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6月

李盾:文革中的幼年

Share on Google+

 

我出生年代,恰逢中国和苏联阵线的社会主义国家全面交恶、文革即将来临的年代。除了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断交,中国又多了以苏联为首的华约这个敌人。与世界两大超级大国交恶,又刚度过三年自然灾害,这使得那个时代的空气里充满着一种孤立于世界的愤懑与不甘,也充满着政治上的孤注一掷的爆炸气氛。在我三岁进入幼儿园那年,文革终于爆发。

要上幼儿园,我终于从奶奶家回到父母住所 继续阅读 李盾:文革中的幼年

阅读次数:4,240

曾金燕:逮捕之夜(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三等奖)

Share on Google+

 

一间四方形的卧室,正东是飘窗,窗台上朝外趴了一只灰色的袋鼠布偶和一个乳白色蛇形陶瓷储钱罐。玻璃窗户占了大半面墙,外面天气阴霾,黄昏将至,隐隐约约看见窗外正在建筑高楼。正北顶墙放着一张2×2米的大床,两边米色床头柜上分别放一盏台灯,层层叠叠的书堆在台灯旁。正西米色大衣柜占了五分 继续阅读 曾金燕:逮捕之夜(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三等奖)

阅读次数:2,931

任常:瀚海喋血记

Share on Google+

 

1944年是中国抗日战争最为险恶的时期,然而,纵使万般艰难困苦,中国政府毅然抽调兵力西攻滇缅,打破日军“绝对防卫圈”, 有力地配合、支援了盟军在太平洋地区的作战,使日冠战略意图完全落空,为世界反法斯战争做出卓越贡献。可是,就在这关键性时刻,作为盟友的苏联却从背后给中国捅上一刀。这一年8月,伊犁、塔城、阿山三个专区爆发叛乱,苏联内务人民委员贝里亚亲自坐镇阿拉木图,指挥大批经苏联训练特种作战战术的突厥极端分子 继续阅读 任常:瀚海喋血记

阅读次数:3,044

宣晓良:戒土(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三等奖)

Share on Google+

 

早上我在睡梦中醒来,透过绿色的纱窗怅然若失地看着屋檐下的大槐树,槐树的枝叶在微风中颤抖,似乎在昨夜的黑甜乡中出现过什么东西将我的脑袋填充得满满的没有留下任何空隙,感觉到压抑,如今已空空如也,只留下一个巨大的黑洞尚待宴飨,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睡眠的最佳状态——一夜无梦吧。 继续阅读 宣晓良:戒土(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三等奖)

阅读次数:2,583

古冈:绽开的“罂粟”——普拉斯《爱丽儿》中残酷的诗意

Share on Google+

 

不久前,碰到一位翻译普拉斯的译者,说诗人前期作品大都一般,好的都在后期。这么看来,手头这本《爱丽儿》可说是普拉斯的集大成之作。诗人自杀后留下一本黑色活页夹,这集子便是根据手稿整理出版的。1982年,普拉斯自杀身亡十九年后,《爱丽儿》赢得了美国诗歌的最高荣誉——普利策诗歌奖。年轻的译者包慧怡,更是倾其在美国的七年光阴,精心打磨了这本集子里的四十首诗歌。 继续阅读 古冈:绽开的“罂粟”——普拉斯《爱丽儿》中残酷的诗意

阅读次数:29,064

颜敏如:爱情价,高不高?

Share on Google+

 

曾经有一位外国友人这么问:「在电视上的那些中国官员怎么全是黑发?」这话和「『土豆也叫马铃薯』里全是爱情故事」的说法一样,虽不完全正确,却有特定的根据,而「印象」便是这根据的所来处。「中国官员全是黑发」的印象,来自「中国官员」或「许多中国人」喜欢染发的风气,也 继续阅读 颜敏如:爱情价,高不高?

阅读次数:15,999

王子建:青年与出路(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二等奖)

Share on Google+

 

第一章

尽管一贫如洗的大社村还没有一所小学,李民尧的父母在他出生后不久却仍然希望家里出个大学生。那时候村里人一天只吃两顿饭,许多人并不知道出外也可以谋生。时间仿佛在这里停止了,偏居此地的人们在孤独中追忆着往事,最大的担忧便是被世人遗忘。最终,在那年春天一个灰蒙蒙的天气里,突然从村外那条鲜有人行走的崎岖小道上掀起了一阵风尘,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群衣着讲究神采不凡 继续阅读 王子建:青年与出路(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二等奖)

阅读次数:2,028

王巨:惊惧的瞳孔——为“六四”26周年而作

Share on Google+

 

白色恐怖的铁腕,

可以换来一时的沉默,

但广场上留下的血迹,

却永远不会洗刷干净。

啊,孩子,热血在广场上沸腾。

 

——摘自菲力浦·摩根《广场上的热血》

 

过去那么多年,他还是整天躲藏在门背后,透过门上的缝隙窥视着空寂的大街。这是一座古旧的青砖白灰砌成的老院门,门前的三级黑色石阶因年深日久的践踏已磨损得凹了下去,一对总是关着的斑驳陆离的老木门裂开了 继续阅读 王巨:惊惧的瞳孔——为“六四”26周年而作

阅读次数:14,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