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8月

吴祚来:汉文帝(剧本之三)

Share on Google+

◎吴祚来

第四幕

朝政(上)

汉文帝独白:

我就这样成了皇帝。

高祖父皇当年进长安,千军万马,我去长安,我只带几个人几匹马。我不直入皇宫,我且住在宾馆里一些时间,让各位老臣们王侯们再三思,是不是真的要我入主宫廷、坐上大位,我也可以察观长安气象,问自己内心,是不是可以坐住帝王大位?

我居然是被选举出来的皇帝,三皇五帝至于今,也是头一遭。为什么我是选举出来的呢?吕后违反了白马之誓,非刘氏不得为王,但她却让吕氏为王,甚至掌管了长安的兵力,但还是被老臣与我刘氏叔侄们剿灭。江山应该有功臣们来主政,可这一次却破天荒地选举我做皇帝,叔侄们或因德行不够而不用,或因外戚强盛而不选,他们选举我,因为我重德孝母,无为而治代国。 继续阅读 吴祚来:汉文帝(剧本之三)

阅读次数:10,361

亢霖:五毒(中篇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亢霖

奇奇跟我一起喝啤酒的事情,先让我意外,再让我明白酒后吐真言的残酷。真话确实是残酷的,少说为妙。尤其是我,更不能弄到像秦头、刘头在酒后那样。在我的环境里,说真话就等于把命交给人家。另一方面,真话说多了,会不得不面对真相,那种真相是我不愿意面对的。我曾经跑到洗水间里,对着马桶,边呕吐边痛哭。 继续阅读 亢霖:五毒(中篇小说·下)

阅读次数:447

汪建辉:说话(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汪建辉

——说话,平淡而自然。最接近真相的交流。

一 不戒

还没有起床,电话就响起了。迷迷糊糊中接听,是老邱。在金象花园那边的公路边上给我打电话。路上的车很多,“轰、轰、轰……”,几乎听不清他的声音。我打起精神,分辨着他从电话里面传出来的话。 继续阅读 汪建辉:说话(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418

余未了:桃园迷案——一个从前的故事(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余未了

那件案子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原先在审案的行署所在地激起的种种好奇的议论早已烟消云散,就连那座审人的公堂,也就是法院,也早就拆去改建成了十八层的政法大楼。但是在案发的桃源村,这还是一个新鲜的话题。这也是事之常理,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么。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自从那桩案子后,桃源村再也没有发生过如此凶残的案件发生了。 继续阅读 余未了:桃园迷案——一个从前的故事(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430

刘逸明: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随笔)

Share on Google+

◎刘逸明

众所周知,曾几何时,香港对于我而言很远很远,去香港简直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然而,最近几年,却出乎意料地有了几次去香港的机会,第一次是国际笔会的亚太地区会议,不过,那次活动因为官方的阻挠,我最终与之失之交臂。一年以后,在另外一个民间组织的邀请下,我有幸去了一次泰国,于是便在往返路过香港途中目睹了这个城市的风采。 继续阅读 刘逸明: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随笔)

阅读次数:734

衣天:中国的边缘,世界的中心(随笔)

Share on Google+

◎衣天

每次跟人谈起中国的现状,我总喜欢将其比喻成高压锅——一只没有减压阀的高压锅,一只不断沸腾的高压锅,一只极度危险的高压锅。各种各样的社会矛盾,引发着层出不穷的极端群体性事件,让它越来越接近爆炸的边缘,而置身其中的芸芸众生,就像一只只猪蹄,在谎言的麻醉下,正享受着慢慢被炖烂的过程,值得庆幸的是,还有一些猪蹄仍然清醒,它们拒绝被炖烂。 继续阅读 衣天:中国的边缘,世界的中心(随笔)

阅读次数: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