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07月

红苇:中国的武士道(随笔)

Share on Google+

◎红苇

二十世纪初叶,梁启超先生就有《中国的武士道》一书问世,最先提出“中国武士道”的概念。但没有深究下去,他只是以此来振聋发聩,警醒国人,弘扬一种御侮抗暴的民族气节和民族精神。梁启超先生的“中国武士道”包罗广泛,全是由春秋战国时期的人物构成。其中既有文士,诸如孔子、晏婴、閵相如等人;又有侠士,诸如专诸、侯婴、荆轲等人;还有武士,诸如杞梁殖、叔梁纥等人。应该说梁先生是有特别敏锐的史感的,他明确地感受到了在春秋战国时期存在着“武士道”的现象和精神特征,只是他把“武士道”当成一个象征性的词语而非专有名词来对待的,因而未能作进一步的界定和探讨。 继续阅读 红苇:中国的武士道(随笔)

阅读次数:507

黄惟群:不要再说大历史(随笔)

Share on Google+

◎黄惟群

中国文学久来热衷于向历史邀宠,寄希望于历史的参与而使作品伟岸光亮流芳百世,特别是大历史,越大越好。这几乎已成一种病,一种追求向往的不病之病;也可说,这是一种自宫,是中国文学把“历史”当切刀对自己的文学细胞、文学生长力进行的“阉割”。 继续阅读 黄惟群:不要再说大历史(随笔)

阅读次数:690

张伦:“让火活着”——一首诗,一个事件与一个人的命运(散文)

Share on Google+

◎张伦

一九八九年元月,北京,一个严冬之夜,寒彻透骨。我在当时任教的大学的青年教师宿舍里,拥裘夜读。孤灯一盏,除窗外凛冽的风,折断的枯枝,断续发出的声响外,万籁俱寂。那是本法国诗歌的译集,诗句如“森林吹起绿色之火”,让人遥想春天的广大和辽阔,心生暖意,至今犹记。稍后,读到“让火活着,我们将离开客厅,为死去的人”(记忆或许有误)之句,似有所感,疲倦上身,合书就寝。 继续阅读 张伦:“让火活着”——一首诗,一个事件与一个人的命运(散文)

阅读次数:542

丁丽英:你坐几点的火车到上海?(散文)

Share on Google+

◎丁丽英

一梁让我写马骅,开始没答应。我好几年没正儿八经写文章了,另外,要写马骅得动用记忆,怕伤感。但那个一直占据我内心的匣子还是一触即开了。离他出事虽有六年,悲伤却仍旧簇新、尖锐,层叠的回忆和对回忆的回忆也愈发清晰、不真实起来。 继续阅读 丁丽英:你坐几点的火车到上海?(散文)

阅读次数:611

香港书展2010观察与批判(随笔)

Share on Google+

【编者按:香港书展和台北国际书展,是不受中国出版与书报审查制度限制的目前世界上仅有的两个最大规模的华文书展。今年,7月21日开幕的“香港书展2010”,是第21届(主办机构:香港贸易发展局),将为期7天。由香港政府官方主导的香港书展举办21年来,自承以“推广本地阅读文化为己任”,声称已是“一年一度接近阅读、亲近文化的全民盛事。”(香港书展官方网站语)为海内外关心出版自由、信息自由的读者了解事实与真相,本刊特组织“香港书展2010观察与批判”专辑,邀请四位活跃于香港本土的青年作家撰稿,根据他(她)们自身在书展的切近经验与审视,作出与官方当局相异、也跟资本宰制抵抗的民间论述和另类表达,彰显不向权力与市场屈服的华文世界良心知识分子在香港的独特声音。】 继续阅读 香港书展2010观察与批判(随笔)

阅读次数: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