她进门把灯一只一只打开,店堂里有一股指甲油和脱油水的混合味道。

马路对面法式早餐店,落地窗里有一张熟系的面孔。鲍他隔着玻璃和大马路看着这边。

艾琳去地下室换工装拿工具,等她上来,看见柜台上多了一杯咖啡。她到门口去看,过往行人一个都不认识。她想了想,还是把咖啡倒进池斗,把纸杯“嗵”扔进垃圾筒。

24图书馆三楼

小丁在找雅思复习资料,他不知道选哪一本。图书管理员托尼梁走过来帮他,托尼是菲裔华人,会说普通话。

他熟门熟路地一本一本抽出来,“你会报考哪个专业?”

“工商管理,”小丁说,“当然是我理想。”

“好啊。很好的理想。那么这两本就不合适了。”他放回去两本。

“你有商业教育资历么?”

“你说什么?”

“你受过商业教育么?”

“噢,我是上海财大本科毕业的。”

“哇,很好,你一定可以的。”

“我没那么有信心。”

小丁不知不觉跟了托尼的语气。

“你借完书会去哪?”

“不去哪,回家。”

“单身么?”

“不,我跟老婆住。”

“喔,那好,你去楼下办借书手续就可以了。”

热心的托尼梁拓着肩走了,他穿有条纹的长袖衬衣,鬓角修饰整齐。

25地铁在空中行驶

小丁在中央车站等到下班的艾琳,一起坐地铁回家。

“今早你去啥地方兜过了?”艾琳剥粒口香糖给他。小丁其实不想吃,但是那么多乘客看着,不好薄面子。

“华尔街。”

“我都没正式去过呢。”

“你不喜欢去的。没啥好看。”

“那你去做啥?”

“认认路,说不定哪天去那里上班了呢。”

“口香糖没这么刺激吧?”

“侬啥意思,弗看好我咾?”

“开开玩笑。看到铜牛啦?”

“我不是去看牛,看人,到底华尔街人啥腔调。”

“领带勒紧,肚皮收进,胡子杀青,雪茄呼进。”

“赫赫赫。”

地铁列车开进罗斯福大道站。

26 雷哥公寓某室

艾琳准备晚饭,小丁在看词典。

“我觉得你今年不要这么急去考MBA.”

“我要考。”他坚定的语气让艾琳吃惊。

“为啥?我这个工作只有夏天还可以赚点。哪能这么快赚到学费?”

“你银行里不是还有四万美元么?”

“我跟你讲过,不能动那笔钱。要买一室一厅,那是付首付的钱。”

“买啥房子呢?先立业再置家,侬思路弗对。”

“不能这么急。”

“我一定要拿到MBA.”

“侬哪能介固执?”

“我今年就要试试,是侬欠我的。”

“为啥?”

“你装傻是吧?”小丁脸拉长了,目光炯炯。

“弗晓得侬要讲啥。”艾琳有点紧张。

“你跟一个叫鲍的男人同居。”

艾琳蒙了,心乱跳。他怎么知道的?听鲍讲的?除了他还有谁会出卖她?

“侬哪能晓得?”她话都讲不清爽了。

“有人讲给我听。”

“啥人?”

“这不重要。如果要良心过得去,侬就不会跟人家困觉。”这句话在小丁心里预演过无数遍了,但说出来就是不象自己讲的。

艾琳放下手里的餐具,哭起来,拿窄小的手捂着面孔。

小丁仰靠在单人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支黄铅笔,继续读词典。他只有考过雅思才能进商学院。

她哭得屋里更静了。

过了一会儿。

“我呒么跟人家乱困觉。”她说,“我是小女人,需要一个男人相帮过日子。你也看到生活多少难,一个一个不要命一样,出了房间大家不认得。有阵子我苦闷到极点,快要没理智了。一看见小孩就想去摸摸伊拉,恨不得偷了就跑。我要正常生活,侬弗晓得一天到晚心慌是啥咪道。碰到鲍,他肯帮我,讲好一起搭伙过日子,不讲感情,随时分手。老实讲,要是没有他我大概已经疯忒了,也不可能集起来这点钞票。”

这些在艾琳心里预演过多少遍的告白,真的讲出来,好像说的不是自己。

小丁坐起来,从嘴上拿下铅笔。

“老天在上,这么多年我没有碰过一个女人。你爸爸中风,一连三年我每天夜里陪夜,骑脚踏车顶风冒雪去医院去家里。不管我多苦闷多窝塞,我都得照顾你家里我屋里,一点不敢怠慢,因为晓得侬一介头在这么远的地方吃苦头赚钞票。不要寻借口为自己找理由。我受的罪一点不比你少。”

“只是相帮过日子,安全点、省点,有个照应。”

“那谁相帮我呢?”

