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6月

尘封的西藏——恰巴·格桑旺堆先生的回忆(回忆录·下)

Share on Google+

◎朱瑞/整理

十九

由于康区进行了民主改革,1957年开始,四水六岗的好多人到了西藏。他们在拉萨集中后去了山南,在赤古县建立了一个根据地。后来,四水六岗又到了后藏南木林县,抢光了西藏地方政府的武器仓库,回到山南,流散打解放军。 继续阅读 尘封的西藏——恰巴·格桑旺堆先生的回忆(回忆录·下)

阅读次数:1,543

浪子:私人志:从此和广州做爱(散文·下)

Share on Google+

◎浪子

中篇:诗歌志

在中国诗歌界,无论是“七0后”、“中间代”的横空出世,还是“女性诗歌”的兴旺、“完整性写作”的倡导,都无法绕开黄礼孩这个名字。毫不夸张地说,有黃礼孩这样认真的写作、踏实地做事的诗人,是广州之幸、更是诗歌之福。正是出于主编黃礼孩对诗歌与人之关系的深刻体味,才造就了中国第一诗歌民刊《诗歌与人》。 继续阅读 浪子:私人志:从此和广州做爱(散文·下)

阅读次数:1,007

王康:遗产与遗憾——漫议诺贝尔文学奖(随笔)

Share on Google+

◎王康

中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情有独钟,几乎出自本性。中国人缺少系统宗教,短于科学思维,拙于法律体系,唯有文学,居于一统江山的至尊地位。孔、老、墨、旬、孟、庄以降,诸子百家,经史子集,几乎所有古代典籍都是文学作品,历代诗人、作家引领风骚,化成天下,不一而足。 继续阅读 王康:遗产与遗憾——漫议诺贝尔文学奖(随笔)

阅读次数:1,558

文佳:我的父亲和母亲(回忆录·上)

Share on Google+

◎文佳

我的父亲康人苏(1915.3.31 —1981.9.6,湖南省双峰县人)和母亲易敬怀(1914.3.8 – 1998.8.30,湖南省长沙县人)已经离开我们很多年了。每年忌日,我都把他俩的遗像立在桌上,在相片前面摆上水果、沏上名茶、点上高香,率全家人一起对遗像郑重磕头,以寄托我们的哀思,因为父亲和母亲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每当回想起与父母共同生活的日子,我就忍不住潸然泪下、心痛不止。同时,一股股幸福的暖流也会流遍周身。我要自豪地向全世界宣布:在我的心目中,我的父亲和母亲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父亲和母亲。 继续阅读 文佳:我的父亲和母亲(回忆录·上)

阅读次数:965

王巨:一座雕像的诞生——献给六四死难者(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王巨

人们说,第一次看见他时,简直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幽灵。他个子高挑,瘦骨嶙峋,整个人仿佛就是一具活着的木乃伊。他头发蓬乱如枯黄的杂草,细窄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宽边的黑框近视眼镜,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总是睁得出奇地大,大得与整个瘦仄的脸颊不成比例。人们都觉得那双眼睛本该没有那么大,是因为有过某种十分可怕的经历,受了某种难以承受的惊吓,才变成那个样子的。因为那大而无神的眼睛深处,总是闪烁着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极度恐惧。 继续阅读 王巨:一座雕像的诞生——献给六四死难者(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1,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