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短篇小说

谭越森:都是空心人

Share on Google+

◎谭越森

我到陈谊家的时候,我老婆已经坐在他家的大沙发上了。房间充满着缠绕不清,多种嘈杂的声音,与房间各色陈旧镶嵌在一起。在他家的客厅里,电视机是90年代的那种长相奇丑,频道特少,无法遥控,需要天线,极度色盲,还是凸面的屏,机壳则像只黑色甲壳虫。在甲壳虫壳上放了一个小鱼缸,鱼缸上里游着两条带红纹的小鱼,以及半旧不新的茶色玻璃的茶机和耀人眼目的新沙发,就是现在我老婆兰正在翘二郎腿坐的沙发。 继续阅读 谭越森:都是空心人

阅读次数:56,926

曾金燕:塞纳河河心半岛上的一名男子

Share on Google+

【2015青委征文二等奖作品】

◎曾金燕

正午只是干冷,他穿一件蓬松的铅灰羽绒服,身子臃肿,却依旧挺拔。他径直走上大桥,边走边轻拍石头桥梁栏杆。拍击到四十五下,已经立在桥中央,右拐走上引桥,斜斜走下台阶,到了狭长的塞纳河河心半岛林地。林子里高大的树木,叶子都掉了大半,黑色的枝条带着稀稀落落不黄不绿的树叶,直指明亮绵密的蓝天。喷气飞机经过,拉出没有头没有尾的长条白云。他确定白云指了来去的方向,却抹除了来去的痕迹。人不也是一样吗?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那躯干那衣着都不给丝毫信息。只有这当下呼吸带出的浅浅雾气,在眼前迅速消散。 继续阅读 曾金燕:塞纳河河心半岛上的一名男子

阅读次数:57,253

谭越森:大人们的包子

Share on Google+

小素(外三篇)(超短篇小说)

文/谭越森

小素

“身子俯着越低,听到的心声越真切”。我们在做帮扶工作,三元村成了我们的帮扶村,村部建立了宣传栏,又到村头张帖扶贫富民宣传标语时,就听闻到这个小不丁点的村子里出了个大人物。这个大人物是一个叫小素的姑娘,说去年有一辆神秘的黑色轿车将她接走,是那种有着特别数字的车牌,然后到市里,又从另一辆更神秘的,有着更特别数字的车牌的车,将她带到一个地方。云山雾绕,还是深宫大殿什么的地方,总之绝非寻常百姓所能想料到的。 继续阅读 谭越森:大人们的包子

阅读次数:60,268

宣晓良:镜影流年

Share on Google+

【2015青委征文一等奖作品】

◎宣晓良

有一天,一个陌生人热情洋溢地向我打着招呼从远处走来,他张开雄鹰似的双臂想要给我一个熊抱时我触电般地后退几步灵巧地从他的臂弯里躲闪开了,站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满脸的惊慌失措。我确信从未见过他,从他的脸型、体型上我也丝毫看不出来他身上有被遗传下来的我熟人的影子。他对我的反应极为诧异,看来他似乎认定我是在故意逗弄着他玩,想要跟他开一个故弄玄虚的玩笑。当我一本正经地告诉了他我的姓名并把身份证拿出来给他看过后,他一脸的惊愕,红着脸忙不迭地向我陪了不是,随后他一口咬定他的一位挚友与我长得十分相似,简直是一个模子里脱出来的,不管是举止还是穿着打扮。 继续阅读 宣晓良:镜影流年

阅读次数:62,210

南平:2026年,自由落体

Share on Google+

南平

【编按】这是一篇有关自由的政治幻想小说。2026年,实现民主化转型之后,一对曾经的老朋友郭宝和龚岸,在自由社会中失重的生活状态。回首往昔,那是他们的黄金岁月,却正是今日读者不堪的现实。结尾处暗示,郭宝和龚岸们所犯下的罪与错,即使到上帝那里,也得不到救赎。 继续阅读 南平:2026年,自由落体

阅读次数:26,653

老汪:1967年,毛主席成了“人质”

Share on Google+

【文革50周年专题】

老汪

1967年,成都地区各种名目的群众组织林立。形成你死我活对立的两大派系山头:一、是“成都地区革命造反派联合总部”(简称“地总”),它由红卫兵成都部队(“红成”)、红卫兵工人成都部队、工人硬骨头战斗团等联合而成;二、是“成都地区解放大西南联合总部”(简称“解大”),由川大东方红8.26战斗团(简称“8.26”派)、成都工人革命造反兵团(简称“兵团”)等联合而成。两派争权夺利,都想当全省唯一“响当当、硬梆梆”的左派,都恨不得一口把对方吞下肚里!于是长期武斗不止。

