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评论

孙乃修:科罗:心灵与自然的融合

Share on Google+

◎孙乃修

八月下旬的巴黎,晨光凉爽,我在塞纳河边散步,走过伏尔泰码头(Quai Voltaire)和巴克路(Rue du Bac)交界处。水的对面是卢浮宫,昔日之皇宫,今日艺术馆。1796年七月,在这片绿荫下,与卢浮宫一水之隔,诞生一位对后人影响深刻的画家——科罗(Jean-Baptiste-Camille Corot)。那幢房子早已不复存在,而科罗和他的作品,已成为法国文化精华的一部分,活在后代人心灵中。 继续阅读 孙乃修:科罗:心灵与自然的融合

阅读次数:57,382

谢青衣:身体之谜

Share on Google+

文/谢青衣

有些故事全部都是真实的。
有些故事则全部是虚构的。
我小说里的故事则是“一半一半”。一半真实,一半虚构。
——汪建辉《只说时间》

据说,汪先生以前是位诗人,上文是其小说集《时间的重量》后记的开头,它的叙述方式可佐证作者曾经的诗人身份。若是细究,这三句话里的前两句是不太准确的。按照通常的定义,既然是“故事”,而非“新闻纪实”,怎么会全是“真实”?同样,既然是人所写作的故事,再如何虚构,总有一些现实的痕迹,“全部是虚构的”如何达成?举个例子,《白鹿原》这个故事,是属于真实的还是虚构的?这无法回答。 继续阅读 谢青衣:身体之谜

阅读次数:66,173

亚东: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Share on Google+

【编按】两年前,作者亚东应邀为陈墨《我早期的六个诗集》(现存1968—69年手稿本)“见天”而写“序”。时值他启程赴德旅游前夕,因此收笔匆忙,“刚开头却又煞了尾”。然据亚东出示此文时介绍,那段时间,他为弄清书中提及的“叶子老师”身份、生平,曾奔走于各个档案馆与老川大人之间。知道了当事人几十年后记忆的不确。正如陈墨本人有诗叹云:“你的履历表必白白无痕/你的档案袋必空空如云/你甚至连故事都没有/……/并非天外来客/你只是个象征符号/”挣扎“才是你全部的意义与灵魂”(《叶子老师教我象征主义》组诗第七首)。因有蔡楚先生写陈墨二三事在前,编者便萌生了编发此文,继续探究之念。 继续阅读 亚东: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阅读次数:25,936

任协华:论波拉尼奥

Share on Google+

故事

毫无疑问,波拉尼奥是讲故事的好手,但和一般意义上人们理解的不同,故事在这里变成了一种巨大的磁场,尤其在谈到波拉尼奥时,我们就要把故事从文学的背景中抽出来,之后,让它变成另一种具体的而且是非常明确的形象,“不一定是什么有意义的姿态,更像是冷淡。”[1]通过这种处于晃动中的形象,作家开始确立他的语气,不是讲故事的语气,而是描述世界的语气,所以,波拉尼奥就和世界达成了一致,这种一致不是相互靠近,而是不断分离,世界离波拉尼奥越来越远,越来越难以面对和承受,同时也越来越清晰,事情就是这样,到最后,只剩下某个人在说话,他非常冷静,尽管有时候他也会谈上几句,发表纯粹个人的看法,或者也会进行调侃,但是,这依然不能掩盖,冷静的声音贯穿了整个世界,就象你已经看到的那样,故事成了生命,摆脱不掉的生命。 继续阅读 任协华:论波拉尼奥

阅读次数:18,012

任协华:逃亡的征程——逸风诗歌评论

Share on Google+

 

