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12月

李亚东: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汪建辉《中国地图》及其症候分析(文论·之三)

Share on Google+

◎李亚东

五、“人人都是伪君子”
——从特务“夹着屁眼做人”说起

读《中国地图》的特务故事,一再想到“失败”一词。用康拉德的话说,那个特务是“被上帝完全抛弃的人”。不折不扣的失败啊。“蓦地黑风吹海去,世间原未有斯人”,真的太残酷了。 继续阅读 李亚东: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汪建辉《中国地图》及其症候分析(文论·之三)

阅读次数:3,779

仲维光:“诗”还是“观念艺术”——对当代中文诗歌的质疑和拒绝(文论·上)

Share on Google+

◎仲维光

提要:

本文(上)从当代中文诗在中国读者中的尴尬地位描述了这两代诗人的来源。他们模仿、继承的不是中国诗歌,而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尤其四九年后的现代诗、翻译诗。接着阐述了为什么说翻译释诗不是诗,简略概述了中国文字的一些特点。 继续阅读 仲维光:“诗”还是“观念艺术”——对当代中文诗歌的质疑和拒绝(文论·上)

阅读次数:3,015

廖天琪:缅怀两位文化先烈(随笔)

Share on Google+

◎廖天琪

下面是一篇旧文,写于宾雁先生刚去世不久,那时普林斯顿大学为他举办隆重的追悼会,他的家人和朋辈好友聚集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大厅,外堂挂满了挽联,堆满了花篮花圈。我见到许多远程赶来,平时难得一见的学界和民运界的朋友,人人脸色凝重凄然,大家握手问候之后就都哑口无言。追悼仪式上许多人发言,我也简短地陈述了宾雁先生和我故去夫君马汉茂两人生前的结缘。后来在追思文集中,我又补进了科培列夫那一段,因为两位文学家都曾在共产极权制度下遭受钳制和迫害,最后都被迫离国流亡而客死异乡。所不同的是,宾雁先生以报告文学的写作方式,在中国本土掀起了很强的反思潮流,成为人们心中的“包青天”,但是他内心似乎直到死于异国之时,都还没有真正地摆脱自己青年时代就陷入的共产主义泥沼,虽然他认同自由和人权的普世价值。 继续阅读 廖天琪:缅怀两位文化先烈(随笔)

阅读次数:3,173

马云龙:《刘宾雁时代》(传记节选)

Share on Google+

◎马云龙

第十七章 黄钟弃毁

中国人的历史感往往不是来自对天际曙光的联想,而是来自旧梦的反复重现。百年前“戊戌变法”时代的幽灵又浮现在人们眼前,斩断杀伐的慈禧太后、瀛台被囚的光绪皇帝,以及慷慨捐躯的“六君子”似乎都在现实中找到了阴魂附体的替身,长安街上淋漓的鲜血也和百年前菜市口的碧血连成了一片,而包括宾雁在内长长的流亡队伍似乎遥遥地跟在康有为、梁启超之后……百年一个轮回,这难道就是中国人的宿命? 继续阅读 马云龙:《刘宾雁时代》(传记节选)

阅读次数:3,284

王康:石磨盘路,流亡者之路————郑义流亡散文附笔(四)(散文)

Share on Google+

◎王康

1992年冬,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访美,亲自打电话给索尔仁尼琴,邀请他经过适当安排后,与家人同返祖国。几乎同时,郑义、北明夫妇离开羁旅九个月的香港,正式流亡海外。 继续阅读 王康:石磨盘路,流亡者之路————郑义流亡散文附笔(四)(散文)

阅读次数:3,434

贝岭:刘宾雁在笔会初创前后(散文)

Share on Google+

◎贝岭

1988年底,我第一次踏出国门,在纽约待了一个月之后,开始了我这一生中第一次的美国之旅,这趟旅程的第一站是去哈佛大学,当时王德威先生在哈佛大学任教(十年后,他离开哈佛大学,去了哥伦比亚大学,十年后再度回到哈佛大学)。当时在我的朋友美籍华裔作家木令耆(刘年玲)女士的推荐下,收到了王德威先生的邀请,所以我第一次来到了哈佛大学。那一年,我在哈佛大学住了一星期。 继续阅读 贝岭:刘宾雁在笔会初创前后(散文)

阅读次数:3,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