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10月

丰子:天空中的翅膀(长篇小说·之二)

Share on Google+

◎丰子

企求

小梅是你吗?看见了,我看见天空深处的那一块云,我看见了天空深处的那一块云,我知道,我知道从那里下去,从那里下去我就可以与你想聚,我们就可以重逢。这些年你受苦了,爸爸来接你,爸爸来接你去当年我想带你去的地方,爸爸来接你回家。只是世道变了,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已经死去,我们也没有将这世间最好的宝贝献给他。小梅你知道吗?正是因为我们没有把这世间最好的宝贝献给他,所以毛主席他老人家才没有万寿无疆。这不是我们的错,这是那些坏人,那些口里高呼毛主席万岁的人的阴谋,可是有谁会相信我的话呢?他们起初说我是反革命份子,当我被他们在监狱里关押了二十多年之后,他们又说我是疯子。现在我什么都不是了,现在我是一只鸟,一只人变的鸟儿,我现在可以在天空自由自在地飞翔。我自由了,没有人,我相信再也没有人可以随意处置我,我也再不用满山遍野去扯猪草或是成天就在那楼上养鱼种菜甚至于再一次被他们弄到井下去受罪。我可以随意飞翔,但我不会到处乱飞,我要找你,我现在哪里都不会去,我只是来找你,到那块老是在我的头上飘动的云彩的下面来找你。人家早就告诉我,就在那山峰的下面,我知道你就在那山峰的下面。你不会到处乱跑,你会在那里等我。已经很多很多年了,我相信你一直都在那里等我。 继续阅读 丰子:天空中的翅膀(长篇小说·之二)

阅读次数:974

井蛙: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文论)

Share on Google+

◎井蛙

有时却感到难以想象,后印象派大师塞尚(Cezanne,1830-1903)竟然在法国官方沙龙展览的册子里这样介绍自己:“毕纱罗的学生。”而毕纱罗(Pissarro1830-1903)自己,也是这样谦虚地介绍过自己:“师从柯罗(Corot 1796-1875)”。这是一位年长、沉稳、厚重、仁爱以及谦虚的大师级画家。他一生师从过库尔贝(Courbet1819-1977)、柯罗、杜比尼(Daubigny 1817-1878)、莫内(Monet 1840-1926)、英国画派的风景画,以及学习塞尚的几何空间感,新印象派(Neo-Impressionism)画家修拉(Seurat 1859-1891)的点彩画,从另一位新印象派画家,他的儿子鲁西安(Lucien)那里也谦虚地学习不同的绘画技巧。可以说,毕纱罗的老师满街都是,从古典主义开始一路下来,就像他的画《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艰辛而浪漫。他几乎是每位大师的学生,可他并不是任何一位柯罗、米勒、杜比尼、莫内、年轻的修拉,或者他的好朋友塞尚。他只是他自己,他融合了所有人的优点,成全自己成为艺术史上不可或缺的风景画家。他也是很多画家的老师,他指点过塞尚、凡高、高更、鲁西安等人,他与莫内在普法战争期间(1870-1871),由于逃离法国到英国伦敦躲避战乱,共同探讨英国风景画风的鲜亮用色,与莫内结下友谊因此改变了自己的绘画风格。 继续阅读 井蛙: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文论)

阅读次数:1,288

朱瑞:还俗的香灯师(中篇小说·上)

Share on Google+

◎朱瑞

上篇

1

对着导师佛,宗哲坚赞先磕了三个等身长头,而后,开始净水。净了七七四十九碗水之后,他向导师佛走去,弯下身子,手伸进莲花坐的紧里面,拿出了一个黄缎子的小盒,打开。他的眼前,出现了深红深红的藏红花。他先把两片大一点的扇形花瓣放在一边,捏起针叶似的碎瓣,泡入一个又一个青铜供碗。水,渐渐地变得金黄,香气上升,宗哲就吸起了鼻子。 继续阅读 朱瑞:还俗的香灯师(中篇小说·上)

阅读次数:1,284

刘淼:西米(中篇小说·上)

Share on Google+

◎刘淼(湖南)

1

有段时间,我一直在做一个同样的梦,那就是和西米一起做爱。在梦里,我们反复交换各种不同的姿势,不断向对方发动前俯后仰的进攻,最后一起达到爱的最高潮。只是,每次醒来,她都不在。这个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翻看里面有关她的照片。我的手机牌子中文名叫三星,英文名叫SAMSUNG ,型号为E728。它是认识西米的那一天买的,在此之前,我用的是一款国产手机,99年的机型。本来我并不打算换掉它,谁知,那天我在一个朋友家上厕所,一不小心便从裤口袋里滑了出来,顺着下水道溜进了化粪池。我带着它上了两年的厕所都平安无事,没想到,就这么一瞬间永远的离我而去了。起初,我挺沮丧,觉得这么好的一个朋友失去了,实在可惜,但想着那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的老话也就坦然了。然后下午独自一人去了手机大市场,结果一眼看中了E728.一问价,行货要三千八,而水货只要两千一。我毫不犹豫买下了那只水货——外观、功能与行货一模一样,不就是没交关税嘛。 继续阅读 刘淼:西米(中篇小说·上)

阅读次数:1,261

晋逸:不进坟墓(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晋逸

1

初秋的丽江有点妖艳,树丛是一团大紫一团大红的,天空是透明地蓝着,雪山是炫眼的白,碰上那天又是个晴朗的黄昏,白顶上还抹了层金粉,站在桥边的佟欣被这景象忽悠得心神恍惚,那一幕成了她回忆的相册里的一张相片。她觉得有点禅,至于那禅是什么,又不可说。 继续阅读 晋逸:不进坟墓(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1,267

阿钟:散漫的记忆与思绪(随笔)

Share on Google+

◎阿钟

自青年时代起,我就是一个游离在体制外的自由主义者,虽然这种游离状态更多倒是因为被体制所排斥的缘故。然而,那时候的一种近乎本能的判断,就是颇为蔑视在体制中的生存,认为那是平庸者的温床,也只有庸人也才会在体制中获得一种安全感。 继续阅读 阿钟:散漫的记忆与思绪(随笔)

阅读次数:1,853

野火:回顾与思索——独立中文笔会十周年杂感(随笔)

Share on Google+

◎野火

07年是我第一次参加国际笔会在香港举办的5天活动。那一年的国内大环境比今年略微宽松。开完会后,有的平常比较活跃的海外会员,还能顺利地从深圳罗湖过关进入内地。但时过境迁,现在的监控强度较往年而言,已然为烈。 继续阅读 野火:回顾与思索——独立中文笔会十周年杂感(随笔)

阅读次数:1,600

李亚东:正声何微茫,哀怨起骚人——为独立中文笔会十周年而写(随笔·上)

Share on Google+

◎李亚东

我入笔会是04年,刘晓波当会长时。

记得廖亦武和王怡,是我的介绍人。大致的情形是,老廖先拉王怡、汪建辉加入,当时我也在场。到了他俩批下来,我还没提出申请。以至老廖有点不高兴,说不愿意就直接说,用不着看朋友面子。其实我是疏懒。顾虑总有的,没到那一步。何况我也,在乎尊严。 继续阅读 李亚东:正声何微茫,哀怨起骚人——为独立中文笔会十周年而写(随笔·上)

阅读次数:2,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