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3月

秦晓宇:玉梯(长篇连载·之三)

Share on Google+

◎秦晓宇

时间的迷楼

叙事,在古汉语里亦称序事,最初指按照一定顺序安排事物。《周礼·乐师》:“……掌其序事,治其乐政。”唐贾公彦疏云:“‘掌其叙事’者,谓陈列乐器及作乐之次第,皆序之,使不错谬。”[1]这里的序事或叙事已包含了古老的结构意识。常常“缘事而发”的古乐府诗多以歌、行、曲、引、吟、谣来命题,如《孤儿行》、《西洲曲》、《白头吟》。其中,“述事本末,先后有序”谓之引,多指向时间的流转;而行是“步骤驰骋,疏而不滞”[2],侧重于人物在空间上的移转。无论引还是行,其叙述序列基本是线性的,按照时间的自然顺序推进的。这是中国古典叙事诗的一般特点。 继续阅读 秦晓宇:玉梯(长篇连载·之三)

阅读次数:512

柴春芽:走出广场的牧歌——戈麦高地的影像与日志(非虚构作品选·之二)

Share on Google+

◎柴春芽

第二章 如果我歌唱你阴影里的光芒

我们被表象的真实给欺骗了,或者说,我们太容易停留在表象之上,就像蜻蜓点水,从而忘记了表象的河流之下那更为宽阔更为坚固的河床。多少人在藏地旅行、摄影、支教和调研,但他们大都在表象的河流上漂浮,甚至不是在表象的河流上,而是在自我制造的幻景上。有多少秘密,将汉人阻隔在藏人的心灵世界之外。这秘密不便言传,也不可言传。只有当你深入,譬如这戈麦高地,只有当你和他们休戚与共,你便在不知不觉之间成为秘密的共享者。言语不通,也不会成为问题,关键是得有共同的命运将你和他们交织在一起。你甚至会成为他们的希望,因为你的学识和人品。一个被禁止的空间是存在的。在这个被禁止的空间里有着极其丰富的故事和情感。摄影的探索只能到此为止。作为二维空间艺术,当然也是表象型艺术,在去揭橥真相时,摄影的局限性也就显而易见了。假如你看过吕楠的系列摄影作品《四季》,你能在农区藏人那些生活和劳作的细节里看到什么呢?假如你不具备历史学的常识和底层经验,你就无法建立一个时间坐标去衡量那些生活和劳作的细节所透露的意义。有太多的东西被遮蔽了,因为这是个语焉不详的时代。层层堆积的影像和文字,不是为了敞亮什么,而是为了隐藏什么。 继续阅读 柴春芽:走出广场的牧歌——戈麦高地的影像与日志(非虚构作品选·之二)

阅读次数:512

一尘:青灯(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一尘

他是镇子唯一能写故事的人,说起来,也恰恰因为他离开了镇子。镇里活着的人,是没有一个能写的。他们只是以活着,代替了书写,虽然他们也有自己的记忆。虽然,还有那本镇志。但它只具列一些简单的辞条,算不上故事。所以,离开镇子十年之后,拣在十月份的那一天,他回去了。那时,已经是公历一九八六年了。 继续阅读 一尘:青灯(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476

夏泊:偷越国境抗美援越(散文)

Share on Google+

◎夏泊

文化革命初期兴起过大串联,不用买车票不用带饭钱就能走遍全中国。只是苦了火车,连小小的厕所里都要挤十几个人,行里架上座位底下也都塞满了,把不少洗手池和行里架都压坏了。1966年的十二月份,我就是坐这样的火车从乌鲁木齐到了昆明。那时的火车跑得慢,连着坐了好几天,把脚都坐肿了。为的是到云南看看那神奇的地方。 继续阅读 夏泊:偷越国境抗美援越(散文)

阅读次数:495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之一)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亲爱的主:我相信你是神的儿子,我是迷途的羔羊,是悖逆的罪人;我承认我在你面前的一切罪孽,求你用你的宝血洗尽我的一切不洁不义,给我重生的生命。我现在悔改,我愿意接受你做我的救主,求你带领我走永生的道路;主啊!我打开我的心,求主进入我的心灵。 继续阅读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之一)

阅读次数: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