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9年09月

元三:柯庆施表扬我的杂文(随笔)

Share on Google+

◎元三

1、杂文初试锋芒

副刊,是中国报纸的一个传统,一大特点。尽管是“报屁股”、“龙尾巴”,但都不可小觑。从上海的《申报》《新闻报》,到北京的《京报》《晨报》,到《民国日报》《时事新报》,以及后来的《大公报》《文汇报》,无一家报纸没有副刊。这些副刊,有综合性的,有文艺性的,有综合性与文艺性相结合的——即综合性文艺副刊。言论是副刊的眼睛。魯迅的杂文,大部分就是发表在报纸的副刊上的,成为副刊的火眼金睛,引起社会的震动。 继续阅读 元三:柯庆施表扬我的杂文(随笔)

阅读次数:439

一平:失去的书信(随笔)

Share on Google+

◎一平

1

很久没有写信了,从上网后,小三年了。而我是个喜欢写信的人。一生漂泊不定,下乡、回城、读书、任教,以后又离国,书信有如风筝的线绳,牵连悬浮的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漂泊中、孤零中、寂寞中,书信像家乡的泥土使你温暖慰籍。不同的笔迹,带着不同亲友的气息,牵连你生命某一角的情感和记忆。“见信如面”是俗套话,但也确切。写信、盼信、读信,往返的文字在漫漫的时间中,像雁阵、像季节,在茫茫的天际铺就一条家园的道路。 继续阅读 一平:失去的书信(随笔)

阅读次数:653

金渝:“老佛爷”(散文)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一)

“老农民”是学府重建时主持工作的,是事实上的一把手。他在苦心孤诣、惨淡经营自己的半壁江山。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那位从不视事的学府书记退休后,上级任命了一位兼职书记——职工背后称他“老佛爷”。这人一九九〇年夏到任,隔了一年他又转任院长。上面又新委任了一位刘姓书记,虽然也是挂名,但偶然还来单位亮一亮相,讲一讲话,拍板处理些事情。“老农民”独领风骚的希望落空了。 继续阅读 金渝:“老佛爷”(散文)

阅读次数:427

冯迟:海祭(散文)

Share on Google+

◎冯迟

1、洗白夜

一个茶杯的玻璃已经发毛了。她看着这种发黄的玻璃,已不能透出窗外的夜色。很多往事模糊起来。依稀一个男人那天坐在她的床沿,她穿得很厚。是一个入冬的日子。后来她每次做爱都有种感冒的感觉。那个男人喜欢吻她的鼻子,她总呼吸不赢地苍促了事。 继续阅读 冯迟:海祭(散文)

阅读次数:468

西飏:芦马琳探访加缪墓(散文)

Share on Google+

◎西飏

从普罗旺斯到鲁贝隆

8月18日,星期二,普罗旺斯。这是我们离开巴黎后的第一站。首先去阿维尼翁城,然后是附近的奥朗治、尼姆。第三天,我们驱车向东穿越鲁贝隆(Luberon)山区,探访这里的几座小城,还想试着找找那些常出现在普罗旺斯的图片中标志性的薰衣草地。 继续阅读 西飏:芦马琳探访加缪墓(散文)

阅读次数: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