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中篇小说

林宇森:红像章(中篇小说二)(下)

Share on Google+

文/林宇森

帮派继续在“文攻武卫”,中央紧急派人来平息武斗,一个姓谢,一个姓王,他们在公开场合积极表态支持工人阶级造反派,严厉指责武汉军区支左大方向搞错了,要革命群众积极行动起来,揪出一小撮死不改悔的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他们的言论导致派性斗争进一步升级。 继续阅读 林宇森:红像章(中篇小说二)(下)

阅读次数:82,518

陈希我:侏儒(二)

Share on Google+

【文革50年专题】

陈希我

5

以后阿庆嫂天天都来看望我们新四军。都是在黑漆漆没一颗星星的晚上。一到白天,芦苇荡就静悄悄的,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有几丝芦花像鬼精灵飘着。连水鸟也没了影子,青蛙也不叫,好像都熬着,等天黑下来。天一黑,我就早早洗了脚,爬上我自己的床铺,放下蚊帐。没有偷看的眼睛,世界就全属于我了。我一发暗号,同志们就出来啦。咯的咯的,咯的咯的,我弹着舌头。我一拔枪,用左手啪地一枪。 继续阅读 陈希我:侏儒(二)

阅读次数:25,883

陈希我:侏儒(一)

Share on Google+

【文革50年专题】

陈希我

虽然我们没有音乐才能,我们却有歌咏的传统。
——卡夫卡

多年前在国外,我的老师是个对中国问题十分关心的人。他常问我一些中国的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只是他每每将“改革”称做“运动”。我告诉他,“运动”在中国已经结束了!可过后他依然犯这毛病。他懂得半拉子中文,曾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过中国,他的中文就是那时学的。“运动”无疑是那时代的常用词,再说,语言往深里理解,是思维方式,我只能一笑置之。应该承认,跟那些连“你妈的”意思都不懂的老外比起来,他已经算是中国通了。那些傻B,你对他们喊“你妈的”,他们会问:我妈怎么了?你告诉他,就是你妈和我SEX了,他们仍然不懂,说:那又怎么样?他们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乃至自己家的女人被操了,是最大的耻辱。我的小说《操》写的就是这。即使是FUCK,也只是法律的问题。这是文化的错位。错位往往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一个野鸡在路边拉客,说:“大哥,您想过性生活吗?” 继续阅读 陈希我:侏儒(一)

阅读次数:25,890

汪建辉:1966以降(之·生命)

Share on Google+

——惟有如此,毛主席才能“万岁”

引子:

2006年我与母亲坐火车出远门,在车站的候车室等车。时间都过了两个多小时,火车却还没有影子。问车站的工作人员。回答说:“不知道。”说着便将脸侧向一边,做出一付不再搭理我们的样子。

我抱怨地对母亲说:“中国人没有时间观念,火车与人也是一样的。”母亲则说:“别人可以抱怨火车晚点,你却不可以。”我问为什么?母亲说:“我怀着你的那一年(1966年),本想坐火车到成都医院将你打掉。可是每次到火车站乘车,火车都晚点四、五个小时以上。如此,即便去了医院的医生也下班了。” 继续阅读 汪建辉:1966以降(之·生命)

阅读次数:20,931

汪建辉:1966以降(之·瓷器)

Share on Google+

 

——完整的瓷器害人,砸碎就不害人了

 

引子:

每年春节大年初三,我们一大家子人都要聚在一起吃一顿团年饭。每一回吃饭都会谈起一对祖传了600余年的元青花瓷瓶。它们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被砸碎了。每回,晚一辈的人都要怪罪上一辈的人没有保护好这对瓶子。否则现在至少也值几千万元人民币,而我们也就不是传说中的富二代了。

每当一大家子人在讨论如果这个瓶子如果留到了今天,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我母亲的母亲总是一句话也不说。她默默地承担着晚辈们对她的责备。仿佛她就是一个“败家婆”。 继续阅读 汪建辉:1966以降(之·瓷器)

阅读次数:20,534

陆思良:大日子套小日子(连载三)

Share on Google+

5.对话之四,董老师与罗小乐,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罗小乐在校园里瞎转悠了一圈,一筹莫展。不管怎样,复印成绩单的问题还是得想法子解决。

如果跑去学校外面复印,不仅麻烦,而且焉知“社会上的”复印中心没有类似的管制?现在可是全国性的非常时期,到处如临大敌,各级组织和机关怎么防范都不会过分。

怎么办? 继续阅读 陆思良:大日子套小日子(连载三)

