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4月

戴迈河(著)、怀昭(译):爱在六四未临时——1989前的廖亦武与中国地下诗歌

Share on Google+

Michael Day(戴迈河)/文,怀昭/译

说明

本文经加拿大汉学家Michael Day(戴迈河)博士授权,摘译自他1993年所写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硕士学位论文的部分篇章。在戴迈河写这篇论文时,他的研究对象——中国诗人廖亦武——正因“六四”时创作的诗歌在四川的监狱中服刑。 继续阅读 戴迈河(著)、怀昭(译):爱在六四未临时——1989前的廖亦武与中国地下诗歌

阅读次数:24,527

怀昭:野蛮之诗:一场25年的裸奔

Share on Google+

“奥斯威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六四之后的血色黄昏中,让诗继续朦胧下去也是野蛮的。25年来,中国的诗歌只可能是在“我哭豺狼笑”中演绎着存在。我作为一个也算有诗忝列《北大诗选1978-1998》的“八九文青”,不读、不写诗也整整25年。 继续阅读 怀昭:野蛮之诗:一场25年的裸奔

阅读次数:6,371

周勍:陪伴活死人(下)

Share on Google+

那么,我为什么又要去把这已经随着岁月镶嵌在自己身心里的块垒,活生生的撕扯下来摆在大家面前恶心大家呢?如次自我手术般的经历这种疼楚和难耐的心里历程,难道这就是自己活着或者写作的底色?你也是当爹的人了,不要写那些给自己招祸惹非的事了,这世上没人爱听听那些闹心的事儿。你就不能写点让人看完哈哈一笑、谁都不撞磕17的事吗?老爹欲言又止的唠叨,此刻又再我的耳边回响。 继续阅读 周勍:陪伴活死人(下)

阅读次数:5,862

周勍:陪伴活死人(上)

Share on Google+

一,1989年5月,周与非法组织“西北大学学生自治联合会”负责人连党敏商议要为学运办一份报纸,具体由周筹办,后因经费不足,周提出改办刊物,周给刊物取名《民主与自由丛刊》,周出任主编,并介绍西大新闻系教师李苗为副主编。周、李搜集资料编辑160多页成稿,交由西大新村“丫丫打印社”打印,计划油印1000册。后因动乱平息而未刊出,底稿由周销毁。

…… …… 继续阅读 周勍:陪伴活死人(上)

阅读次数:6,072

昝爱宗:枪口抬高一寸,会死吗

Share on Google+

 2014042014370433

(六四凌晨6:20)﹕三辆坦克扬长而去﹐毒气弥漫。目击者们迅速上前抢救一位靠在栅栏上的伤员。马路边有十一人死亡。

发黄的老报纸,自然旧的书刊,标记着这些陌生又熟悉的数字:“4.15”、“4.26”、“5.13”、 “5.19”、“5.20”…… 这些日子每年都有,今年依然不会认错,仿佛昨天刚刚发生,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已经二十五年了,时时给人以时空交错的感受,并带有阵阵带有苦楚的创伤,心头那一丝丝的不安,与日俱增。 继续阅读 昝爱宗:枪口抬高一寸,会死吗

阅读次数:6,252

冷万宝:血色铁城(上·之一)

Share on Google+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血色铁城》序

今年是发生八九“六四”惨案的25周年,但这个纪念日对于很多的年轻人来说并不了解当时发生什么,这不是他们的过错,造成他们不了解事件根本原因在于当局采取强力措施迫使人们无法去了解那段历史的真相,当局那样做是出于维护权力及自身利益出发,那是专权者本质使然,但历史一旦发生,是无论多少鲜血及黄土也无法掩盖住的,它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唤醒人们去发现那段被掩藏或被分割的历史,真相会随着人们的努力挖掘及时间的推移会水落石出的。这也是写本书的一个方面目的,希望通过小说中的人物命运引起人们的好奇,如果能够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的话,那也算我多年的心血没有白白付之东流。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上·之一)

阅读次数:6,005

朱瑞:圣·尼古拉教堂与“六四”屠杀

Share on Google+

现在,圣·尼古拉教堂差不成了一个传说,最后,我相信连这传说也会被时间淹没的。不过,她确实存在过,就座落在今天哈尔滨南岗区红博广场的十字路口上。那是一座俄罗斯式木结构建筑,由著名建筑师鲍达雷夫斯基设计、著名工程师雷特维夫主持修建,而著名画家古尔希奇文克完成了教堂内部的大量壁画。 可谓建筑史上的奇迹。完工于1900年。 继续阅读 朱瑞:圣·尼古拉教堂与“六四”屠杀

阅读次数:6,431

老汪:那一年,1989(下)

Share on Google+

10)坐房中的那些“功夫”

在监狱里,每天早晨只要放风场的门一开,我就会起床,到放风场去练武。从放风场开门到起床的时间大约还在半小时。利用这半个小时活动活动手脚是我在监狱中体会到最自由的时刻。边上没有人,只有清晨凉净的空气围裹着我。只有让身体运动起来,才能再重温在被窝里的温暖。 继续阅读 老汪:那一年,1989(下)

阅读次数:6,158

老汪:那一年,1989(上)

Share on Google+

题记:
坐牢使我从“六四”的旁观者,成为了“六四”的直接介入者。这应该感谢不守信用的政府在承诺不“秋后算账”之后迅速地进行了拉网式的“秋后算账”,使我立即就成了现行反革命。在寂寞无聊的牢狱生活中,我常常一个人独自权衡着失去与得到:我失去了自由,却得到了一次进入历史事件的机会。 继续阅读 老汪:那一年,1989(上)

阅读次数:6,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