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5月

秦晓宇:玉梯(长篇连载·之四)

Share on Google+

◎ 秦晓宇

江春入旧年[1]

师古本身就是中国的文学传统。“诗不学古,谓之野体”(沈德潜《说诗晬语》)、“乐必依声,诗必法古”(王闿运《湘绮楼说诗》)等说辞,在中国古代几乎是不证自明的金科玉律。新诗的发生虽然是一场试图“推翻”古诗成规的美学革命,但在新诗对“诗”的持续追问与想像中,其实一直都渴望汲取古典,“铄古铸今”的尝试几乎无所不包。譬如思想内涵上的继承,有废名的“新禅诗”写作;风格上的效法,有卞之琳的诗“冒出李商隐、姜白石诗词以至花间词风味的形迹”[2];形式上的仿古,则有闻一多的新格律体:字句匀齐、音步规整、声韵铿锵,这种阅兵式般的诗歌本欲追摹古典形式主义传统,不料却落入旧诗的下乘境界。对此闻一多的“新月”盟友徐志摩早有反思:“谁都会切豆腐似的切齐字句,谁都能似是而非的安排音节,但是诗,它连影儿都没有和你见面!”[3] 继续阅读 秦晓宇:玉梯(长篇连载·之四)

阅读次数:1,740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之三)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三七

那是六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我在屋里搂着谢秋菊一边吻她,一边解她的纽扣。她的胸脯由于我的抚摸,已经变得十分隆起、丰满,我用嘴噙住一只乳头。她十分安静。可是当我继续解她的扣子时,她反抗了,虽然没有出声,但反抗很激烈。我狂躁了,热血涌流,使劲按住她。她挣扎了一会儿就不动了,只把脸偏过去。我开始喃喃地说我多么爱她,多么想念她。“别怕,威威,我喜欢你!”“别这样,我疼。”“我爱你!爱你……”“别压我了,我透不过气了……” 继续阅读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之三)

阅读次数:2,204

孙乃修:重读郭沫若《李白与杜甫》(文论·上)

Share on Google+

◎孙乃修

(上)

一九七一年十月,郭沫若《李白与杜甫》一书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是思想贫困、知识荒芜、政治疯狂时代。“文革”(1966-1976)一片批斗、抄家、焚烧、厮杀、武斗、倾轧,人们精神荒芜、饥渴无奈,痛苦徘徊在恶与善、丑与美、伪与真、野蛮与文明之间,找不到精神家园。那是“红海洋”时代,除马恩列斯毛著,没有文学论著出版。郭氏此书,章士钊《柳文指要》,皆出现在这个时代。章氏书中一副酸腐媚态:“毛泽东选集成为唯一典型,君师合一,言出为经”(《跋》,一九六六年三月),且插入生硬一节“柳子厚生于今日将如何”,阿世取容:“古之名人,倘至今日而仍存在,总其平生论著,将必赞叹今日之所施为,作为歌颂,可期沆瀣一气者,止于柳子厚一人”“子厚即以当日养之有素之思想尺度,假如亲见一九四九年之政权,必当无凿枘不相容之虑”(《柳文指要》下,卷一,中华书局一九七一年九月第一版)。 继续阅读 孙乃修:重读郭沫若《李白与杜甫》(文论·上)

阅读次数:2,691

尘封的西藏——恰巴·格桑旺堆先生的回忆(回忆录·中)

Share on Google+

◎朱瑞/整理

十四

1953年五月,成立全国工商联合会,这是工商界组织的一个群众团体,资本家都要参加。中央要求西藏派代表,也要求有工厂的人参加。张经武代表和张国华司令员提名让我参加,说,恰巴·格桑旺堆比较年轻,将来工商联这边还有许多工作,就推荐给阿沛。阿沛和达赖喇嘛汇报同意:我、帮达羊陪、察珠昌、旺久啦,还有后藏两人、昌都三人,西藏贸易总公司经理罗加昌等十个人组成工商代表,当时,帮达羊陪和察珠昌在印度,我们首先到了印度。 继续阅读 尘封的西藏——恰巴·格桑旺堆先生的回忆(回忆录·中)

阅读次数:2,369

喻智官: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杂文)

Share on Google+

◎喻智官

王若望“代人受过”说蜂起

年初,一生追求自由民主的先贤许良英病逝,他的不少亲友学生著文怀念,其中傅国涌等人都提到一件事,“一九八六年,许(良英)、方(励之)与刘宾雁共同发起《反右运动历史学术讨论会》,赵紫阳向邓小平口头汇报这件事时,把他(许良英)错成了王若望,所以邓随口要开除三个人的党籍,没有他。他这样逃过了一九八七年,却没有幸免于一九八九年。”[1] 继续阅读 喻智官: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杂文)

阅读次数:17,610

它山:朝露(散文)

Share on Google+

◎它山

(1)

上世纪50年代,重庆市话剧团演出的话剧,我都是忠实的观众。印象尤深的,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天真活泼,可爱又调皮的冬妮娅;《绞刑架下的报告》里的优雅机趣的女招待;《雷雨》里追求爱与命苦斗的繁漪,以及《日出》里忍辱负重,保护弱者,闪烁着人性光辉的翠喜。 继续阅读 它山:朝露(散文)

阅读次数:2,334

基尔克郭尔:人生道路中的诸阶段(第一部)

Share on Google+

◎基尔克郭尔 著/京不特 译

(译者说明)《人生道路中的诸阶段》是基尔克郭尔的主要笔名著作之一。与《非此即彼》一样,它有一个假托的出版者,收集了不同笔名作者的文本。然而事实上这些出版者和作者都是同一个人:索伦·基尔克郭尔。 继续阅读 基尔克郭尔:人生道路中的诸阶段(第一部)

阅读次数:18,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