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9月

吴祚来:汉文帝(剧本之四)

Share on Google+

◎吴祚来

第五幕

朝政(下)

灯光暗,转幕。刘恒到前面独白。

皇帝不好当吧,亲情友情爱情,谁不为情所累,弟弟淮南王杀人了,我割了自己头发,舅大人杀了人,不能再割自己头发吧,下辈子当马做狗,决不做皇帝。太累了。太麻烦了。当皇帝就是演戏的,演这曲戏太累,不如你们,花点银子,买张票,看戏,看戏容易,演戏,难啊。 继续阅读 吴祚来:汉文帝(剧本之四)

阅读次数:12,746

丰子:天空中的翅膀(长篇小说·之一)

Share on Google+

◎丰子

我要飞

都没有,在那些人的眼里,我没有关系,没有钞票,没有体力。我只能老老实实在这监狱里呆一辈子,我什么也没有。可我的心里清楚我有什么,天空、日月星辰、飞翔的鸟儿、水里的鱼儿;这些都是我的朋友,这些精灵每时每刻都与我相伴。我还有我的思想,当那些犯人成天谈论女人,或者打手铳的时候,我不会象他们那般无聊,我有我的思想我有我的问题要思考,我不必象他们那样自己用自己的手来发泄,或是在同性之间去发泄。正如俗话所说“无娘儿子天照顾”我这个什么都没有的人,所拥有的恰恰是常人所没有的。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明白这里的一切,哪怕是一滴水,一把泥土,一枚叶子他们都有生命。我虽然不会象别的犯人那样无聊到以打手铳为乐。但是我有我的消遣,我可以与水里的鱼儿捉迷藏;我可以与泥土里的蚯蚓玩游戏;我还可以给花儿们讲故事。 继续阅读 丰子:天空中的翅膀(长篇小说·之一)

阅读次数:1,022

文思:在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冰雹中行驶——土耳其十三日游(2011.4.21-2011.5.4日)(游记)

Share on Google+

◎文思

2011.4.21 星期四 多伦多-纽约

凌晨2:00起床,事先预定的出租车于3:30am准时来到家门口,4点即到达了机场。昨夜已在网上办好了登机手续并打印好了登机卡。飞机要6:45am才起飞,我们需要白白等待两个多钟头。

飞机于八点多钟准点到达纽约肯尼迪机场。乘出租车于九点多钟到达辛灏年家。辛夫人还没有去上班呢!她为我们准备好早点就离家上班,辛先生留在家里与我和妻子相谈甚欢。中午时分步行去附近的中国餐馆进餐,喝了很多XO名酒。 继续阅读 文思:在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冰雹中行驶——土耳其十三日游(2011.4.21-2011.5.4日)(游记)

阅读次数:1,496

蔡咏梅:少女峰下山中漫步(游记)

Share on Google+

◎蔡咏梅

下着毛毛微雨,雨蒙蒙中绿色的群山,在白色飘渺的云雾中若隐若现的雪峰,给人飘飘然的感觉。我深深地吸了口气,一股带着青草香味的潮湿空气立即沁入心肺。脚步轻快,内心喜悦。觉得刚才冒雨落车步行是个正确的选择。 继续阅读 蔡咏梅:少女峰下山中漫步(游记)

阅读次数:1,152

姜维平:我的日记

Share on Google+

◎姜维平

2010年3月10日,多伦多,晴,周三

午前10点,我乘坐地铁到达BLOOD站附近的图书馆,见到了苏珊老师,她如同往常一样教我英语,共计两小多小时,快结束时,谈到加拿大的一项人权和民主奖,她说可由丢波先生推荐,该奖必须有三个人参与荐举才行,她说要马上发电邮给他,请他参与此事,我说此奖有奖金,很好!如得到,可用此笔资金做公益事业,或做学费,到某个大学历史系学习加拿大历史,她说奖金三万加币,相当可观啊,还可以被其邀请到全国各地旅游,演讲,但是我说,比我成绩显著的人很多,恐怕得不到,她说试试看吧! 继续阅读 姜维平:我的日记

阅读次数:971

红苇:关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随笔)

Share on Google+

◎红苇

孔子是一个曾经遭受过辱骂的伟人。有些伟人一生一世都没有遭遇过攻击与辱骂,这恐怕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这些伟人还不够伟大。孔子曾经的“罪名”有很多,其中有一项不大不小的“罪名”便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这项“罪名”同时也是可大可小。说它大,可以从意识形态与阶级立场的角度去认识,这反映的是对于劳动和劳动人民的态度;说它小,它流露的是读书人的臭毛病,手无缚鸡之力,好逸恶劳,奢谈清高,一点生存技能都没有,只能是一个头脑相对发达的寄生虫。远的不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在整个二十世纪都没有也不会有什么好名声。如果再遇到“劳工神圣”或者是张扬劳动致富的年代,“五谷不分,四体不勤”那便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继续阅读 红苇:关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随笔)

阅读次数:975

波城一秀:蓦然回首,又见当年——小忆十年前开创笔会网站(随笔)

Share on Google+

◎波城一秀

死机,死机,老是死机!

2002年初的一天接到贝岭电话,他火急火燎地问我,为什么我的电脑老死机?能不能来帮我看看?我就假装专家出诊了。在贝岭卧室兼书房和办公室的房内一角儿,桌儿上放着一台笨大的显示屏,界面僵死不动,桌脚儿边是嗡嗡作响的主机围着一大堆电脑连线。贝岭见我,直奔主题,蹲身拔了调解器,抱怨道,原来死机,拔了这个再插上就活了,现在怎么插都不活了。我说别急,电源全关,过两分钟再开。之后电脑活了,但极慢。我一查,那台电脑还是window 98 呢。我劝贝岭,别怨它了,它够对得起你了,现在都window 2000了,你还用98给你干活儿呢。贝岭还挺护独子,说,不死机的时候它工作不错。我说,这么慢,还不错?贝岭说这几天确实慢,事儿越多它越慢,好多邮件进不来也发不出去。我进他信箱一看,炸满,邮件太多了。他说,这些天正联系组建笔会,全靠邮件往来,电脑一坏真急人。那时的免费信箱给用户容量很小,加之中文简体繁体打架,又是window 98,能不死机?我建议贝岭,多开两个信箱,把邮件匀匀,别都往一个信箱里扎。于是我帮他开了第一个笔会信箱:penchinese@hotmail.com ,又开了一个倾向杂志的信箱,window 98 勉强还能应付。 继续阅读 波城一秀:蓦然回首,又见当年——小忆十年前开创笔会网站(随笔)

阅读次数:1,578

汪建辉:笔会十年:寄廖亦武(随笔)

Share on Google+

◎汪建辉

之壹 这些日子正在休年假,我们一家三口开着车子出了成都,往郊区去。没有目标,走到哪里,感觉风景好看了,仅一两眼都看不够,就停下来看,直到眼睛饱了,才又开车向前,哪里绿色浓厚、草木乱纷,便不顾一切扎进去,投入更深的风景之中。时间晚了或者累了,就找一家价格公道的农家乐住下来,让全身心放松下来。 继续阅读 汪建辉:笔会十年:寄廖亦武(随笔)

阅读次数:2,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