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10月

文思:塞保边界(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文思

(1)

自从三年前退休,千老先生就带着老伴洪老太太开始了他们向往终身的周游列国。他们没有多少积蓄。将近五十岁的时候,千老先生才毅然决然地抛弃了他在国内拥有的所有名誉、地位和财产,移民加拿大。一个靠工资为生的老知识分子,在养家糊口之余,攒不下多少钱。为了以有限的财力多跑一些地方、跑更长的时间,虽然年近古稀、虽然奔波途中,他们却像国内过穷日子那样精打细算——饿了以干粮充饥、难得吃一顿热饭;渴了喝水龙头里流出来的自来水、从来舍不得买饮料和瓶装水;一般都徒步去景点,累得要死才坐公交车,对出租车永远是敬而远之、从不问津。这哪里是旅游,分明是穷游!孩子们收入颇丰,愿意出钱资助他们旅游,他们不要。朋友们劝他们安居少迁、颐养天年,他们不听。穷游吗?那就穷游好了!他们就是爱上了穷游。活到老、学到老,他们要用他们屈指可数的财力和所剩不多的生命,去看世界、长知识。 继续阅读 文思:塞保边界(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1,280

王金波:夏日夜雨絮语(散文)

Share on Google+

◎王金波

2012年6月14日是个令人悲伤的日子。下午15点,在内蒙工作的高中同学汲长海打来电话,说另一个同学王加栋的父亲于中午11点去世。我吃了一惊。12日下午我给王加栋打电话时还没出病理结果,不到两天人就没了。25年前我刚上高中时王加栋的父亲就认识了我,后来甚至认识了我父亲。因我高中时即已形成现在的政治观点,王加栋的父亲对此非常了解且明确反对,但我后来坐牢他也很惋惜。2008年王加栋的弟弟王加健意外身亡,王加栋的父母一直没能走出阴影。后来据汲长海说,王加栋的父亲弥留之际一直喊着王加健的名字。 继续阅读 王金波:夏日夜雨絮语(散文)

阅读次数:962

孙乃修:从地下潜流到诗界主潮——我看中国当代诗(诗论·中)

Share on Google+

◎孙乃修

同一片苦难的土地,同样的险恶氛围,面对黑暗、虚伪和荒诞,面对“三忠于”“四无限”、一片颂歌和膜拜,崛起这样的冷峻诗句、愤怒意象,使脚下的奴才世界为之震惊、恐慌,如同久居黑洞突然被一声霹雳惊倒、被一道闪电击伤: 继续阅读 孙乃修:从地下潜流到诗界主潮——我看中国当代诗(诗论·中)

阅读次数:1,602

杨宏声:文革诗歌研究三题(随笔)

Share on Google+

◎杨宏声

1999年创办《零度写作》时,就设立了一个专栏:“文革时期作品选”,并于同年出了两个专集:《攀援记忆之树——钱玉林文革时期诗集《记忆之树》出版》和《指月为诗——程应铸文革时期诗集《月光下的徘徊》出版》。2001年11月21日晚,我们在上海“咖啡书屋”以“昔日的普希金像前”为主题,举办“上海文革时期十人诗歌朗诵会”。十人中有五位出席了这次晚会,并朗诵了自己的作品。几年来,我在文革诗歌方面主要做了一些资料收集的工作,未及展开细致的研究。几篇札记式的短文,期以引起讨论也。 继续阅读 杨宏声:文革诗歌研究三题(随笔)

阅读次数:929

张慈:简论美国华人文学(随笔)

Share on Google+

◎张慈

海外文学(本文所指的海外文学仅限美国华人文学),才情不如古代,文字不如近代,文化价值姗姗来迟。海外文学毫无特色,如有,那就是烟火气太重,透显不出内在的笃定与淡远,胆气与反思。无论文学离开中国多少年,无论文学深入西方多少年,海外文学的笔触里,总是闪耀着一股浓郁的幼稚依赖与思乡之心。海外文学浅简的东方意味不过是刊登些书法作品与秋风春雨之作。海外文学没有汉语根子上的秀逸,没有文化思想的明确,没有精神根基,没有一个民族与生俱来的高度敏感和洞察之心。海外文学将自己调到千万里之外的美洲流浪,因出家门见大世面而使自己丢掉了根子。海外文学因作者们生存之艰难,放弃了中国人骨子里的才学与气质的培养,那是需要时间和粮食来推动的事业;海外文学因作者们喜染西方的风气,放弃了中国人讲究的修身治学,仅将生命最初领略到的西方文化的好,推著作品和人生一步步往前,一寸寸磨砺。海外文学慢慢烘托和显露的底气,及用一个世纪积起来的灵魂气象实在是微不足道。贾岛“两句三年得、一吟泪双流”就是它的写照。海外文学想要成为华人的声音,还有漫长道路要走,因为,它不被发现,不被捧在手上。 继续阅读 张慈:简论美国华人文学(随笔)

阅读次数: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