“小丁,我没出息,一个人过不下去。”

“就可以当我傻瓜,好象啥事体没发生过?”

“其他真的没啥呃。”

“你们睡在一起吃在一起,算啥呢?”

艾琳呜呜哭出来,眼泪鼻涕一掌心。

“那么夫妻又算啥呢?”小丁脸涨得通红。

桌上的手机设置在静音,有来电,嘟嘟嘟自己在桌面上转圈子。

*

半夜,艾琳困不着,也没把他的手从自己身上挪开。

她回忆起鲍的警告“我有嘴巴,可以讲。”

显然是他出卖了她。这个大混蛋。

27 凤沙龙

早上做过了清洁,等第一个客人进来的空档。

艾琳想好了,有意用店里的座机给鲍打去一只电话,果然接了。听出艾琳声音,鲍电话里吃了一惊,“你在哪儿?”

“我在店里。”

“你哪能,还适应伐?”

“还好。你呢?”艾琳尽量讲的轻松。

“就这样了。每天早上六点半去法拉盛体育中心游泳。”

“这么早游泳,还没醒过来。”

“人少,水清爽。”

“嗯。你看啥时间有空,碰次头。”

“我都有空,”听上去他还蛮高兴。“你讲时间。”

“礼拜一,下午一点钟,玫瑰茶座。”

“好的。”

挂断电话,艾琳有点兴奋。终于抓住他了,看他这次嘴皮子怎么翻。

28 图书馆

小丁在三楼服务台等托尼梁。

托尼轻拍了下小丁的后肩。“哈罗,怎么知道找我?”

“您有空么?我有点事咨询。”

“关于什么?”

“关于报考商学院。”

“这是大事,不是有点。”他有点夸张的手势,“等我十分钟,OK?”

托尼走进办公室以后,小丁在书架间有看没看浏览。

29 玫瑰茶座

鲍提前到了,要了啤酒、果仁、水果盆。

一会儿,艾琳也到了。鲍探出胳膊想拥抱一下艾琳,隔着桌子,她皱起眉头,肩膀轻轻靠了一下他就坐下了。

鲍咧嘴笑笑,嘴唇没血色,双眼发红。“出啥事了?”他问。

“没想到,你这个人这么卑鄙。恶心。”

“你说啥?”他停住嘴里正嚼的果仁,看着她。

“你跟我老公说了啥?!”

“你瞎七搭八!”他的十指在腿上交叉到一起。“不过,知道了蛮好,早晚的事情。你打算哪能?”

“你把跟他讲的说给我听听。”

“我不认得他,我跟谁说?”

“你会打电话发邮件。我晓得你一肚子坏水,没想到你还是个告密叛徒。”

“我靠,你为啥污蔑我?等等,你听好,我跟你老公没一点点瓜葛,不要把脏水泼我身上。我放一句话在这里,是我告的密,我断子绝孙。”他说狠话的时候全身在抖,叹了口气,继续说:“我也走投无路,我不比你好。”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放到桌上。“我老婆要跟我离婚。”

艾琳吃了一惊,想去拿了看看,但忍住没有动。怪不得他明显憔悴许多。

“谁会去说我们俩个的事?”

“咱们不象搭伙夫妻,从来都不躲躲闪闪,只要看不惯你我的人都可能去告密。这个世界从来不少缺德的人。我老婆离婚的理由就讲我有婚外女人。长春那边家里都同情她,她肯定能得到我儿子监护权。”

艾琳知道鲍有多喜欢九岁的儿子,鲍离开的时候他才两岁大。

“你老婆什么时候发现的?”她问,喝了一口鲍刚拧开的啤酒。

“看上去早就知道了。现在想想,为啥她总有各种各样借口不来美国。我弟弟告诉我,她也有个搞装潢的相好,两个人有段日子了。好,那就走着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老公啥时候晓得咱俩的事?”

