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随笔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Share on Google+

陈墨夫妻近照

陈墨夫妻近照。

◎蔡楚

【编按】翻开中外的文学史,不少传世的不朽作品在作家生前都未曾发表。他们当初为何写作?文学作品从某种意义上看,只是个人通过美的表达而进行自我救赎的过程。中国的地下文学充分显示出,即使社会是丑恶的,人性中却仍有爱与美的闪光。这些地下文学的写作者是同时活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他们的孤独是遗世独立的苍凉的问号。 继续阅读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阅读次数:26,911

唐丹鸿:一名西藏流亡者的文字天葬台

Share on Google+

1.边界

 “我们已经三天没饭吃,手脚也冻伤了,头一天夜里她发高烧,加上山太高,她烧得有些迷糊了。第二天早上出发时,她说走不动,我鼓励她说翻过这个山口就到了……雪很深迈腿很吃力,所有人都只顾赶路,她落在了后面,但也不是最靠后的……‘开枪了,快跑!’有人喊,我拼命跑,其实也跑不快,但我的位置比较靠近山口,我跑了过去……她要是没生病可能就没事吧?她太虚弱了,跑不快……” 继续阅读 唐丹鸿:一名西藏流亡者的文字天葬台

阅读次数:18,260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八

Share on Google+

 

当叶赛宁遭遇激情,当邓肯迎候诗人……

无论她走到哪里也无论什么样的舞台场景更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达官显贵社会名流,只要展示出她绚烂的舞姿只要她运动起曼妙的形体语言,只要在镁光灯的尾随下她充满野性的形体徐徐打开,只要音乐响起只要她疯狂的舞蹈,她一定能点燃在场的所有观众,何况诗人叶赛宁。

她就是邓肯,美国现代舞之母,人类第一位挑战传统芭蕾的舞界奇女, 继续阅读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八

阅读次数:17,338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七

Share on Google+

 

从澳大利亚音乐航班开始(1)

 

三十年前的上海官方电台首播澳大利亚音乐航班着实让当时沉睡在精神沙漠中的国人眼前豁然洞天,原来音乐可以这般美,原来风景可以如此奢华,原来山川可以这般柔情激荡,原来通过想象的翅膀我们真可以穿越千山万水游遍人间美景,随着那一回回音乐航班,我们在梦里神游这个神秘世界,蓝天和白云袅袅摇曳,我们的梦竟这般轻柔,音乐的翅膀这般透明,那个年代还没有小祖宗和他们的世界,那个年代只有我们的梦想。 继续阅读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七

阅读次数:17,436

陈接余:人性恶及其疯狂的理性——读阿尔都塞自传

Share on Google+

哲学家杀妻并不惊世骇俗,惊恐的是他最后十年:作为福柯的老师,作为《保卫马克思》《重读资本伦》这两部举世闻道的重头著的作者,他居然始终对20世纪最伟大的学科——佛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鄙视而拂违(萨特也是这样)!

这位法国高师的哲学教授,启迪拉康、德里达的后结构学先导,最后时期的自我瓦解却是履行一个心理分析的意识恢复过程,自我 继续阅读 陈接余:人性恶及其疯狂的理性——读阿尔都塞自传

阅读次数:30,353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六

Share on Google+

 

酒批《星际穿越》

1.

诺兰,一个超越人类现有俗境的国际大导,没有他不敢想象的,只有他正在想象的,比如《星际穿越》。

当整个世界刚告别了刀光剑影的20世纪,诺兰在收拾《记忆碎片》;当21世纪的人们从华尔街危机中刚刚探出没有诗意不敢梦想的头,诰兰的《盗梦空间》吹响了人类的iMax旋风;当我们走进2014,当我们依然为是不是走出沉默的大山该不该满怀喜悦的遥望美利坚还是灿烂的拥抱朗朗乾坤如果可能这个破党破国值不值得 继续阅读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六

阅读次数:17,928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系列之五

Share on Google+

 

