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11月

丰子:天空中的翅膀(长篇小说·之三)

Share on Google+

◎丰子

山间的彩虹

北京在哪里,毛主席在哪里,爸爸在哪里,而我现在又在哪里?爸爸,为啥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是啥东西就这样把我困在了这里。爸爸,我没有背叛你。你是我的爸爸,我是你的女儿,我没有背叛你。可我是毛主席的革命小将,我要誓死捍卫伟大领袖毛主席,我要誓死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爸爸,你以为我就愿意离开你吗?你晓得我受到的苦难吗?我是一个红卫兵,我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革命战士,我不能够因为我父亲的私事而脱离了广大人民群众。那么多人要去攻打太阳山,我不能够袖手旁观,我独自一人从我们歇息的旅店里跑出来,我没有去别的地方,我去了太阳山,我要参加到保卫继光兵团的战斗之中去。 继续阅读 丰子:天空中的翅膀(长篇小说·之三)

阅读次数:1,732

刘淼:西米(中篇小说·中)

Share on Google+

◎刘淼(湖南)

8

当我被窗外的阳光刺醒时,西米不见了。起初,我以为她在卫生间,但推开门一看,除了一支新牙刷孤零零地插在玻璃杯里,鬼影都见不到一个。再看厨房,昨天买的那个榴莲已经被剖成四大块,其中三大块里面的果仁一点儿都不剩,只留下干瘪、丑陋的果壳歪七裂八地躺在案板上。我不由得会心一笑,这个小妮子还真会吃,居然能一下子消灭掉四分之三。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才感觉到整个厨房已经被一股呛人的恶臭所弥漫。尽管经过一夜的折腾,我的肚子早已空空如也,但仍旧禁受不住恶臭的刺激,“哗”的一下将发酸的胃液吐了出来。我疾步走到窗前,将玻璃窗全部打开,这才稍微清醒了一点。接着,我开始收拾案板上的果壳,将它们统统扫进黑色的垃圾袋,最后只留下西米吃剩的那块榴莲。我舍不得把它扔掉,决定先收藏好,说不定晚点西米回来了,可以继续享受这一“美味”。在用报纸包裹榴莲的同时,我对它进行了仔细观察。毫无疑问,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端详榴莲,最表层自然是绿色的,只是绿得过于暧昧,不象常见的花草树木那般郁郁葱葱,给人以心旷神怡的感受。至于内部构造,也相当的奇特,分为好几个“房间”,每个房间会躺着一个或连体或分开的黄色肉身,肉身内会有一枚酒红色的核,那核似圆不圆、似扁不扁,绝不规则,只有根部与果肉相接,其余部分与果肉贴着但绝不粘连。如此构造,跟其他水果相比,明显过于特殊,而榴莲的暧昧也正来源于此——各个“房间”里的果仁,不正像古代皇宫里等待皇帝临幸的妃子么?难怪某本杂志里的专栏作家称榴莲是一种“性味”十足的水果。当然,更要命的还是榴莲表面的锐刺,像极了古代的狼牙棒,如果不小心从树上砸下来,底下的人不死也得脱层皮。 继续阅读 刘淼:西米(中篇小说·中)

阅读次数:2,161

柴春芽:诗歌中的西藏现实之旅(文论·上)

Share on Google+

◎柴春芽

A.

有关西藏的言说已经泛滥成灾,那些以以大汉族主义的文化优越感垫底的、走马观花式的游记性散文,那些以扭曲历史的真相和遮掩现实的残酷并且取名为《尘埃落地》或者《藏地密码》之类纯文学或者纯商业的小说,那些加了滤光镜并且经过PHOTOSHOP后期处理的、明信片式的风光照片,那些以毫无科学根据和宗教理论为支撑的看似探讨生命轮回实则是用烂俗的穿越小说的路数拍摄的爱情电影,那些雪山啊草原啊骏马啊卓玛啊之类无病呻吟虚饰矫夸的流行歌曲……够了!在经过了半个世纪的意识形态的恶意抹黑之后,西藏成了汉地小布尔乔亚和中产阶级的另一个臆造的幻景,成了炫耀自身财富的一个资本,成了寄托自己信仰虚无的一个集贸市场。 继续阅读 柴春芽:诗歌中的西藏现实之旅(文论·上)

阅读次数:1,746

李贵仁:从童年走向死亡(回忆录片段)

Share on Google+

◎李贵仁

1 无意中得知自己是帝胄

1957年初秋,我十三周岁,刚升到初中三年级。一个星期天的下午,趁家里没人,我在屋子里乱翻,竟从一个没上锁的木箱中翻出一个有好多夹层的棕黄色大皮包,显然是父亲留在家里的宝贝。 继续阅读 李贵仁:从童年走向死亡(回忆录片段)

阅读次数:2,148

刘京生:随爱而动——虚拟与现实之随笔(随笔)

Share on Google+

◎刘京生

很难为爱设置一个标准,美丽,温柔,睿智,性感,苗条,天真,浪漫,或者仅仅是因为眼缘?爱,感性的成分多,加入理性的爱就会变的枯燥,平淡,庸俗,乏味。比如,感性因为美丽而爱,理性会说:美丽终会退去,看看老娘,曾经何等的惊艳而如今满目疮痍,步履艰难,如今已经不再美丽,是否还爱? 继续阅读 刘京生:随爱而动——虚拟与现实之随笔(随笔)

阅读次数:1,617

高旷:在汉语抵达的不可能的世界(诗八首)

Share on Google+

◎ 高 旷

挖鱼

庄稼跟孩子吃饱了奶一样,我们不好意思再去打扰,
我们坐在自家的门前想起来何不挖点鱼吃
既然没有事情值得再干。
我们只要浅浅地掀开一二锹土,黄河一样的水就沁了出来,
鱼也就钻了出来。我们坐在板凳上,伸出我们的脚,
我们只用我们的脚趾夹,我们用目光制止我们的孩子跳进去捞,
孩子当然没有听我们的,自古以来我们都喜欢也傍桑荫学种瓜。
我们不要太多,够晚饭的时候吃一顿就行了。
天光就像傍晚我们收拾得熨里熨帖的女人,
站在余晖散尽的暮色里;
也像雨天无事可做我们就做爱,睡好后
我们的女人正坐在门口逗着母鸡玩:趁母鸡稍不注意,
我们的爱人就撩起一只鸡雏,解开襟怀:
现在是我的儿!来,吃奶!
我们的祖母历史一样也正嗤嗤啦啦地在灶间做饭。 继续阅读 高旷:在汉语抵达的不可能的世界(诗八首)

阅读次数:2,192

朱树:神啊,神啊(诗体特写)

Share on Google+

◎朱树

泰戈尔,罗宾德拉纳特(1861—1941)印度伟大诗人、艺术家、哲学家、社会活动家。出身于西孟加拉邦加尔各答名门望族的婆罗门家庭。他的一生献给文艺创作、教育事业及其和平活动。共创作50多部诗集,12部中、长篇小说,100多篇短篇小说,20多个剧本,1500余幅画以及论文,歌曲等。主要文艺作品:《飞鸟集》、《园丁集》、《新月集》、《吉檀迦利》;长篇小说《戈拉》、《沉船》、《最后的诗篇》;剧本《红夹竹桃》、《邮局》、《暗室之王》等。 继续阅读 朱树:神啊,神啊(诗体特写)

阅读次数:2,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