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09月

张桂华:一篇有关政治正确起源的文章——政治正确介绍之一(文论)

Share on Google+

◎张桂华

引言

下面是一篇阐述政治正确由来的英语文章,作者比尔·林德(Bill Lind,Bill为Williams小名,正式姓名为Williams S.Lind,1947—),美国专栏作家、电视节目主持人,研究专项为军事理论和文化保守主义,曾任文化保守主义中心主任,有著作《机动战争手册》(Maneuver Warfare Handbook,1985)。 继续阅读 张桂华:一篇有关政治正确起源的文章——政治正确介绍之一(文论)

阅读次数:1,008

红苇:“归”途漫漫(随笔)

Share on Google+

◎红苇

可以说,“归”是一个早熟的字。有些字是在慢慢使用过程中,其内涵才渐渐丰满起来的,但是“归”字不然,其在《春秋》、《左传》等典籍中一出现,这个字丰富的文化内涵就已经显现了再来。不能不说,“归”字是为古代女性量身打造的,古代女性的人生路向及其悲欢离合,就不能不与此息息相关。 继续阅读 红苇:“归”途漫漫(随笔)

阅读次数:923

井蛙:重新认识高更(随笔)

Share on Google+

◎井蛙

我们从不否认凡高(Van Gogh)的作品在后印象派大师手笔中比高更(Gauguin,1848-1903)的更灿烂更辉煌。由于他俩的绘画技巧甚至人生理想没能在一条路上相互靠近的原因。凡高与高更的争执,导致在阿尔(Arles)黄房子里发生的割耳事件使我相信,高更必然走上塔西提(Tahiti)道路,而凡高最终走向奥弗(Auvers)回到自己。他俩唯一的相似之处除了画家没别的。凡高因为孤独,而不愿意丧失最好的朋友与之探讨艺术共同生活,但是,高更是理性的,是冷酷的,然而他浑身隐藏的暴力却只能在艺术中获得安宁。确实,他抛妻弃子,背离巴黎的繁华到南太平洋塔西提岛上寻找内心的和谐,而获得了人生短暂的安宁。尽管这种安宁代价不小也不成功,但作为艺术家,却已足够。因为,那是最好的地方,让他回到野蛮人的身边去。他渴望成为野蛮人,确实,在所有欧洲文明中他只承认野蛮是文明的。 继续阅读 井蛙:重新认识高更(随笔)

阅读次数:1,378

黄粱:通天手眼:中国艺术精神(随笔)

Share on Google+

◎黄粱

1

夫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

——《礼记聘义》

中国艺术从三代的祭器:青铜器与玉器以降,借着浮雕式的线条敬谨地亲近自然混沌的形貌,不敢妄自模拟天道、雕凿明细,唯恐凿开七窍而混沌亡,走上一条以虚待有、凝神虚白的“写意”之途。青铜器与甲骨文所显现的线条之美,发展出独特的书法艺术,从线条的精神性开端的艺术道路,继而打开了山水画气韵生动与大块风景的境界。 继续阅读 黄粱:通天手眼:中国艺术精神(随笔)

阅读次数:951

蒋浩:自白书:今天,我为什么写诗?(随笔)

Share on Google+

◎蒋浩

写诗经年,我从未认真想过我为何写诗,像我从未想过我为何是一个人而不是其它。我知道我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但诗歌却又似乎连一个暧昧不明的源头也难以发现。我知道我现在还在写,将来也会写,只是节奏的快慢和数量的多寡。这些年,我也偶尔会去想诗是什么。一段时间以来,我竟然真的相信了诗是文明的一部分,是不可中断的历史。这种突然了悟到的清晰力量让我满怀道德和激情,勤于舍我其谁地乔装打扮,有了下地狱的勇气和决心。但现实却是,我仿佛是要去参加一个类似开幕式的酒会,在推杯换盏的觥酢交错间隙,那种个人主义的眩晕和集体主义的喧哗带来的深深的厌倦,却又让我惴惴不安起来。我的坚定清晰的历史观渐变成越来越强烈的怀疑和虚无主义,势必要让我开始不合时宜地回头来看我是如何写诗写到今天的。我知道,常常是自己才可以骗自己。 继续阅读 蒋浩:自白书:今天,我为什么写诗?(随笔)

阅读次数:1,019

亢霖:游泳的人(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亢霖

游泳的人

“游泳的人”──在失落之际我写下这四个字,源头是我和小李长期的纠葛。不管小李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在我内心留下的划痕总是微微发蓝。我在破败的小区里独居时,看到了对面清真寺的金顶,花朵般蓬勃怒放的云朵,脑海里却始终挥不去小李从容划水的样子。 继续阅读 亢霖:游泳的人(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967

冯迟:半墙(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冯迟

京城里的自由作家冯迟,最近为完成一部长篇小说,暂时借居到海淀郊区一个僻静的村庄。这房子是他的另一画家朋友闫三租住的,是一间农家四合院的南屋。画家闫三前几天回贵州老家了,要过完年的三月份才返京。因此,这一个月时间,正好给他提供了一段宝贵的安宁空间。 继续阅读 冯迟:半墙(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1,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