从语意学的角度来说,要探讨诗歌是一件困难的事,因为诗歌是一种不确定的物质情感。但又正因为如此,阐述诗歌就变得非常具有挑战性。尤其是当语言在诗人的手中变成情感的载体时,这种等待分离或等待变化的状况,就构成了诗歌在诗学层面上的行动过程。这一点,体现到逸风的诗歌中,就会因为其特别明确的节奏而展现出人性的深度。在一方面,是由于逸风的诗歌不仅包含了对分离状况的描述,也同时承接了对分离本质的贯穿。由此,才会让人深切地感受到,阅读逸风的诗歌这个行为本身,就已经成为了对诗歌的介入,也就是对人生的现实状态与文学的诗歌状况进行分离、 继续阅读 任协华:逃亡的征程——逸风诗歌评论

阅读次数:17,665

李文倩:对“天才”一词的清洗

Share on Google+

 

2014年,詹姆斯·马什导演的《万物理论》(The Theory of Everything)一片上映,这是一部关于宇宙学家霍金的传记片。事实上,近十多年以来,此类关于纳什、图灵等科学奇才的影片不断上映,为公众展示了科学家们特立独行的迷人形象。尽管对于此类影片,不同的观众从不同角度有不同的评价,但对于片中主人公,许多观众均认为,他们是这个时代真正的“天才”。当然,从一种相当宽泛的角度而言,说他们是天才并没有错。但从学术的角度看,这里关于“天才”的用法,似乎与其传统的用法并不一致。如此一来,则我们就有必要从思想史的角度出发,对“天才”一词进行必要地考察。限于作者本人的阅读视野,本文拟选取康德、叔本华、魏宁格和维特根斯坦为对象,并对他们的天才观进行简要评述,以有助于我们理解“何谓天才?”这一问题。 继续阅读 李文倩:对“天才”一词的清洗

阅读次数:17,829

颜敏如:山外是天

Share on Google+

 

这不是本女人写的书,更好说,女人写不出这样的一本书。

什么样的书必须由女人写,什么,必须由男人写,应该是个不存在,也不一定值得花心思的议题。然而「日落呼兰」中,那般的硬与残,是出自女性作家手笔的事实,确实令人惊讶!是书中情节必须有的霸道、断残、粗鄙,让曹明霞得以练就「男人一身厚实肌肉而拥有爆发力」,并在履踏、挥手的同时,让大地摇摆、云层涌动?还是明霞的原本天性在这故事里得以延伸发展,如同那升了空的纸鸢在山外的高天遨游,不能回转? 继续阅读 颜敏如:山外是天

阅读次数:17,288

小雪:烈日灼身(《这个帝国必须分裂》序)

Share on Google+

 

认识廖亦武,是在一场云端讨论的社群对话中,关于如何在斯德哥尔摩的国家音乐厅前,抗议瑞典学院的裸奔作品。刚开始他有点不屑我这学院式的「行为艺术」叭啦叭啦专业意见,想太多了,扭扭捏捏的当代艺术理论与他一言难尽的生命经验离的太远,很奇特的是,我突然领悟到自己长久以来的创作问题而立即放弃建议。我分析有史以来的裸奔从神经病、暴露狂、变态,到身体虐待式的抗议、绿色和平小组、暴动小猫等等操作方法与知识,并不会影响他的判断,他只想用他自己会的方式,不想用知识,他不要藉多余的不相干的艺术形式,或借助学理帮忙,用最单纯的赤身露体去拼个死活。我感受到他生命扩张的力量,使一切美学形式无效。 继续阅读 小雪:烈日灼身(《这个帝国必须分裂》序)

阅读次数:17,129

李文倩:对自己的创造力信心不足的维特根斯坦

Share on Google+

 

英国文学理论家伊格尔顿曾在一篇书评中这样写道:“弗雷格是哲学家中的哲学家,伯特兰·罗素是店铺老板眼中的圣人,但是维特根斯坦是诗人、作曲家、小说家和电影导演中的哲学家。”伊格尔顿的这一评价,以一种极简的方式,勾勒出了不同哲学家的个性特征,以及他们与大众之间的关系。与弗雷格的终生落寞、以及罗素在大众中所获得的明星般地位不同,维特根斯坦传奇的一生、迷一样的性格,对众多艺术家构成极大的吸引力。不仅如此,除了维特根斯坦的形象极具艺术魅力以外,正如伊格尔顿所指出的,艺术对维特根斯坦本人而言,从来都是第一位或真正重要的东西,“就像圣奥古斯丁或牛仔电影一样。” 继续阅读 李文倩:对自己的创造力信心不足的维特根斯坦