继续阅读 老汪:1967年,毛主席成了“人质”

阅读次数:22,188

周恺:惟有诗人能上天堂(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一等奖)

Share on Google+

1

碎尸案发生在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叶晓涛翻阅的那份报纸刊发日期是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日,由报社的现任主编廖琴采写,内容是对碎尸案二审的报道:

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洲洲被害案一审宣判。 继续阅读 周恺:惟有诗人能上天堂(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一等奖)

阅读次数:17,887

它山:不敢说不敢笑及其他

Share on Google+

又是几个还能走出家门来的57同窗*聚会。

风烛残年的我们,像严冬里枝头上摇晃的几片枯叶;但个个都是毛泽东所谓的“人还在,心不死”之人。

喜欢说古道今,谈起“毕福剑骂毛事件”来,无不称赞:这个老毕呵,说出了中共专政以来人们不敢说的心里话。

这时,老李讲起一桩往事。

当年毛泽东在人们心目中已经不是人而是“神”的时候,喊毛主席万岁的频律最高而盛嚣尘寰。 继续阅读 它山:不敢说不敢笑及其他

阅读次数:18,088

夏婳:寒冬(连载二)

Share on Google+

(七)

电话坚持不懈地响着,苏青青想清静地吃个早餐也不可以,她有些无奈地起身去接。

我想通了,同意离婚!邻居冰冰冷冷地话语。苏青青吓了一跳,才想起斜对面的中国邻居夫妇闹离婚很久了。男邻居还是老公的同事,但是两家来往并不热烈,原因在她这里,第一次见男邻居时,他冲着老公,眼睛却像钉子似地盯着苏青青:老兄你有眼光有福气呀! 继续阅读 夏婳:寒冬(连载二)

阅读次数:21,044

夏婳:寒冬(连载一)

Share on Google+

(一)

苏青青被自己剧烈的咳嗽弄醒了,她起身喝了点水,看了一下时间,四点,真是太准了!咳嗽药的说明上标注服药一次便可缓解症状四小时,分毫不差,只是奇怪为什么研制不出完全根治的药呢?为了这咳嗽,苏青青中医西医全试过了,她现在可以一口气说出十种以上偏方和药名,效用却是不说也罢了。

苏青青叹了一口气,想着没有办法再入睡的了,过一会儿要给女儿准备早餐了,美国高中的孩子其实很可怜,天还没有亮就得赶到学校。她拉开了厚重的窗帘,透过缝隙的凉风让她不经打了个冷颤,窗外昏黄的路灯下雪花在尽情飞舞。 继续阅读 夏婳:寒冬(连载一)

阅读次数:22,661

刘丽朵:中国童话(二)

Share on Google+

一个人在路上的奇遇

从前有一个人叫李诚,走在从别墅回来的路上。他的别墅在城外,他的家却在城内,他有时在别墅住,当他回到他的家的时候,他就要走这条路,所以这条路他已经走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这个人觉得,这条路的确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李诚又走在从别墅回来的路上了。但是这一次,一个路上的奇怪的神仙想要和他玩点游戏。 继续阅读 刘丽朵:中国童话(二)

阅读次数:18,386

王巨:废墟里的呓语

Share on Google+

夜里,我听到了狼嚎。那一声长长的嚎叫,震荡着寂静的夜空,穿越人家的门户,钻入人们的内心深处,使人浑身一阵阵发寒。那是月亮刚刚爬出来的时候,陈旧的纸花窗户上有了一抺淡淡的月影。当时,我一定是时睡时醒。在睡梦中我似乎能看到那只狼站在高高的崖壁上,冲着新月引颈长嚎。我还能看清那是一只土灰色的狼,它伸长脖子,仰天长啸,嘴巴张得大大的,嘴头尖尖的,露出锋利而惨白的牙齿。它毛皮丰满而光滑,腰身雄健,四肢发达,拖着一条粗壮的毛茸茸的大尾巴。它的身影衬托在浩瀚的夜空中,当月亮完全出来的时候,它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剪影。这也许不是梦,是我幻想中的情景,因为我在看到那只立于悬崖上的狼时, 继续阅读 王巨:废墟里的呓语

阅读次数:18,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