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6月

吴祚来:一个不会对话的民族,只有悲剧没有希望——一个六四幸存者对六四的回忆与思索(随笔)

Share on Google+

◎吴祚来

前几年,一位宣传官员问我,当年六四时你在北京,也参加过六四吧,你说,你们背后真的没有国外势力? 继续阅读 吴祚来:一个不会对话的民族,只有悲剧没有希望——一个六四幸存者对六四的回忆与思索(随笔)

阅读次数:747

马建:遗忘的权力——天安门事件二十二周年记(随笔)

Share on Google+

◎马建

二十二年前我居住在香港,看到国内发生了学潮就返回了北京。有时住在南小街53号,有时住在朋友周舵家里,也在纪念碑上睡到天亮。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事情,我只是旁观者,没有介入。王丹的演讲挤过去拍了照,吾尔开希举旗冲警围也收在了胶卷,司机把一车矿泉水送进广场我也组织群众往学生那儿运,知识分子游行队伍,鲁迅文学院的精英走过来我也拍了照片,佘华他们大都对着我举着胜利手势。但是我没有加入任何队伍。我还去过方励之的家,问他对学潮发展的看法。我仅是这场运动的记忆者。二十二年过去了,能记住的片断已经不多。可以说,那一个月的记忆只剩了十几个小时,而且是依附在胶片之中。 继续阅读 马建:遗忘的权力——天安门事件二十二周年记(随笔)

阅读次数:752

何桑:砸碎的理想,真实的记忆(散文)

Share on Google+

◎何桑

22年前,春末初夏的这个时候,在纽约城东的一个老式公寓里,我站在面对灯火辉煌夜景的落地窗前,听着耳边电话筒里从北京那边传来的激动声音:媒体也站出来了!今天的游行队伍里有《人民日报》、《中国日报》、《青年报》,还有知识界,社科院都上街游行打出了横幅……! 继续阅读 何桑:砸碎的理想,真实的记忆(散文)

阅读次数:536

马冬:这条街、这座城、这国家(散文)

Share on Google+

◎马冬

这条街:沾了血

1988年9月我离开了中国。不久,我错过了人生中一直等待着的一个机会:六四天安门广场学生民主运动。在我离开北京以前,我天天练习演讲,在家中滔滔不绝,想像有数百人在听。其实,偶而我也有一个听众到来,就是北大诗人骆一禾。我已经感到了一种大事件即将爆发的暴戾之气,似乎空气中都有绝望到底窒息到头的味道,人与云空之间,隔着一层无法形容的厚膜,仰头而无法看见蓝天,那象征自由,赐予人间灵感的苍穹。北京令人的精神溺落,到处是无精打采的知识分子,忿忿不平的市民,和苦闷的学生。当时我有感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了,果真,等我离开才七个月,胡耀邦去世,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爆发。 继续阅读 马冬:这条街、这座城、这国家(散文)

阅读次数:525

麦克杜利:寻找六月五日(诗)

Share on Google+

◎ 麦克杜利 著
王一梁 译

如同你们望着河流和天空时的感觉,我也曾一样
如同你们每个人都是芸芸众生,我也曾经一样
如同你们为河流与耀眼的波浪感到振奋一样,我也曾这样

——惠特曼:《穿过布鲁克林渡口》 继续阅读 麦克杜利:寻找六月五日(诗)

阅读次数:13,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