老酒的十年长发随想

老酒的十年长发梦里冲冠一甩打死过人,夜里迎面一甩吓疯过人,疯人院里当众一甩,芸芸之病客内外皆失。老酒的十年长发春天里凌空一甩,树上的喜鹊纷纷跌满怀;老酒的十年长发夏天里360度大泼墨,美人的石榴裙竞相开花;老酒的十年长发秋天里呼啸一甩,挣扎在枝头的枯叶潇潇落下;老酒的十年长发冬天里满世界一甩,美人冻僵的心象发情的种子蠢蠢欲掀。  继续阅读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系列之五

阅读次数:17,766

孙乃修:春天的情思

Share on Google+

 

一  爱情奥秘

 

谈到贾植芳九死一生构成的传奇性人生、培养众多芬芳桃李、结识天下豪杰之士、历经迫害而不坠青云之志、在长期折磨中从未对人生绝望,那就不能不谈他的另一半——任敏。在这一切方面,忽视任敏的存在及其对贾植芳的巨大精神支撑、助力乃至规讽、批评,将是很大的不公平。他的苦难岁月,是和任敏共同度过的。 继续阅读 孙乃修:春天的情思

阅读次数:17,774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波兰“围绕自由的博弈”国际论坛开幕式上的专题演讲

Share on Google+

 

上个世纪末,后来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第三次出狱不久,他在严密的监视中,透过家人给我寄了一封信,里面谈到1989年的天安门大屠杀被民众迅速遗忘,“因为致命的恐惧,”他写道,“曾经引导或试图引导民主运动的社会精英们,都不约而同沉默。”

“历史没有必然。”他继续写道,“两千多年前那个生于马槽的农家孩子——也就是上十字架的耶稣——更是偶然。人类的提升就是靠这些偶然诞生的个体完成的。 继续阅读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波兰“围绕自由的博弈”国际论坛开幕式上的专题演讲

阅读次数:31,813

马建:后共产主义与自由主义的纠结——在法国里昂文学节演讲(节选)

Share on Google+

image1

今天,面对后共产主义时代这个主题,我首先否定。因为这世界还没有出现共产主义国家,也没有共产主义制度,共产主义不过是一个谎言,是红色恐怖主义,而且是二十世纪最惨痛的政治实验。因为被切割的不是白鼠,是人类。设计这个“人间乐 继续阅读 马建:后共产主义与自由主义的纠结——在法国里昂文学节演讲(节选)

阅读次数:17,240

方明:不可思议的美妙

Share on Google+

 

引言

 

2015年5月28日,张博树为我的泰国之行送别。

我那时在纽约布朗克斯的一幢大楼里做管理员,距张博树做访问学者的哥伦比亚大学116街不远。在去地铁站前,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住的地方门牌号码是1320,而我将去接张博树的地铁车站是地铁一号线的231街。从数学意义上说,231与0231是一样的,但是如果你反过来读呢?它就是1320,正与我的门牌号相同! 继续阅读 方明:不可思议的美妙

阅读次数:15,662

张桂华:两篇读书笔记  

Share on Google+

 

(一)吉登斯的现代性

虽然安东尼·吉登斯早在四十年前即在西方社会学界成名,可对绝大多数中国读者来说,知晓吉登斯却是经由他的《第三条道路》。

《第三条道路》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社会学著作,由于它所取的“宏大叙事”结构,由于它脱出左右两极化传统思路而提出的另外取向,更主要由于整整一个世纪世界 继续阅读 张桂华:两篇读书笔记  

阅读次数:15,104

齐家贞:我的小孙女苏米珂

Share on Google+

 

非常惊讶,自己并非没当过妈妈,为何这才发现小婴儿竟然有如此的魅力与神奇——当时27元人民币月工资,把母性天然的细腻都花费到勒紧裤腰带上去了。

西方有钱人的后代继承了“有钱”,他们以“出生时嘴里含着银汤匙”来形容;我们寻常百姓家的小孙女苏米珂来到人间,随身携带了开启心门的钥匙,比 继续阅读 齐家贞:我的小孙女苏米珂

阅读次数:15,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