“他不肯说。他来之前就计划好一步一步怎么走了。”

30 从图书馆到路对面的星巴克

托尼浅浅地搭着小丁的肩,走出图书馆,下台阶,过缅街。

一路上小丁听托尼讲,点头。

“我请您喝咖啡。”小丁说。

“谢谢。我外婆是上海人,我会听但是不会讲。”

“我讲上海话,侬讲普通话好了。”

“算了算了,吃力瑟了。小赤佬。我讲的对吧?”

“对对对。”小丁笑开。

31 玫瑰茶座

“我说吧?你还蒙在鼓里。”鲍抬眼看看艾琳,“别浪费精力财力把他弄出来。到头来一场空。”

“他一门心思要去读书,拿我的存款花光。”

“你还没理由不给,你理亏吃瘪。自以为聪明,你就不听我的。”

“我要保住我的婚姻,你知道吗?”

“省省吧,一场空。头伸进去给他斩,还叫不出来。”

“换了你能吗?你说,你怎么做?”

“我他妈豁出去了,倾家荡产也要得到我儿子。”

艾琳叹口气。

32 星巴克

“纽约的MBA学费贵,外州的好很多。”托尼摸摸小丁的手臂。

“牌子不硬,将来找工作不容易。”

“谁说?路易斯安那州大,堪萨斯商大都很有名。”

“好,我记下来,上网查查。”

“你太太上班供你读书?”

小丁随口一嗯。

“你好福气。你们夫妇很恩爱的。”

小丁抬头矜持了一下。

33 玫瑰茶座

两个人走了,剩下杯碟。

艾琳坐过的这头多些擦嘴的纸巾。

34 雷哥公寓

他们同床。小丁很粗鲁,故意似的。

警用直升机象拖拉机一样飞过上空。

两个人不交流,连点互动的语气都没有。

做完。小丁翻身下来,仰面朝天。

艾琳起身去卫生间,坐在马桶上眼神茫然。

她想,小丁是不是觉得她很肮脏?她想跟他好好交流,讲讲现实,讲讲未来两三年计划,讲讲现在的重中之重。

等她回到床边,小丁已经打呼噜了。她难受,好像自己只是被用过的器具。

她觉得小丁很狡猾,事先计划好了,随时准备给她致命一击。

月光中,她光着上身坐在床边,仿佛自己一下子成了忧郁的老妇人。

35 凤沙龙

心不在焉,艾琳上班就出错。

她给一位客人拔眉毛,一抬手拔掉了眉梢一角表皮。眼睛那块是敏感区,痛自不必说,还小细粒小细粒地渗血。客人是个四十多岁白人,还是熟客,大呼小叫。

她对老板娘喊:“我完全有理由要你理赔,你说怎么办?”

老板娘说:“今天免单,往后这一年统统半价。”

“不用,我只是想确认这是一次失误,我不是要占便宜。”

“没有没有,你是我们的老顾客了,我的朋友。”

“你以为我还会再来吗?”

“为什么不呢,如果是我我会来,因为你们会对我格外殷勤。我不可能去另外一间店重新试过。”

“好吧,如果没有不适,我不会跟你计较。”

“好好。这是两瓶新到的指甲油和一瓶脱卸水。礼物,宝贝。”

客人后来还免费享受了静一小时肩背按摩,当她眉角粘着护创贴唧唧歪歪出门去的时候,艾琳从头凉到脚。她怪自己就那么一瞬间开小差,晚了几秒,手势没有做开。

直到熄灯打烊,老板娘把艾琳叫到地下室,说这个星期工资给你结了,只好委屈你了。

她们轻轻拥抱,拍拍肩背安慰一下,算是告别。

关掉脚池马达,熄灯,拉上卷帘门,下班的姐妹们三三两两出门往地铁站走。这里是曼哈顿上西区,共有公寓楼毗邻错落,晚上看过去就象一块块石碑。

从哈德逊河边刮来的风折过来吹过去,飞起一地纸屑。

36 雷哥公寓某室

小丁有点醉意,开门进来。

艾琳已经困了,但是没有睡着。

小丁到卫生间去洗浴,他在镜子里看看自己面孔,一付新移民腔。

艾琳从床上下来,帮他下碗面。

小丁在热水笼头下淋浴。

面下好了,匍上素菜交头。

他出来,看见艾琳盯着自己,吃一惊。“我吃过了。”他说。

“哪里吃的?还喝酒了?”

