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7月

孙乃修:重读郭沫若《李白与杜甫》(文论·下)

Share on Google+

◎孙乃修

《李白与杜甫》书中扬李批杜立场,在郭氏历来公开发表的诗文中从未流露。他曾说喜欢李白,不甚喜欢杜甫(“唐诗中我喜欢王维、孟浩然,喜欢李白、柳宗元,而不甚喜欢杜甫”,见《我的童年》)。李白只是他喜欢的诗人之一。 继续阅读 孙乃修:重读郭沫若《李白与杜甫》(文论·下)

阅读次数:1,556

庄晓斌:老面兜(长篇小说·之一)

Share on Google+

◎庄晓斌

引题

老面兜是我在中国大陆龙江省革志监狱服刑时,结识的一名囚犯。他的真名叫赵宝财。这个名字在中国大陆的农村里,是很普遍也极平常的一个名字。假如做一次统计调查的话,我确信,在中国名字叫赵宝财的人该是成千累万。但是老面兜却只有一个。据说在中国大陆上现今仍有几百万囚犯在监狱里服刑,在这几百万囚犯其间,叫赵宝财的囚犯可能也会有几十个吧?但我依然确信,再不会有老面兜这样的囚犯了。不仅现实里不会有,以后也不可能再有。即使回顾上下数千年的世界历史,也找不到像老面兜这样荒诞的罪犯了。真是可以叫做“空前绝后”啊!老面兜这样荒诞的罪犯也许只有在“史无前例”的文革中才会有。用素描的纪实笔触把老面兜的“罪行”勾勒出来,这会是让人类都为之赭颜蒙羞的。这是我选择了用小说来铺陈这个故事的一个理由。 继续阅读 庄晓斌:老面兜(长篇小说·之一)

阅读次数:1,097

孙志鸣:光棍儿(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孙志鸣

娶老婆,除了通常理解的意义——找配偶、生儿育女——之外,在我插队那里还是衡量一个男人之为男人的标志,一个男人立业的标志。故而,娶亲不叫娶亲,称之为办事业,从中也可看出当地人对此事的重视程度。如果一个男人到了娶亲的年龄却找不上老婆,便会被人瞧不起,认为他不是个窝囊废、脓包软蛋,就是个不务正业的二流子。 继续阅读 孙志鸣:光棍儿(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943

晋逸:虚构的真相(随笔)

Share on Google+

◎晋逸

习惯性地打开电脑,随意地选择一部连续剧,看了一会,一股恶心的感觉不可控制地在我心里爆发了——最近这几年,国内几乎所有的电视台都拍抗日片,无一例外的高歌共产党如何神勇机智,最后抗战何等成功。算一算国内多少的电视台,我觉得看上一辈子都看不完这几乎是同一部作品的不同版本,就像往年全国大街小巷贴满的“毛主席万岁”的标语,而我们伟大的毛主席现在正躺在纪念馆里。 继续阅读 晋逸:虚构的真相(随笔)

阅读次数:1,183

何永全:《男人十日谈》读后记(书评)

Share on Google+

《男人十日谈》读后记【1】(书评)

◎何永全

当作者把本书赠给我,我看了书名,就告诉作者,将为此书写篇书评。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基于多年的想法。我始终是个怀着批判心态的人。特别是我们今天这个社会,已经到了必须完全批判的年代。因为这个社会没有一个角落不在犯罪,在物欲的冲击下,到处都散发着没有任何畏惧的兽欲。为了物欲的满足和兽欲的发泄,各种卑劣、欺诈的现象天天可见,无耻、傲慢的言论时时可闻。一贯在人们认识中高尚圣洁的事物,现在已经成为诱人上当的骗局;人类天性的善良,一次次被玩弄和玷污;社会的公信,被践踏了再践踏。政府机构成为制造谎言的集大成者,法律变成统治者随心所欲操纵的木偶,公义和正义不是成为遥不可及的想象之物,就是成为权势的点缀品。在专横之下,信义没有立锥之地;在物欲之下,精神成为垃圾;在欺骗之下,善良只是个玩物。这个社会和民族,到处是贪婪、虚伪、冷漠和嫉恨。数千年的传统被颠倒,公认的道德观念被嘲笑。没有未来,没有梦想,只有现实的金钱和权位。罪恶以千奇百怪的形式演绎,堕落用荒唐透顶的面目重复。我们只是在罪恶和堕落中,才看到这个社会与民族的机变及智慧,才会深深感到自己的想象力是多么的苍白。这个社会和民族已经不是能用清水洗涤使其干净,而是应该用雷火将其重生。如果说批判的思想与文字是这场雷火的先行者,那么文学就完全有责任面对当今的现实。文学的批判应该是全面的,这或多或少决定了这样文学的写作手法。这使我时常想起那些古老的著作以及他们的写作手法,尽管这些手法已经被今天的作家们觉得不值得一提,但我始终认为,只要你意识到能充分表达你所想的表达,任何一种手法都将是最好的手法。正是基于这些想法和认识,所以见到本书后,觉得应该写个书评。 继续阅读 何永全:《男人十日谈》读后记(书评)

阅读次数:872

夏汉:“我身上始终背着铁栅栏”——读蒋浩;自我的旅行及其诗艺的展开(诗评·上)

Share on Google+

◎ 夏汉

一.人生,自我的旅行

蒋浩入道以来,耽于游历,生活可谓复杂多变:“每换一处,都有逢生之辛幸”。多年来,他曾经先后在成都、北京、新疆、海南等地做过编辑、记者、图书装帧设计、大学教师等工作。因而,表现自己的游历“生活”,也成为诗人持续的题材。浏览其2005至2009年的写作,也的确如此。同时,我们可以从他的诗里看出来诗人的心境与人生的精彩与否。说白了,他给我们展示了作为一个诗人生活而又艺术的“轨迹”——他自己称之为“自我的旅行”。 继续阅读 夏汉:“我身上始终背着铁栅栏”——读蒋浩;自我的旅行及其诗艺的展开(诗评·上)

阅读次数:844

阿北:我的生活就是这样(组诗)

Share on Google+

◎ 阿北

最后的大王

自从农民房搬到这个花园小区
我总是感到恐惧
一只脚跨在门里,我站立着
眺望另一个我熟悉的世界
亲嘴楼的低声絮语已离我远去
可是油烟的气息,渗透我的脾脏
在这花香扑鼻的小区内却无处安放
保安员冲我露出笑脸,手中的遥控器
等候我另一只脚跨进来
随时将另一个世界关在外面 继续阅读 阿北:我的生活就是这样(组诗)

阅读次数: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