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7月

金渝:学府故事之长官外传(纪实文学·下)

Share on Google+

◎金渝

“老农民”

(一)

“老农民”是学府重建后的首任领导,先是副书记,又改任副院长。如此似机关衙门、又似养老院、可是却又顶着学府名头的处所,成天晃晃荡荡就领到工资,自然有很多人想方设法削尖脑袋往进钻。“老农民”紧抓进人权,不走他的门子,他的脸色就很难看。 继续阅读 金渝:学府故事之长官外传(纪实文学·下)

阅读次数:593

马建:肉之土(长篇小说选章)

Share on Google+

◎马建

〔由290页至320页结尾〕

……
你一步步走向湖心
看到死去的白血球
深深地躺在癌细胞的下面……

“……去哪里?我不离开广场。”天衣脸色苍白。

我急了,就从口袋里掏出麻绳:“把鞋捆好,人一挤鞋先掉,特别是你这种没有带的。” 继续阅读 马建:肉之土(长篇小说选章)

阅读次数:676

秦永敏: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选·之一)

Share on Google+

◎秦永敏

(底稿1986.10.29——1987.元.5
二稿1987.元.9——1987.4.1
于襄樊监狱梁坡砖瓦厂
一中队一挂车)

前言

本书写于为民主墙入狱的1986-1987年,那是中国刚步出文化大毁灭之初,继“伤痕文学”后“知青文学”盛行,然而身在狱中的我却“写罢低眉无发处”,但好歹还在出狱时带了回来。 继续阅读 秦永敏: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选·之一)

阅读次数:651

柴春芽:我们都是水的女儿(长篇小说之二)

Share on Google+

◎柴春芽

红桃K记得塞壬伯爵曾经居住的黄金岛上覆盖着茂密的无花果树。石鸻鸟在树丛里鼓动着纯金打制的翅膀永在沉重地飞翔。为了寻找塞壬伯爵,她纵身跃入大海,而海水没顶,咸腥的海水灌进了她的嘴和鼻子。恐惧就像绿毛水妖的手紧紧攫住了她的心。她奋力蹬脚,把头伸出海面,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一个浪头打来,她重又沉入水中。有一种死亡的声音,金属一般灌满了她的双耳。不知何时,红桃K发现自己躺在潮湿的海滩上,身上挂着衣裙朽烂的布条。她感觉自己在大海里沉睡了好多年。岁月在她无意识的大脑中悄然流逝,并为暗蓝色的大海披上了一层沉沉的锈色。红桃K爬起身来,遥望大海,搜寻着红鲑鱼的身影。荒凉的大海上一无所见。海风刮走了她身上最后一块遮羞的破布。此刻,她赤身裸体,置身于荒无人烟的海滩。她绝望地转过身来,吃惊地看到所有的高楼大厦全都离开荒芜的大地飘在空中。在高楼大厦的底下,几朵懒洋洋的云像吃撑了的羊一样纹丝不动。一只海鸥停在云上,眼睛里盛满了世界末日般的悲伤。居住在高楼大厦里的人们若无其事。塞壬伯爵头戴礼帽,身穿黑色风衣,站在阳台上唱歌。他的面前,摆着一盆已经枯萎的百合花。海风把那些高楼大厦吹得摇来荡去,塞壬伯爵的风衣却连一个衣角都没有掀起。一阵号角不知从何处传来。听到号角声的人们,纷纷脱下西装革履,不知羞耻地裸奔,并用皮鞭和棍棒相互抽打,致使彼此的皮肤变得一片通红。渐渐的,他们变成了一条条红鲑鱼。那一条条红鲑鱼争先恐后地跃入空气,向着塞壬伯爵游去。他们扑在塞壬伯爵的身上,将他撕得皮开肉绽。疼痛使他用失真的嗓子不停地哭喊: 继续阅读 柴春芽:我们都是水的女儿(长篇小说之二)

阅读次数:492

异质氏:判决(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异质氏

判决;没有多少人了解这个词的确切含义,尤其是它的心理含义;狂风被判决,下界无不摧枯拉朽,瑟缩打抖;洪水被判决,沿岸无不黄汤灭顶,人为鱼鳖;花朵被判决,仕女惋惜的目光,牵不住它倏忽之间落枝成泥;果子被判决,无论或青或黄,当应声堕下,孩儿们采摘的手,赶不上它顺命的快捷……人被判决……是啊,这就是我的亲身经历了,说它的心理含义,意思在这里,人,他的内心有一个从抗拒到顺从的变化过程,因为自然界的万物是无知的,而他不幸是有知的,故此他承受了比自然物更重的迫压…… 继续阅读 异质氏:判决(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442

刘丽朵:一捧雪(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刘丽朵

一,都南大学女生宿舍11号楼403,葛晴勉

央金娜让我下午和她一起去操场打球,我没答应。下午我要看书做作业。一门中国法制史,一门法律伦理。马上就要交作业了,这两门课的小论文都算到总成绩的一半。我总是把所有时间都用在功课上,还来不及,所以很奇怪,央金娜怎么会有时间天天去打球? 继续阅读 刘丽朵:一捧雪(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483

王巨:花殇(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王巨

她独自沿街走着,清澈的目光浏览着道旁的店铺。每家橱窗里,都摆放着各自待出售的商品,大都是款式新颖的衣物鞋帽之类。衣服虽新潮而时尚,但姑娘无心观赏。她要寻找属于自己的心仪之物。她的心仪之物并不是什么世上稀有的东西,她只是想要一束鲜花一束极普通的花朵。今天是母亲的生日,她想买一束鲜花送给母亲。 继续阅读 王巨:花殇(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