“请一个朋友,图书馆里做的,请教他上学的问题。”

“这里交朋友要当心,谁晓得来路,不好的例子多得很。”

小丁根本没想听,他去摁开电视机,FOX晚间新闻。

“我今早被老板辞退了,是我不当心闯了祸。”她慢慢地说。

小丁回头看她一眼,将信将疑的神情。

“明早开始找,试工。有点问题呃,现在不是旺季。”

“你不能打个电话给老板,放句软当?”他头都不回地说。

“这里不是国内,讲好话没用。”

艾琳拿沥水小筐反过来扣住面碗,“你明早微波炉热一热吃。”

“给我点零用钱,请吃饭用光了。”

“抽屉里自己拿。交朋友要当心。”

“啰嗦。你睡吧。”

37 地铁站口

艾琳一边喝咖啡就羊角包,一边买份《世界日报》看指甲店招聘广告。

面前玻璃窗外头,来来往往形色匆匆的各色人等。

她打手机,联系店家,约试工时间。

38 图书馆阅览室

小丁死记硬背,准备考试。

他从包里掏出来一只三角三明治。

楼下是繁忙的缅街,来往着五湖四海的亚洲人。

噪音被玻璃隔在外面,一个真空的绿幽幽的空间,斜对面一个打呵欠的福州老头。

“non-performing assets”他背到N字首。

39 律师办公室

鲍声情并茂地把事件一五一十地告诉代理律师。

律师专心倾听,偶尔笔记。

40大酒楼靠窗

艾琳夫妇,安,还有静一对。

他们来得早,几十张桌子的大厅稀稀拉拉几对人,能听到侍应生走路的踢踏声。

粤式早茶,小推车一小笼一小笼游走身边,看到欢喜的,拦住,抓一笼到台上,侍应在你白卡上戳一戳。菜肴分大中小价值不等。结束一道算账。

“你确定去哪家了?”静问。

“韩国人那家。税交的多点,反正小丁来了,两个人的税,还可以。”

“听说象流水线一样。”安说。

“嗯,按部就班。没有抢趟的。”艾琳啜一只田螺。

“也好,省心。一二三,上班下班。”静讲话大声。

静搭伙小王长了一张小面孔,跟静正好相反,一笑眯一道逢。“丁先生准备做啥?”他问。

“他在复习功课,准备考MBA.”艾琳抢了回答,小丁有点不快。

“你很有本事呃,现在吃点苦下半辈子享福,艾琳跟着你福气。”安正好谄媚一下。

“还弗晓得行不行,碰运气。”小丁谦虚一下。

“学费蛮厉害。”小王抬头看看小丁。

“比国内便宜。”小丁肯定的语气。

“现在国内啥不贵,全面超过美国,不要忒骇人喔。”安一插嘴改变了走向。

“两个回去的后悔死了,听说常常聚在避风塘,从吃午茶坐到夜宵。”静笑嘻嘻,“活该,告诉她们不要回去不要回去。”

“不习惯了。过惯了这里生活,闹哄哄不习惯了。”艾琳说。

“快得很,一两个星期就习惯了,上海现在跟纽约呒啥两样。”小丁存心强调。

“是吧?”静看看艾琳,“上海这么好啦?我出来的时候,出租车还是小夏利。”

“你老黄历了。”小王快点补充,“现在奥迪了。”

“吃趟麦当劳赛过吃大餐。”静不依不饶。

“你以为,人家丁先生刚刚从上海来,他最有发言权。”小王快点把话题扔掉。

“是吧,丁先生?”安不看山水。

“我真的有六七年没吃过麦当劳了。”小丁这么讥诮的回答。把在座的一惊诧。

《自由写作》第99期【封面人物】

阅读次数:21,09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