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11月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三)

Share on Google+

半年的学习结束了,我终于坐上了飞往拉萨的飞机。

飞机上坐满了来自各地的人,有做生意的,有旅游的,有出差的……

从机窗往外看,一会儿晴空万里,就像一块无限展开的天蓝色画布,一会儿云层涌动,像波涛汹涌的大海。

我靠在椅背上闭眼盘算着,到拉萨后一定尽快跟王总联系,这事办成了,就能赚点钱,有钱后尽快把书出版。

我在想,王总派人来考察,我带着他们找扎西县长去,但我又马上有些担忧,我哪儿有那么多时间, 继续阅读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三)

阅读次数:5,620

任常:惊悚故事集(纪实连载七)

Share on Google+

杀人剥皮,熬肉卖骨(惊悚故事之十三)

从1968年底开始的清队,到1969年九•二七指示, 1970年批极左思潮、清理5•16、清理北决扬,1971年的一打三反,文革矛头由当权派转向下层百姓。1970年至1971年达到高潮。中共中央将杀人的审批权下放到省一级。每逢五一、七一、八一、十一乃至元旦、春节,这些节日都要大开杀戒。

杀人必贴“布告”。照例,布告最上面印有“最高指示”:专政是群众的专政;林副主席指示:政权就是镇压之权。布告上,凡被处决者的名字用鲜红如血的大笔一抹或打上红勾勾,格外触目惊心,十分恐怖。该杀的人太多,布告一贴好几张。加之,各省市交换布告张贴,以是,隔三岔五, 继续阅读 任常:惊悚故事集(纪实连载七)

阅读次数:5,621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二)

Share on Google+

我很快来到了沈阳,来到一群全国各地的无名作家、编辑当中,作家班的学习就这样开始了。

到沈阳的头几天,跟我一起学习的同学们天天围着我问这问那的,他们对西藏的事情很感兴趣,可问的最多的还是我和雪蛙的那些事,我理解他们的心情,西藏遥远封闭,有那么多神神秘秘、鬼使神差的事,要是换成我,我也会这么问的吧。

有一天,和我住一屋的东北作家老杨对我说:“格玛,你那个嬢县奇遇,真值得探讨。”

我以为老杨说将把它写出来,可老杨却说:“这真是个巨大的商机,你懂我的意思吗?” 继续阅读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二)

阅读次数:5,717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一)

Share on Google+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我天天等着晓丽给我带来一个好消息,可有一天我们的书记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狠狠地训了我一顿后,并把我的辞职信退还给我了。

就当天,晓丽开着车到报社找我来了,我听同事说有个开着车的漂亮女人找我,我猜是晓丽,并且想,晓丽毫无顾忌地跑到报社来找我,她肯定有好消息,辞职不批反正我要走。

我赶紧从办公室跑出去,往晓丽那辆车跑去,晓丽没下车,坐在车里。

我到车跟前一看,晓丽满脸愁容,好像刚刚发生了一件糟糕的坏事一样。

“晓丽,怎么了?”晓丽见我站在车的旁边,她就下车了,并且回答我的话说:“完蛋了,事情全前功尽弃了。”

我感到莫名其妙,忙问:“怎么了?” 继续阅读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一)

阅读次数:6,010

王巨:迷失的家园

Share on Google+

我去叩门,碰到的是墙。

——题记

 

“走吧,我们动身吧。”

那时他就是这样对我说的。我还记得,他的表情很肃穆,很庄重,很坚定,似乎已想了很久,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对于他这一反常之举,我有些不解,便抬头望着他,一直望进他的眼睛里去。他的双眼显得更加忧郁,仿佛在沉思,在回忆着什么。他说这话时嘴唇有些哆嗦,发出的声音也不像以前那样铿锵有力,字正腔圆,而是有些变调,有些结结巴巴,有些含糊不清,听起来像是一个刚刚学会说话的孩子。

“您想去哪里?”我感到纳闷,便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

多年来,他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身不离所,足不出户,像是把自己埋藏在坟墓里似的,终年躲在自己的居室里。他选择的居所,也是在一片幽静的丛林里,远离喧嚣的尘世,寄情于山水之间。 继续阅读 王巨:迷失的家园

阅读次数:5,709

任常:惊悚故事集(纪实连载六)

Share on Google+

戴着镣铐跳舞——文革篇缘起(惊悚故事之十一)

《惊悚故事集》按时间排序转入“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描述,“红色恐怖万岁”一文只是“四清”和“文革”交替期的个人回忆,充其量算我“文革”经历的序曲。由于文革是共产党历时最长、反复最多、矛盾最复杂最尖锐的一次运动,故事的起伏跌宕,惊心动魄也将是前所未有的。读者诸君如果对众说纷纭的文革有兴趣,不妨上网点击104万字的三卷本拙著长河系列小说《狂飙三部曲》。但这里只能摘其要讲述几个纪实故事。

却说骤起的文化大革命冲击了热火朝天的四清运动。城里揭露的许多问题涉及四清工作团里担任头头的领导干部,烈火烧向山乡,被整肃的“四不清”干部乘机闹起来。四清运动匆忙结束。在等待分配工作期间,我回过武汉几天。此前,在农村驻队时,我只是从报纸上了解文化大革命。进城第一次接触大字报,简直令人眼花缭乱。有的大字报教我愠恼,如谭力夫宣扬“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对联;有的让我好笑,如叶剑英说,“毛主席已定下接班人,就是他最亲密的战友林彪同志。医学专家说,毛主席可活150岁,林彪同志也可活120岁。”120岁的人接150岁人的班?真够幽默了。 继续阅读 任常:惊悚故事集(纪实连载六)

阅读次数:5,751

周恺:亡灵在歌唱

Share on Google+

女画家

寨子四周被雪山包围,当地人说,真正的雪山只有一座——雅拉神山,从雅拉神山流下的河叫雅拉河,女画家坐在雅拉河边,身前支了一个画板。高原上,没有黄昏,一瞬之间,黑夜替代白昼。借着微暗的灯火,齐大发看到她穿了一件厚厚的冲锋衣,身体坐成了一条笔直的线,手有些颤抖,画板顶框夹了两把手电,手电发出的光与颜料调和出一场幻境——河流与树木在低声泣诉。她的鼻梁上架了一副树桩似的镜片,这对深度镜片使她与世界保持了距离。一匹老马过桥,咯噔咯噔跑了起来,齐大发退到围墙边, 继续阅读 周恺:亡灵在歌唱

阅读次数:6,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