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11月

杨银波:出狱(中篇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杨银波

(五)

当谭贵兰在看守所见到马奎时,马奎已是鼻青脸肿,牙床上还能看到好几道腥红裂缝。马奎埋着头问:“谭贵兰,你说我是啥子人?”没等谭贵兰回答,他就自言自语,“我不是一生下就是坏人。我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被逼的,不是我想犯罪,是社会从来不给我机会。我是畜牲,我是混账,但不是天生就想这样。我肯定要坐牢,你愿意等我就等我,不愿意等我就算毬了。”谭贵兰一直在流眼抹泪:“马奎啊马奎,你做出这种龌鹾事,叫我们娘俩今后咋个过哦?”马奎一听到“娘俩”两个字就心烦:“你女儿不是跑到她亲爹那里去了吗?你又不是没老公,跟我这种烂人还有啥子日子过?家里只有200多块钱,你拿去当路费,不要再来看我了。”谭贵兰想发火,但又发不出火来,只想把心中的苦倒出来:“哎,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哦?跟你马奎十几年,你到现在还不说人话,我该咋个办嘛?” 继续阅读 杨银波:出狱(中篇小说·下)

阅读次数:1,031

刘淼:香水有毒(中篇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刘淼(湖南)

李小田

麻将馆不大,只有三张自动麻将机,但对李小田来说,足够了,这意味着一个月稳赚3000块,远超做清洁工时的收入。李小田今年38岁,三年前和老公范大军、女儿咪咪一起搬到了果园小区。果园小区是槠城很有名的家属区,隶属槠城冶炼厂,范大军就是在冶炼厂下属的炼焦分厂上班,属临时工性质,专干正式工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李小田原本是没有事做的,除了带孩子,便是做家务。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居委会的冯主任,冯主任是个热心肠,得知李小田没有工作,介绍她进了果园物业公司,包下小区26栋至36栋的公共区域清扫工作。活并不轻松,但好歹每个月多了800块钱的进项。这样,李小田全家也就宽裕多了,甚至,李小田还可以去小区麻将馆每周打上一次小麻将,赌注并不大,输赢几十块钱,纯属娱乐性质。 继续阅读 刘淼:香水有毒(中篇小说·下)

阅读次数:1,310

发星:西昌(大凉山)地下诗歌往事断片(散文)

Share on Google+

◎发星

1984年9月我考入西昌市凉山州财贸学校(中专),刚入校不久便是周伦佑兄弟的“现代诗”与“爱的哲学”讲演,在学校门口售票(记得票价是三角一张),我买了一张,按时到西昌市文化宫去。当时听讲演的人很多,过道与窗外站满了人。许多人闻风而来,没有票,就站在门口外面或门口听周伦佑兄弟口若悬河。周伦佑讲的是“现代诗”,周伦佐讲的是“爱的哲学”,二人从西昌为出发点,后去成都、重庆、武汉,掀起一股影响极大的“现代诗潮”与“新哲学潮”。80年代是一个渴望知识与求索的“理想时代”,大家都带有笔记本,只听沙沙的抄记声在桌上鸣响,这种美丽的声音,多年后时常在我耳边回荡。 继续阅读 发星:西昌(大凉山)地下诗歌往事断片(散文)

阅读次数:906

童牧野:莫言的厚重与厚道——我对莫言获诺奖的高度赞美(随笔)

Share on Google+

◎童牧野

1

我的眼光准,最主要的准在两个方面:一是股指期货怎样布局下单可以游刃有余、双向赢大钱。二是哪些作家已经超过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平均水平。 继续阅读 童牧野:莫言的厚重与厚道——我对莫言获诺奖的高度赞美(随笔)

阅读次数:1,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