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2月

刘漫流:小周天集

Share on Google+

古巴比伦尝分周天为三百六十度,吾国方士道家倡养生导引术,亦有大小周天之说。近人徐梵澄氏迻译印度圣哲室利阿罗宾多氏隽言三百六十五则,拟名为《周天集》。

余自去岁编次《未定稿2000》,每有兴感,辄录之。未逾半载,已积三百六十五之数。《零度写作》索稿,乃趁兴发箧, 名之曰《小周天集》。匪敢冒渎西圣,止堪颦笑东施。倘天假以年,裒辑十二,则《大周天集》可成。

噫嘻,云乎“周天”者,谓其将与“零度”共始终欤? 继续阅读 刘漫流:小周天集

阅读次数:18,944

李爻:在现实世界中追寻现实 ——我的艺术与人生简述

Share on Google+

即使直到现在,我也总是认为过早的脱离了体制内教育。由此,我把自己至今没有掌握更多的生存技能,归咎于小学四年级开始的辍学。尽管我现在的身份是一个真正的职业艺术家,可是按照我父亲的话说,艺术家,不能当饭吃。就算你因此能吃的很饱,也不能算做解决了温饱。

继续阅读 李爻:在现实世界中追寻现实 ——我的艺术与人生简述

阅读次数:3,580

刘淼:庞麦郎和小镇青年亚文化

Share on Google+

◎刘淼(上海)

近日,《人物》杂志的一篇报道《惊惶庞麦郎》在互联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对于这篇关于歌手庞麦郎的专访,赞赏者有之,称作者以锐利的文笔还原了一个不愿意干农活却妄想成为国际巨星的农民。反对这篇文章的人也不少,原因是作者在采 继续阅读 刘淼:庞麦郎和小镇青年亚文化

阅读次数:4,148

阿钟:六十九弄的故事

Share on Google+

树干

有一段时间,树干和我最要好。

树干的家里很穷,他穿的衣服,有些是用麻袋片缝制的。有一次在课堂上,突然有许多同学都在窃笑,目光集中在树干的身上。开始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树干的脸红到脖子,大概他意识到大家是在嘲笑他,但却仍强作镇定,脸朝前看着老师讲课。 继续阅读 阿钟:六十九弄的故事

阅读次数:5,120

欧阳懿:醉了山河你的梦我的梦——《我的山海经,我的搜神记》之昆明印象

Share on Google+

 

找工作吗?住店吗?发票。打炮吗?

拖着旅行箱,背个旅行包,我走在一条叫做北京路的道路上。

北京路上,我象一个逃犯,或被抓了现行的淫妇,在人群中狼狈着,躲闪着。 继续阅读 欧阳懿:醉了山河你的梦我的梦——《我的山海经,我的搜神记》之昆明印象

阅读次数:4,825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系列之二

Share on Google+

 

酒批姜文和他的《一步之遥》

1)

在中国没几个敢玩电影的,姜文狠狠的算一个。
陈凯歌想玩但玩不起,他没本钱。张艺谋敢玩,但张是俗世玩法,老谋子的乳房是一只只硕大无比的红太阳。
姜文一玩起电影就是形而上路线,《鬼子来了》是,《让子弹飞》也是,这《一步之遥》当仁不让的 继续阅读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系列之二

阅读次数:4,369

郭吟:柔软心——回忆梁健

Share on Google+

 

梁健啊,和你最后通话是我父亲刚过世那几日,你从北京打来电话慰问。你说和老爷子可算忘年交,原想常有机会向老爷子讨教佛学,还可向他多要墨宝……,你叹息不止。我无语,只顾悲伤,甚至都忘了询问你的近况,只知你离开了长城影视公司去了北京。谁会料到半年不到,你竟会羽化而去,走得如此 继续阅读 郭吟:柔软心——回忆梁健

阅读次数:4,204

王藏:《自焚》(非模式長詩、下)

Share on Google+

第七章 幽夢:一名詩寫者的日記稿

 

某月某日 陰(1

 

總是在蹣跚前進的文字隊伍中帶滿疲憊,清醒的孤獨

只有在夜半的小屋外用眼淚陪伴沙漏的形狀才能確定

我一直貼近猛獸心臟的努力並不出於空虛的遊戲。我的自焚也不止停留在分行的句子中 ,以營造一個殘酷的詩意帶來更多的絕望

我其實比大多數人都更為瘋狂的熱愛生活 继续阅读 王藏:《自焚》(非模式長詩、下)

阅读次数:4,003

刘荻:论装逼

Share on Google+

 

其实本文题目也可以叫做《论媚俗》,因为这篇文章是关于昆德拉的“kitsch”的。Kitsch这个词中文通常翻译成媚俗,或者刻奇,这就给人造成很多误解。很多人以为昆德拉反对的是文艺作品讨好大众,甚至还经常有人问:昆德拉的作品那么受大众欢迎,是不是也是媚俗?至于翻译成刻奇的,简直就是不知所云。我觉得kitsch一词最合适的翻译还是装逼。 继续阅读 刘荻:论装逼

阅读次数:4,468

张桂华:西方有关灌输问题的研究

Share on Google+

 

灌输,是20世纪西方(主要是美国)教育界、哲学界热烈讨论的问题。回顾一个世纪以来对此所做的研究,对于我们理解灌输问题无疑是有积极意义的。

在英语中,灌输(indoctrination)一词原来就是“教育”、“指导”的意思,这几个词被看作同义词,可以交换使用。1909年,美国当时最著名的教育史家卡伯莱(Euwood P. Cubbrtley)在谈到如何教育当时如潮水般涌向美国的移民子女时说 继续阅读 张桂华:西方有关灌输问题的研究

阅读次数:4,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