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08月

岗拉梅朵:老师王子(长篇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岗拉梅朵

第三十三章 喧闹的校园

黄蜂的父亲长洲首富黄河清气势汹汹地跑来我们学校,整个PLK第一中学的同学都站在走廊上看楼下保安七手八脚不知所云的情景。黄河清背后还有两个男人,也许是中南海保镖那样的角色。他正在等待我们的老姑婆女校长接见他。 继续阅读 岗拉梅朵:老师王子(长篇小说·下)

阅读次数:1,008

金渝:学府故事之女人别传(纪实文学·之二)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一号房”和电炊的故事

(一)

虽然学府职工在很长时期里对庄育英不甚注意,都没有把她当一个人物看,因为她相貌平平,文化程度又很低,在学府里也很少出头露面,似乎很低调;但是庄育英在执掌公司大权之前,却大大的露了两手,令学府职工惊诧莫名,不能不对她刮目相看。也许老佛爷和老农民也正是因为此,而格外看重庄育英的魄力与能力。 继续阅读 金渝:学府故事之女人别传(纪实文学·之二)

阅读次数:1,323

西飏:中国电影的“大师情结”(随笔)

Share on Google+

◎西飏

这阵子正在热映《唐山大地震》,眼泪和票房一起喷踊着。没想到,一个似乎不着边际的话题被扯出来:中国电影有没有真正的大师?很可能,这只是某娱乐记者信口开河的鼓噪,本来就是个伪命题。但冯小刚导演却很认真地接过了话题,明确表示:中国电影没有大师。并说:“我觉得只有不冷静的人才会说自己是大师。”冷静之余他好像还狠狠地补了一句:“谁也别装。”话这么撂下,这个问题算是盖了棺。携几个亿的票房,冯导演的话一言九鼎。 继续阅读 西飏:中国电影的“大师情结”(随笔)

阅读次数:1,304

郭力昕:秩序缤纷的年代——台湾知识分子社会角色的消与长(随笔)

Share on Google+

◎郭力昕

回顾过去20年来知识分子对台湾社会的参与情况,有一种颇为普遍的看法,或者说印象,即知识分子介入社会的角色,似乎趋于隐没、沉寂。这种看法在某些意义上,也许一定程度是真确的;然而,若仔细追究以上这个描述,则我们也许得做几个提问:一、为什么对知识分子介入社会的回顾,圈限在过去20年内?二、所谓“知识分子”,究竟何所指?三、台湾知识分子的社会角色,真的已经全面消退了吗? 继续阅读 郭力昕:秩序缤纷的年代——台湾知识分子社会角色的消与长(随笔)

阅读次数:961

涂海生:去仓库(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涂海生

沿着苏州河堤岸走,伊莲本能地屏住鼻子,改用嘴巴呼吸。此时,天色已暗,树荫显得肮脏而凌乱。残疾人的摩托车从身边驶过时,发出冲击钻似的噪音。行人并不多。偶尔有人经过,也是衣冠不整,费力地在推小山似的垃圾车。她没敢上前问路。从地图上看,那条街道极小,不通公交车,也不标示门牌号,但不见得真的就找不到。她毅然加快了脚步。快要入夏,到处暖洋洋的。 继续阅读 涂海生:去仓库(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943

冉云飞:名家与土改(随笔)

Share on Google+

◎冉云飞

土地改革是二十世纪影响中国历史进程重要的事件之一,台湾五十年代初的土改属于温和改革,而大陆的土改则属于暴力革命。这样的暴力革命,当然不是共产党心血来潮,从其早期的理念和行动来看都是如此,只不过因时势不同而有所收敛罢了。抗战军兴,共产党为了摆脱自己被围追堵截的被动局面,除了接受将自己的军队改编为八路军外,还接受了国民党要求不能没收地主土地的条款,国共第二次合作才得以实现。但即便在这样的情形下,共产党也从没有停止过对地主土地的暴力没收,只不过在那时不再像以前那样嚣张地公开化而已。 继续阅读 冉云飞:名家与土改(随笔)

阅读次数:1,050

刘漫流:一九五零年代的炼狱(随笔)

Share on Google+

◎刘漫流

1949年红朝“开国大典”之后,躬逢其盛的胡风,满怀对新朝的政治热情写下一组4600行的“长诗”《时间开始了》。我没有完整地读过这部作品,无从评判其艺术价值。单就题目看,无疑可归入革命时代特有的宏大叙事,口气实不乏抹杀一切舍我其谁的豪情与狂妄。但不要忘了这是受特定时代政治气氛影响创作的一首政治抒情诗,一定程度的夸饰与渲染似乎无法避免也是可以谅解的。我也不愿无故地揣测或责难作者的创作动机及其激情的真诚性。胡风的好友绿原曾以“巨大的幸福感”来形容其时夹杂着对旧朝的失望、百多年来的屈辱以及革命胜利的魅惑。 继续阅读 刘漫流:一九五零年代的炼狱(随笔)

阅读次数:1,054

廖亦武:时代挽歌(长诗)

Share on Google+

◎廖亦武

公元前270年鬼节——蜀郡

只有你不会死于战乱.因为你有一副好嗓子。你是为唱挽歌而降生的,全体将士的灵魂都交给你了.我们猛攻敌人的右翼,你从左翼突围,会得救的。记住中立国的界碑,记住“巴人村”三个字那边的居民从古至今还没有一个死于战乱。把大家的护身符都带上……别哭……你不应该哭……你将是战争中唯一幸存的军人。 继续阅读 廖亦武:时代挽歌(长诗)

阅读次数:1,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