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7月

一平:无题及尝试

Share on Google+

 

前记

 

中国旧诗竖排,不分行,也无标点。今人书法,如果录古诗,也还是如此;如果将之横排,再加标点,大概即难入目。可见汉文字有其独特的魅力。语言之实用与趣味为两事,适用者可能无味;有趣者难免无用。艺术多是无用之事。

自“五四”,新诗渐变横排,且加标点。这是自西语仿学的。白话取代文言,由应用言,是汉语的大进步。旧文言,单音词,由于字数有限(《康熙字典》收五万多字),故封闭。 继续阅读 一平:无题及尝试

阅读次数:5,483

阿尔图尔·克拉希尔尼库夫(丹麦):鲸鱼的眼睛(选一)(京不特翻译)

Share on Google+

摘自已故丹麦作家阿尔图尔·克拉希尔尼库夫(Arthur Krasilnikoff / 1941–2012)长篇小说《鲸鱼的眼睛(Hvalens øje)》

《鲸鱼的眼睛》是一部由诸多短篇故事组合成的长篇小说,叙述了一个丹麦孩子在法罗群岛童年成长印象。

_______

所摘短篇故事为:

Hvalens øje, 鲸鱼的眼睛  2

Åndemusik, 精灵音乐 4

Universets skabelse, 世界是这样被创造出来的  7 继续阅读 阿尔图尔·克拉希尔尼库夫(丹麦):鲸鱼的眼睛(选一)(京不特翻译)

阅读次数:34,569

文思:英、斯、荷三国纪行(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八至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

Share on Google+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星期二 加拿大多伦多

下午4:45由家里出发,我的老牛破车还能发动起来。把行李和垃圾装上车,首先去Markvill Mall把垃圾扔掉,然后把妻子和行李放在Viva汽车站等紫线汽车。我自己把车开回家,锁好家门、车库门,再返回车站,与妻子提着行李一起上了紫线车。

发现Viva紫线车去Richmond Hill Centre并不比YRT一线车快。不过我们有的是时间,谁快谁慢无所谓。在RHC,我们转GO 40路到机场第一航站楼。再乘机场单轨到第三航站楼。在AirTransat柜台托运行李。才7:20。还有两个多小时才登机。 继续阅读 文思:英、斯、荷三国纪行(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八至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

阅读次数:35,741

王依群:搭伙(电影剧本·下) ——取材哈金短篇小说《临时爱情》

Share on Google+

 

 

41 雷哥小区有起伏的坡道

艾琳两口子并排走着,显然小丁对这顿早茶有点不快。

“下次最好别叫我参加你们这种聚会。”

“怎么啦?大家讲讲闲话不是蛮好?”

“怪胎,话说出来象出土文物,还自以为是。”

“侬弗要介顶针好吧,小市民生活,不是做学问。”

“好了好了,没啥可争的。我时间有限,赔不起。”

“侬蛮怪呃。”

“怪啥?看不惯别看。越来越俗气,近墨者黑。”小丁说了句成语。 继续阅读 王依群:搭伙(电影剧本·下) ——取材哈金短篇小说《临时爱情》

阅读次数:23,415

夏婳:暮色

Share on Google+

 

(一)

我三十五岁就开始准备四十岁的礼物,也是我爸八十岁的礼物,因为我们同一天生日。二十五岁起老头催了整整十年,他七十五的寿宴上,我立下了军令状,老头八十之前,一定把任务完成,就是带个媳妇出现。

还是过高地估算了,离最后一个机会也只有大半年的时间了,女朋友依然没有影踪。也许有人要骂我没有用,租一个借一个可以吧!还真地有问题,我从来不骗老爸,这也是多年来我深得他宠爱的根本原因。同父异母的大哥没有探寻到这个奥秘,他费 继续阅读 夏婳:暮色

阅读次数:6,888

张桂华:两篇读书笔记  

Share on Google+

 

(一)吉登斯的现代性

虽然安东尼·吉登斯早在四十年前即在西方社会学界成名,可对绝大多数中国读者来说,知晓吉登斯却是经由他的《第三条道路》。

《第三条道路》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社会学著作,由于它所取的“宏大叙事”结构,由于它脱出左右两极化传统思路而提出的另外取向,更主要由于整整一个世纪世界 继续阅读 张桂华:两篇读书笔记  

阅读次数:18,010

颜敏如:烟囱与呼兰之间

Share on Google+

 

文艺书写容易从己身出发,记忆永远是叙述著作上好的方便素材。以当今叨絮过往,事件与人物是坚实的、肤近的,时与空的乖隔,让回忆的过程与手续得以上彩黑白褪色的经验,也能够在刺枝里剪出玫瑰。然而,小说非自传,故事中的「我」不必要是作者本人,正如同,「妳」或「他」可以轻易是百分之四十七点三五的作者自身一般。

曹明霞的「呼兰儿女」便是这么样的一部小说。她不仅采用了一般书写回忆惯用的时空跳接手法,也以不同人物为叙述主体,牵带出和这些人有关 继续阅读 颜敏如:烟囱与呼兰之间

阅读次数:18,847