阅读次数:16,882

颜敏如:烟囱与呼兰之间

Share on Google+

 

文艺书写容易从己身出发,记忆永远是叙述著作上好的方便素材。以当今叨絮过往,事件与人物是坚实的、肤近的,时与空的乖隔,让回忆的过程与手续得以上彩黑白褪色的经验,也能够在刺枝里剪出玫瑰。然而,小说非自传,故事中的「我」不必要是作者本人,正如同,「妳」或「他」可以轻易是百分之四十七点三五的作者自身一般。

曹明霞的「呼兰儿女」便是这么样的一部小说。她不仅采用了一般书写回忆惯用的时空跳接手法,也以不同人物为叙述主体,牵带出和这些人有关 继续阅读 颜敏如:烟囱与呼兰之间

阅读次数:16,015

古冈:绽开的“罂粟”——普拉斯《爱丽儿》中残酷的诗意

Share on Google+

 

不久前,碰到一位翻译普拉斯的译者,说诗人前期作品大都一般,好的都在后期。这么看来,手头这本《爱丽儿》可说是普拉斯的集大成之作。诗人自杀后留下一本黑色活页夹,这集子便是根据手稿整理出版的。1982年,普拉斯自杀身亡十九年后,《爱丽儿》赢得了美国诗歌的最高荣誉——普利策诗歌奖。年轻的译者包慧怡,更是倾其在美国的七年光阴,精心打磨了这本集子里的四十首诗歌。 继续阅读 古冈:绽开的“罂粟”——普拉斯《爱丽儿》中残酷的诗意

阅读次数:29,150

颜敏如:爱情价,高不高?

Share on Google+

 

曾经有一位外国友人这么问:「在电视上的那些中国官员怎么全是黑发?」这话和「『土豆也叫马铃薯』里全是爱情故事」的说法一样,虽不完全正确,却有特定的根据,而「印象」便是这根据的所来处。「中国官员全是黑发」的印象,来自「中国官员」或「许多中国人」喜欢染发的风气,也 继续阅读 颜敏如:爱情价,高不高?

阅读次数:16,038

郭吟:默默的诗性寓言兼论《撒阁》

Share on Google+

 

《我们中国的梦》里共有近百篇诗性寓言体故事,是默默三十多前、二十岁左右写下的。这些惊人的故事尽管写的很早,却一直尘封着。当时他一篇篇地写着,既不热衷被传阅,更不着意去发表,总怕这些文字被错误理解而遭到打击似的。事实上,他是把它们当着像记日记一样地日复一日地记载着他心灵生活。 继续阅读 郭吟:默默的诗性寓言兼论《撒阁》

阅读次数:18,169

张裕:汉译特朗斯特罗默的推敲——从“焊、烙、烧、熔、炼”谈起

Share on Google+

惊闻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瑞典著名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Tomas Tranströmer)于日前去世,特整理下稿以表追思。

在翻译中,对于同一单词,尤其是多义词,不同译者基于自己的解读和表达习惯,往往会选择各自不同的词义和译文用词,因此也不时引起争议:

继续阅读 张裕:汉译特朗斯特罗默的推敲——从“焊、烙、烧、熔、炼”谈起

阅读次数:23,339

张桂华:价值澄清方法及其批评

Share on Google+

 

“价值澄清” (value clarification),是产生于美国20世纪60年代的一种价值教育、道德教育的方法,70年代以后被广泛应用于美国、加拿大中小学道德教育课程。21世纪初,价值澄清被引入中国大陆,作为一种道德教育方法有过少量的尝试性应用。 继续阅读 张桂华:价值澄清方法及其批评

阅读次数:17,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