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5月

刘荻: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

Share on Google+

 

吱吱,吱吱……

你猜对了,我是一只老鼠。

你问老鼠怎么会用电脑还会打字?难道别的老鼠不会吗?要是以前我肯定会这么问。不过见到我的同类之后,我不得不承认,除我之外的其他老鼠都蠢得很,甚至比人类还要愚蠢,它们不仅不会打字,就连说话都不会。当然,我能说话,不过因为老鼠的声音要比人类尖细很多,而且语速也要比人类快很多,所以很少有人能听懂我说话。用人类的键盘打字也很幸苦,因为要一直在键盘上跳来跳 继续阅读 刘荻: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

阅读次数:2,901

齐家贞:我的小孙女苏米珂

Share on Google+

 

非常惊讶,自己并非没当过妈妈,为何这才发现小婴儿竟然有如此的魅力与神奇——当时27元人民币月工资,把母性天然的细腻都花费到勒紧裤腰带上去了。

西方有钱人的后代继承了“有钱”,他们以“出生时嘴里含着银汤匙”来形容;我们寻常百姓家的小孙女苏米珂来到人间,随身携带了开启心门的钥匙,比 继续阅读 齐家贞:我的小孙女苏米珂

阅读次数:15,294

张广天:尼采在去弗伦斯堡的途中遇见彼得森

Share on Google+

 

从哥廷根上车的时间,已接近黄昏时分。尼采想了想,还是决定去餐车吃点东西。从一等车厢去餐车,没有几步路,过一个联结口就到了。

尼采坐下来,朝车窗外看了看。列车正蜿蜒爬上一个大坡,夕阳透过青黑色的森林,把余晖洒在广袤的丘陵上。两座一高一低的大丘陵间 继续阅读 张广天:尼采在去弗伦斯堡的途中遇见彼得森

阅读次数:2,372

夏婳:涅槃

Share on Google+

 

(上)

阿如是广东人,从她的眼角眉梢看得出来的,那里隐藏着两广一带女子独有的忍让和温顺。但阿如的皮肤却是广东女孩子少有的白皙和细腻,加上阿如的普通话讲得不是一般的好。所以当阿如出现在亚洲超市找工作时,出生在马来西亚的华裔老板娘冷冷地用不太标准的国语说:店里的顾客以广东人居多,我们要求会讲粤语的。 继续阅读 夏婳:涅槃

阅读次数:6,894

德里克·沃尔科特(圣卢西亚):在意大利——献给保拉[①](程一身翻译)

Share on Google+

 

1

天,灰色。心情:石板色。太阴暗了不能游泳,

除非强光的太阳出现;这有可能。

我们的手,像蚂蚁,不断建造图书馆、储藏书页

和谜一样的羊皮纸;我们的书是墓碑, 继续阅读 德里克·沃尔科特(圣卢西亚):在意大利——献给保拉[①](程一身翻译)

阅读次数:16,060

孙乃修:我所认识的韩南教授

Share on Google+

 

离开哈佛多年,心中依然眷恋。我生命中的美好时光和创造的激情,在哈佛许多图书馆静静消磨,无论是春风风人时节,阴雨缠绵黄昏,斑斓多彩秋光,或是风雪打窗之夜。

思念哈佛,不能不想到韩南教授(Patrick Hanan, 1927-2014)。今年五月的一天,我又一次想起他,却获悉他已于四月二十六日辞世。 继续阅读 孙乃修:我所认识的韩南教授

阅读次数:3,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