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5年12月

黄翔:流亡作家访谈录——答中国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问

Share on Google+

◎黄翔

1.什么是流亡作家?

当人们称呼您为流亡作家的时候,你对这种称呼感到习惯吗?人们对流亡的理解很不同,有些人认为精神的流亡也算流亡,您怎么认为?也有人认为,流亡作家作为“冷战”时期的产物,随着苏联的解体也就不存在了。你怎样看待这种历史现象?您怎样描述“中国流亡作家”这一现象? 继续阅读 黄翔:流亡作家访谈录——答中国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问

阅读次数:2,774

井蛙:上海澡堂(散文)

Share on Google+

◎井蛙

我是在冬天到上海的,那是我去香港后第一次出境。心情激动、兴奋、狂热。像一只被关了多年仍渴望飞的鸟。走在衡山路上,被一排排法国梧桐树迷住了,树叶顶端,那成排的老式洋房也使我欣喜不已,我为此多看了几眼,仍不能释怀。想起儿童时代在邮票上对江南民居痴迷的情景来。我对建筑的喜爱不仅仅是对建筑本身,而是对建筑里面的人也充满了好奇。 继续阅读 井蛙:上海澡堂(散文)

阅读次数:1,673

阿钟:记忆(散文三篇)

Share on Google+

◎阿钟

一九七六年九月的那个下午

九月,暑气尽褪,空气中隐含着肃杀的气氛,阳光冷冷地映射在墙上。墙上,泥灰剥落,坚的半个身影被映在墙上,脸上是青春痘留下的凹坑。坚表情冷峻,其中掺杂着几分痛苦。这时候的坚,癌症晚期的症状已开始显现,疼痛已开始向他的身体攻击,但这种痛苦还没到不能忍受的地步。所以,这时候的坚,冷峻的表情由于疼痛而被强化了。 继续阅读 阿钟:记忆(散文三篇)

阅读次数:1,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