阅读次数:20,723

陆思良:大日子套小日子(连载二)

Share on Google+

3.对话之三,纪教授与董老师,小人常戚戚

董老师推开教研组左边第三个办公室的门,看见纪教授正和罗小乐谈话,她不便进去,识趣地退到了走廊上。走廊上光线暗淡,令她踌躇,转念一想,她朝收发室走去。收发室很明亮。

她和郑阿姨闲聊了几句,又随手翻了翻教研组订的几份报纸。

她一般只匆忙扫一扫报纸主要版面的标题,它们每每快速向她的思考中枢提供了足够的养料,而那个思考中枢不一定位于她的大脑。她这个优秀班主任前几天临时召集她班级的学生开班会,人到得不多,大概占全班人数的一半左右,她婆婆妈妈地 继续阅读 陆思良:大日子套小日子(连载二)

阅读次数:21,104

此岸江山:一只瞧不起人的狗(三)

Share on Google+

 

十二

突然,一只气喘吁吁的小狗狗朝我们拼命地跑来,她浑身湿漉漉的,边跑边喊:“完了,完了,淹死啦,都淹死啦。”

我和奥巴马立马停了下来,问她:“怎么回事?”

小狗狗结结巴巴地说:“船沉、沉、沉了,主人完了。”

我要她别急,慢慢把话说完。原来,她跟她的主人一起乘游船在湖中游玩,没想到游船被风浪弄翻了,她的主人沉到湖底去了。她叫安琪儿,是主人最喜欢的宠物,可惜,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疼爱她了,她说这些话的时候,伤心得要命。 继续阅读 此岸江山:一只瞧不起人的狗(三)

阅读次数:20,173

陆思良:大日子套小日子(连载一)

Share on Google+

 

  1. 人生如套

人们去俄罗斯游玩的时候,会被当地的一种工艺品吸引眼球:套娃。一整套的套娃,通常大大小小十几只,彼此造型色彩相似,小的可以套在大的里面,再大小一起套在更大的里面,一个个套起来,最后只剩一个最大的套娃立在那儿,别的套娃全被它套进去了。

可以将“套娃原理”作一延伸推广:我们往往重视并且记住了历史上某个重要的“大日子”,殊不知,其实有许许多多平平常常的“小日子”被它套在里面了。

人生就是这样大小里外分裂的。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件工艺品。 继续阅读 陆思良:大日子套小日子(连载一)

阅读次数:21,428

汪建辉:户口是国人的牢房(二)

Share on Google+

 

11

确实,小刚是有机会当官的。北京解除戒严后,部队回到位于石家庄市郊区的驻防地。在熟悉的地方——一个隐密的大山里——山、水、空气、风、温度甚至是湿度,都是熟悉的。但小刚觉得总有什么不对劲,具体有什么不对劲他说不上来。暴风雨前,当然是没有暴风雨的。但是,周围细微的变化,环境与人的关系、人与人的交流、干部与群从关系……这些变化还是会带给人异常感觉的。 继续阅读 汪建辉:户口是国人的牢房(二)

阅读次数:20,973

此岸江山:一只瞧不起人的狗(二)

Share on Google+

 

回家的路上,我走得比较急。罢了官的老黄,有点寂寞,我得陪着他。果然,当我一走进院子,就看到老黄一个人在唉声叹气,还好,他就是再怎么心情不好,也不会忘记侍候我,就凭这点,我都会一辈子对他好的。吃完饭,看着仍然叹息不止的他,我忍不住劝了他两句:“你这辈子值了,村里这么多女人像妃子一样侍候你。”

老黄听了这话,越发忍不住伤心,他叹道:“脱毛的凤凰不如鸡,我不是惋惜过去的风光,而是悲哀现在的落寞,他妈的村里人现在迎面走来,都不跟我说句话,人世沧桑,世态炎凉啊。” 继续阅读 此岸江山:一只瞧不起人的狗(二)

阅读次数:20,368

此岸江山:一只瞧不起人的狗(一)

Share on Google+

 

我的主人是向阳村人氏,跟我一样,出生在农村。村里人都喊他黄支书,我则叫他老黄,他听了一点也不生气。在他眼里,我比村民的地位还要高。

我刚满月的那一天,老黄就把我从一户农家小院的狗窝里抱了出来,揣回了自己家。老黄不是为了我而去那户人家的,他是为了那户人家的女人——村里的田寡妇,他干了田寡妇一顿之后,就顺便把我抱回来了。 继续阅读 此岸江山:一只瞧不起人的狗(一)

阅读次数:19,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