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10月

任常:惊悚故事集(纪实连载五)

Share on Google+

几个右派分子的故事(惊悚故事之八)

相当长一个时期,右派与地富反坏同列为“阶级敌人”,形同印度的“贱民”。 没经过反右运动的年轻一辈,对于被划为右派的人,感到神秘可怖,避之唯恐不及,仿佛遇到埃博拉患者,深怕自己感染上不治病毒。

实际上,稍经接触了解,就会发现,所谓右派分子并非青面獠牙,十恶不赦的反革命暴徒。这些人性情耿直,不过是说了真话直话,揭了官官的“短”,得罪官官,有的甚至因富有才华,遭人忌妒,才被打入阿鼻地狱而已。

下面,讲讲我所认识的几个右派分子的故事。 继续阅读 任常:惊悚故事集(纪实连载五)

阅读次数:6,695

任常:惊悚故事集(纪实连载四)

Share on Google+

约翰的寡母(惊悚故事之六)

在我们这一代人,男孩子的学名多带有福禄寿喜或祥瑞昌顺之类字眼,再不,干脆在姓氏后面缀上乳名完事,如周小毛、陆大江,不一而足。总之,比较传统或者带点俗气。但进十一中读初中时,我发现班上有个大脑壳大眼睛白皙漂亮的同学叫石约翰,名字洋味十足。这让人很好奇,情不自禁地喜欢接近他。

石约翰住在长堤街同清里,挨近武胜路的观音阁,我住汉正街文化电影院对面,另有个叫曾曙熙的同学住山陕北里,而十一中在居仁门武汉体育馆旁边,放学回家,我们要同很长一段路,有时,我还会经长堤街,斜穿同清里,由三曙街抄小巷子回汉正街。这样,自然而然与石约翰交往密切起来。 继续阅读 任常:惊悚故事集(纪实连载四)

阅读次数:6,944

夏婳:搭错车

Share on Google+

人生就是一趟坐车观光,从娘胎里就开始了旅行。

——————题记————

(一)迟来的 觉悟

杜思那天从聚会回来的路上,张鹏程就觉得她有些不对。以前不管是什么聚会,只要一结束,杜思的嘴巴就开始不停地,而且十分刻薄地点评,从聚会主人家的摆设,长相衣着,到菜式的准备,再到邀请的客人的长相衣着,带的礼物,谈吐,她会一一评价,绝不错漏。那时的她神采飞扬,格外兴奋。在贬低别人的同时,她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膨胀和满足,尤其她是带着自己高人一等的心态认真地去做这件事的。

杜思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是不需要别人的参与的。刚开始张鹏程曾经不知轻重地表达了一些不同意见,结果是得到她暴风骤雨般地反驳,张鹏程给浇得如落汤鸡一般。自此,他开始学乖了,只要一声不吭就行。难得,杜思说累了,或是有些事和人让她过于激动,她还是会寻求张鹏程的附和的。那时的张鹏程只要面带微笑,极其真诚地说:“老婆说得很有道理。”就到处是蓝天白云,鸟语花香了。面带微笑是容易的,但是要体现出让杜思满意的真诚度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杜思经常会批判他的态度敷衍,或者诚心不够。这种情况下,她就要把对张鹏程的不满开始倾倒,从他们刚认识时,张鹏程少看了她一眼,再到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张鹏程不对的地方,最后还要提到聚会时张鹏程忘了给她拎包。 继续阅读 夏婳:搭错车

阅读次数:12,880

李建春:现状研究(组诗)

Share on Google+

 

动情山水(致友人)

清明过后 这山水再说不出 伤心动情之处
现实所表现的一排长队 通往高处暮春的虚冷
国殇在花园根下 尚未展开 风无所指
若静下来就更残酷了 像链条把每个人绑上
不公正 霾 把天下乳化 半透明的木石 乱撞
我看见那怪物 在暴风雨的岛上
我看见在暧昧的郊区 租房的李尔王 继续阅读 李建春:现状研究(组诗)

阅读次数:6,163

任常:惊悚故事集(纪实连载三)

Share on Google+

香烟帮头佬和他哥哥(惊悚故事之四)

我八岁以前,住在汉正街五彩正巷斜对过。五彩正巷比较附近的里弄宽敞、干净、整齐,房屋也高大气派。进巷子不远,靠西朝东,有栋清水勾缝的西式建筑,砖是土红色的,勾缝的石灰雪白雪白,夺人眼球。然而,大门总是紧闭起,只能从墙头看到天井后面的二楼青砖花墙围栏,类似农村明三暗五格调的豪华住宅。这座房屋前有半米高的台阶与里巷路面拉开距离,显示其独特的高贵。我和小伙伴们对这爿住所充满好奇,有两次踅上台阶凑着门缝想瞧里面住的什么人,可两扇黑漆大门清丝严缝。贴上耳朵听听,阒无人声。

有天,我终于看到门口停辆锃亮的黄包车,从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用手按按门扇上小铙钹似按钮,一会,门开了,有个俏丽女子将中年男子迎进屋内。 继续阅读 任常:惊悚故事集(纪实连载三)

阅读次数:6,662

张桂华:蔡元培和鲁迅小说

Share on Google+

蔡元培和鲁迅小说,这个问题是最近读木心文章引起的。

木心有一文名为《鲁迅祭——虔诚的阅读才是深沉的纪念》(刊2006年12月14日《南方周末》),其中赞美鲁迅小说杰出,并引证道:“‘狂人日记’‘阿Q正传’一发表,真有石破天惊之势,蔡元培在致周作人的信中说:‘读了令兄的《孔乙己》和《药》,实在佩服到了五体投地呀五体投地……(大意)’”。

这个引证不对,蔡元培不曾这样说过,蔡元培也不会这样说。

引证不对,可说是个记忆性错误,可这错,在木心不应该。因为,即便对“五体投地”是谁说的记不真确,但根据蔡元培与鲁迅关系,也应该判断出此话不会出自蔡元培。 继续阅读 张桂华:蔡元培和鲁迅小说

阅读次数:6,950

任常:惊悚故事集(纪实连载二)

Share on Google+

 

枪下留人(惊悚故事之三)

大沙河依傍枣阳县城逶迤流淌,水色清亮,浅的地方仅及脚踝,看得见河底的沙子水草和游来游去的小鱼,河两岸长满茂密深长的芭茅。从春夏之交到深秋,每天黄昏时分,女人成群结队脱光衣服下水洗澡,一如传说中仙女在天河里沐浴,幻出一道独特风景。不过,尽管那些女人一丝不挂,没有一个男人借助望远镜“一睹为快”,更没谁学猪八戒变条泥鳅穿梭胯间,足见民风之淳朴。 继续阅读 任常:惊悚故事集(纪实连载二)

阅读次数:6,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