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6年02月

张裕:“明天”俱乐部——国际笔会之源流(一)

Share on Google+

◎ 张裕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还没有结束,伦敦市中心的科文特花园广场附近,朗埃克街一间天花板较低的大餐厅里,有一群人几乎每星期都要在那里开一次晚餐会。在暗淡的灯光下,他们时而分头交谈、讨论,时而听一人演讲或朗诵,偶尔还有歌手演唱,气氛颇为热烈。 继续阅读 张裕:“明天”俱乐部——国际笔会之源流(一)

阅读次数:1,245

张桂华:激情的自由与禁忌——明清民歌散评(文论)

Share on Google+

◎张桂华

中国民歌有着悠久的传统,《诗经》中的“国风”、汉代南北朝乐府,原都是采自民间的歌谣,只是经由文人的加工整理和宫廷的刊布推广,才得以成为“正宗”文学典籍。但这一传统在以后历代却不曾发扬光大,官方既不出面公开征集,文人学士便有此雅好也难有大的作为,只能在野史笔记和个人文集中留存一二,可以想见,无数民歌在历史长河中就此永远湮没了。 继续阅读 张桂华:激情的自由与禁忌——明清民歌散评(文论)

阅读次数:868

李劼:高行健小说评论(书评)

Share on Google+

◎ 李劼

一、《灵山》

高行健的《灵山》,假如从结尾那段面对青蛙的上帝感写起,可能会是另外一番境界。作者跋山涉水,走了很长很长的路之后,突然有所领悟,但小说却结束了。向秀的思旧赋只写了个开头,是因为向秀想得十分明白,不需要再说什么了。高行健的《灵山》则是写着写着,才突然明白过来的。 继续阅读 李劼:高行健小说评论(书评)

阅读次数: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