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2月

阿钟 张裕 怀昭:失译的诗意——关于翻译的文学对话

Share on Google+

三人谈,必有我诗。有译必有失,有失必有得。善填古词牌的张裕译了一组国际笔会创会元老的诗,为了捍卫这些年代久远的诗歌中的韵律,跟诗人阿钟打将起来。曾参与翻译《叶芝文集》等译著的怀昭加入了混战。

阿钟(以下简称钟): 关于诗歌翻译,一般我是主张意译的,因为严格遵守原韵,第一是很难做到,第二是如果勉强做到,往往一首好诗变成了蹩脚诗。故我读中文译诗,一般只是看看意思而已,不费功夫去琢磨其字词。 继续阅读 阿钟 张裕 怀昭:失译的诗意——关于翻译的文学对话

阅读次数:12,836

张裕:国际笔会先贤诗作选

Share on Google+

听者们
[英]沃尔特·德拉梅尔

“这里有人吗?”是旅人在问,
月光映照他敲门;
树林中沉寂的蕨草地上,
还有他马嚼草声;
旅人头顶上方的塔楼里
飞出一鸟正上升;
旅人第二次再重重拍门,
“这里有人吗?”他问。 继续阅读 张裕:国际笔会先贤诗作选

阅读次数:22,381

易周:四​特酒

Share on Google+

编者按
在澳洲的大学里用英语讲授文学,易周不用中文写作已经多年,奈何在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上读到仲维光对当代诗歌的批判,“心中很不是滋味。“他认为,当代诗歌的精神、意趣和多元化,不能用语言差异的老调,三言两语抹杀掉。去年一阵风的韩流《江南Style》,就说明了全球化时代文化趋同(cultural convergence)之于文艺创造的重要性。”死守中文的纯洁,强调传统的紧要,会扼杀掉中国文学的生命力。“他这样念叨着,刚好过年时有朋友送上一瓶江西樟树的四特酒,于是即兴赋诗和仲维光,醉翁之意当然不在酒。

朋友送了瓶年销售额70亿人民币的四特酒

st

千年因果埋下
繁荣的种子
在江西 继续阅读 易周:四​特酒

阅读次数:5,375

周恺:异​乡煞

Share on Google+

编者按:

周恺,初出茅庐90后,写作三年即磨一剑,前年九月份才开始公开发表小说,处女作《阴阳人甲乙卷》发在《天南》。去年,他以此篇《异乡煞》参加香港中文大学的华文青年文学奖,摘下二等奖,现交由本会《自由写作》首发。此前曾在本刊发表小说《寻猫启事》。 继续阅读 周恺:异​乡煞

阅读次数:5,950

李知行:涅槃之歌(诗两首)

Share on Google+

编者按:

“只要天安门还挂着那张脸,我们所有的人就是同代人”
——崔健

一个诚实的写作者不会回避现实和历史问题,尽管他可能只是尽他语言的责任。但正是语言的相关性,让当代诗歌到了一个转折点上。上世纪90年代以来盛行于中国的犬儒主义,已严重限制了语言良知的自由。李知行的这首《涅槃之歌》,其实是受崔健的上述一句话启发,将个人经验与对20世纪历史的记忆结合起来,体现了“生存”的真实性和应有幅度。而作为艺术评论家,他的散文短诗《土地公与基督》从中国农村现状到当代艺术样式的联想,也有让人耳目一新之感。

简介

李知行,原名李建春,诗人、评论家。1992年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汉语言文学系,现任教于湖北某高校。2012年出版诗集《出发遇雨》。李知行的评论活动則著重于对当代抽象艺术的研究。 继续阅读 李知行:涅槃之歌(诗两首)

阅读次数:5,556

廖亦武:与六四亡灵一起裸奔

Share on Google+

lyw1

斯德哥尔摩的广场
去年是雪,今年是雨
夜幕降临很早,还有来自北冰洋的阴风
我们突发裸奔,犹如被六四亡灵附体
四个喉咙发出中弹的长嚎
刘霞我来了——那个单纯的艺术家,叫孟煌
脱下衣裤,射出去
贝岭、一梁和老廖,也射出去
犹如四只箭
犹如被伟大的祖先老子反复咏叹的
一丝不挂的婴儿 继续阅读 廖亦武:与六四亡灵一起裸奔

阅读次数:6,336

高旷:人类消息(组诗)

Share on Google+

编按:诗是建设生活。这种建设,自然是以天人合一为依归;不突兀,不妨碍,花鸟虫鱼觉得自然。形成这种想法以后,再看生活的日常,则一切皆诗。问题是,诗美是否恰到好处地展现在言说之中。组诗《人类消息》正是基于这一生活态度,献给人类,献给汉语。

一、春江花月夜

月光下,我们嘟嘟哝哝地搓着孩子的尿片。

我们是那些总是等着某一个人死去的民族。
我们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直到把自己一个一个等死。

继续阅读 高旷:人类消息(组诗)

阅读次数:4,788

贝岭:离祖国越远,离母语越近(演讲)

Share on Google+

2011年法兰克福书展书亢出版社(Suhrkamp)批评家晚会上的演讲

我以能在书亢出版社的年度批评家晚会上发表演讲为荣。

哲学家哈伯玛斯(Jürgen Habermas)在他的《时代精神状态的关键词》一书的前言中曾谈到他眼中的书亢出版社,他认为,书亢出版社不但体现,也铭刻了战后德国文化与思想的发展历程,自1960年代以来,没有一个德国知识分子不受书亢出版的书的影响,而所谓的“书亢文化”正是前发行人齐格飞·温赛德(Siegfried Unseld)个人素养和意志力的体现。假如我的想象没错,在Siegfried Unseld的家Siegfried Unseld Haus举办的批评家晚会历史中,一定有过不少我曾仰慕的伟大作家或思想家,如阿多诺(Theodor W Adorno)、哈伯玛斯的身影。 继续阅读 贝岭:离祖国越远,离母语越近(演讲)

阅读次数:4,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