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狱中作家专栏

王藏:《自焚》(非模式長詩·上)

Share on Google+

黑暗之手將我埋進空虛之腹

        這塊土地的黑暗造型,拒絕火種——

我將自焚,和我所有的罪惡

——題記

 

 

謹以此長詩獻給已逝的中國自由詩人楊春光先生

獻給還未升起的獨立、自由的天空

為這樣的天空在漫漫長夜帶著鐐銬狂舞的閃電戰士

獻給所有因絕望而自焚或

自焚且懷有希望與點燃希望的詩人們 继续阅读 王藏:《自焚》(非模式長詩·上)

阅读次数:19,926

凡骨:一个80后的天安门记忆

Share on Google+

我永远记得父亲站在医院大楼的窗台上,朝游行的学生挥舞白大褂的情景。那一年,我刚满6岁。而这是我最早的关于天安门的记忆。
虽然对很多亲历者来说,那是深重的伤害与苦难。但是天安门在我的印象中,却意味着怪异、离奇、荒诞、滑稽。多年之后我懂得了这种感觉在文学上叫:“魔幻现实主义”。而《人民日报》对莫言获奖的赞美,或许是想用这种“魔幻现实主义的蒙太奇手法”昭示我们的国家会在的拉美化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绝尘而去…… 继续阅读 凡骨:一个80后的天安门记忆

阅读次数:37,721

饶文蔚:我不相信你能猜中结局(中篇小说·上)

Share on Google+

◎饶文蔚

本故事系以一件真实案例为主要桥段进行的文学推演,如果故事的结局在将来某一天与生活最终给出的答案相同了,对不起,那纯属巧合,而不是我有什么神通猜到了结局,因为,我只是讲一个故事,而生活的结局我不相信有谁能猜中。 继续阅读 饶文蔚:我不相信你能猜中结局(中篇小说·上)

阅读次数:14,960

陈树庆:恻隐之心——王东海在文革武斗中的故事(纪实文学)

Share on Google+

◎陈树庆

一、攻打萧山

1967年7月初,天气最热,驻杭州的上铁第四工程段工人武卫队队长王东海接到所属造反派组织“铁联指”头头谢志明通知:与杭州铁路分局革委会常委、杭州车辆段革委会主任、段长姚达德一起到省军区开会。 继续阅读 陈树庆:恻隐之心——王东海在文革武斗中的故事(纪实文学)

阅读次数:15,106

陈家坪:昨天我被带进丰盛派出所(散文)

Share on Google+

◎陈家坪

此刻,我刚刚睡醒,躺在家里舒适的床上,享受着早晨所特有的宁静。而昨天的这个时候,我起床,匆匆洗漱完毕,背上摄像包出门乘坐4号地铁。因为学生家长们在网上约定今天在灵境胡同地铁口聚集,今天是2011年6月23日,我们第12次去教育部请愿。在学生家长当中,有人来北京时还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小伙子,二十多年过去,结婚,生子,一个漂泊者总算有了生活的根。但北京政府不这样看,现在,他们的孩子面临高考,他的户籍在哪儿,就得回哪儿去。对于这些学生家长来说,不是你个人生命的创造决定着你生活的根基,而是我们国家的户籍制度早就限定了你的人生自由。并且,不仅仅是你,一个学生家长,还包括你的孩子。如果这个制度不能及时变革,他们孩子的孩子,一代一代,都走不出户籍制度对他们人生的限制。 继续阅读 陈家坪:昨天我被带进丰盛派出所(散文)

阅读次数:14,931

李沐子、李元龙:美中两地书(书信)

Share on Google+

◎李沐子 李元龙

这是一个2009年12月28日才来到美国留学的21岁大男孩和他父亲的日记。儿子名叫李鹓,又名李沐子,父亲名叫李元龙,笔名夜狼。2005年9月9日,曾经当过多年党报记者的李元龙,因在海外媒体发表《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等四篇文章,被中共贵州省国安厅抓进监狱。后中共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其两年刑有期徒刑。李元龙的孩子为什么要留学美国,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越狱”般负笈大洋彼岸的?曾经深受特务政治迫害,去到美国后,刚呼吸到自由空气的儿子有何感受?请看他们父子的—— 继续阅读 李沐子、李元龙:美中两地书(书信)

阅读次数:16,081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随笔)

Share on Google+

◎牟传珩

2001年12月10日,我被“共和国”因言治罪,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后,再次提审了。在提审室里,等待我的是青岛市中级法院法官王东。他约有30多岁的样子,圆脸,不高的个头,戴了副白边近视镜,挺文静。 继续阅读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随笔)

阅读次数:15,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