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8月

李亚东:清理奥革阿斯牛圈——文学史视野中的“8964”(文论·下)

Share on Google+

◎李亚东

先锋文学的国家话语

由于灰色地带人的模棱两可,因而造成“蛋,就是这么扯的”(韩寒《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生活在这样的同行中,要寻求突破,要回到人性本身,是非常困难的。”(余世存《致先生书》)我这样描述,是否愤世嫉俗? 继续阅读 李亚东:清理奥革阿斯牛圈——文学史视野中的“8964”(文论·下)

阅读次数:1,760

夏泊:囚徒们的“路线斗争”(随笔)

Share on Google+

◎夏泊

现在的年轻人绝大多数都不知道“路线斗争”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了。而在毛泽东时代,老百姓可以忘掉父母叫什么,这四个字却是绝对不能忘的。因为在“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浓厚的政治氛围中,毛泽东用“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这九个字把那四个字拔高到了压倒一切的地位,让“路线斗争”升任了中国共产党制定一切政策的总纲领。可见那四个字是如何威风了。 继续阅读 夏泊:囚徒们的“路线斗争”(随笔)

阅读次数:1,014

秦永敏:英英姑娘(长篇小说·之一)

Share on Google+

◎秦永敏

第一章

虽说已经十六岁,长成个全校师生瞩目的美丽姑娘了,英英还是被母亲当成个小孩子,不时带着她出去串门,自从哥哥盛秋江和顶头上司,冶炼公司财务处处长的女儿婷婷结婚以后,母亲就不仅常常带她去婷婷的娘屋,还不时到婷婷的舅父李振堂家去走动。 继续阅读 秦永敏:英英姑娘(长篇小说·之一)

阅读次数:1,385

杨银波:出狱(中篇小说·上)

Share on Google+

◎杨银波

(一)

乡村公路旁一棵硕大的黄葛树下,一群男女正围坐在牌桌四周,七嘴八舌。“听说那个人晚上不睡觉,光喝酒,白天到处借钱,脑筋又在不清醒了,活报应。”“我看他这辈子还要进监狱,最终要死在监狱里。”“听说他还扬言要杀他女儿,说他太伤心了,坐牢的三年里女儿都没来看他一眼,连一封信也没有。”“肯定是强奸!那哪里是他的女儿?又不是亲生的,那是那个贵州婆娘当年带过来的。他又没跟那个女人扯结婚证。”“现在的社会,你今天有几个钱可能还跟着你,明天你毬钱没两分,还不是跑毬了!”……说着说着,一个女人突然打手势:“嘘!那个婆娘来了,不要遭他听到。”众人纷纷闭嘴,各打各的牌。 继续阅读 杨银波:出狱(中篇小说·上)

阅读次数:1,112

普琼:电话里的藏人(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普琼

众所周知,一到星期天,我从早上醒来就开始兴奋。为什么呢?因为我可以踏踏实实地给西藏的朋友们打电话。持续了一段时间的孤独感也在与他们的通话中烟消云散。当然,我的第一个电话打给在拉萨的朋友顿珠,每次跟顿珠通话,我就知道在拉萨发生了什么,在拉萨的朋友们在干什么。顿珠交际广泛,又喜欢张扬,一件事从他嘴里说出来,那真是有声有色。 继续阅读 普琼:电话里的藏人(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986

文思:维诺娜(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文思

(1)

X公司是保险业界首屈一指的大公司,它的精算部门就有两百多人,主管精算的副总裁已经有两个。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它偏偏看上了一直在小公司任职的我,给我很高的薪金,并且保留我的副总裁职务。我想不出任何理由拒绝这样的好意。 继续阅读 文思:维诺娜(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1,380

张桂华:胡兰成小事胡说心理考——完形心理学的解释(随笔)

Share on Google+

◎ 张桂华

我在《胡兰成传》中说:胡兰成惯于大话连篇,如他自诩自封汪伪政府中排名“第十一”、毛泽东同意聘其为文化研究机关(梁漱溟为首)副职等等。大话涉及大事,自大自重如胡兰成者,可能抵御不了青史留名之类的诱惑。 继续阅读 张桂华:胡兰成小事胡说心理考——完形心理学的解释(随笔)

阅读次数:1,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