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7年04月

严正学:鱼父词(词)

Share on Google+

◎ 严正学

2007年惊蛰,余羁狱96日死而复醒又一月。随队长王仙云监南菜园,猪舍。山风吹送,春风拂面;遥看天网后南山叠翠,举目墓园前山花烂漫。问四栅囚豕,何时日翳,何时云黑,吾祭牙何日?人生是梦亦真,是真亦梦!故填词三首以记。 继续阅读 严正学:鱼父词(词)

阅读次数:1,709

晓枫:《成都日报》社反右斗争纪实(回忆录·下)

Share on Google+

◎晓枫

我要活到“共产主义”

那两只讨厌的“苍蝇”成天都跟着我飞,挥也挥不去。每天晚上他们都守在我的门前,要不要还在窗户上幌动下脑袋。我发现他们不是防我跑,是担心我受不住压力自杀。我想了很久该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话挑明。 继续阅读 晓枫:《成都日报》社反右斗争纪实(回忆录·下)

阅读次数:549

王左峰:悼念岳父唐湜先生(随笔)

Share on Google+

◎王左峰

听到岳父唐湜先生病逝的消息,实令人伤感万分。虽然他已重病很久,我太太阿丁多次回国探视护理,我也有所心理准备,但最终听到她泣报父亲去世的噩耗时,也难禁悲从中来,黯然垂涕。和唐先生多年的交往一幕幕在我眼前重现,真是历历在目,犹如昨日。 继续阅读 王左峰:悼念岳父唐湜先生(随笔)

阅读次数:591

依茕:不死的杂草——少年使节千千石米盖尔(文论)

Share on Google+

◎依茕

“彼得三次不认主”的故事出自《圣经·路加福音第22章54-62》。他们拿住耶稣,把他带到大祭司的宅里。彼得远远地跟着。他们在院子里生了火,一同坐着;彼得也坐在他们中间,有一个使女看见彼得坐在火光里,就定睛看他,说:“这个人素来也是同那个人一伙的”。彼得却不承认,说:“女子,我不认得他。” 继续阅读 依茕:不死的杂草——少年使节千千石米盖尔(文论)

阅读次数:1,049

汪建辉:修改中篇小说(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汪建辉

一篇小说:《一个应征的女人》

站在写字楼的顶层,有一种远离尘嚣的感受,远处的云像汽车的尾气一样从明静的玻璃前滑过。间歇有几只鸽子排着队从空旷的天空中飞过,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我可以想象到鸽哨的声音在空气中扩张的情景——梦幻、遥远、浪漫、想象——想象中甚至可以让声音随着阳光进入这间空寂的写字间,把它们容留在脑海里,回荡,将死寂的空虚赶走,从而走入幻想的世界之中。 继续阅读 汪建辉:修改中篇小说(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510

高文:最近看到一本书(随笔)

Share on Google+

◎高文

最近看到一本书:《诗与坦克》,书名让我想起是有关“冲突”的,而这个冲突一定是关于人与社会体制的。冲突的一方是表达思想载体的诗歌精神,一方是表达强权暴力的坦克。因为文明的积淀,诗歌这一表达媒介的内涵一般来讲是:反省、批判、抒情、呐喊等因素所组成,它是生命价值观在社会环境中的表达,是文明好不容易延续下来的高级形式。 继续阅读 高文:最近看到一本书(随笔)

阅读次数:616

张慈:天高地厚之间──评《诗与坦克》兼论自由写作(书评)

Share on Google+

◎张慈

《诗与坦克》一书需要一些时间来显示自己。但有一点它现在就明显地具有价值:此书流露着自由,真实,爱的表达。换句话说,如果“言为心声”、“歌由心唱”,那么,我在《诗与坦克》中也看见了一种快乐和自由的情感抒发,就连对痛苦的回忆,对现状的失落,对未来能够用汉语自由表达和出版伸出的一只渴望的手──也由这样的途径,表达了出来。在《诗与坦克》这书里,一百一十八位作者每个声音都自由地歌唱,一半在国内,一半在海外。 继续阅读 张慈:天高地厚之间──评《诗与坦克》兼论自由写作(书评)

阅读次数: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